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用心打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用心打

    次日清晨,秋风吹拂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居民。那些睡在甬路或是垄沟里的百姓,纷纷凑在一起,声议论着城外发生的一切,每个人的脸上,都露着兴奋的笑容。

    明军得胜了,而且并不是打闹的胜利,而是个实打实的大胜,据鞑子兵被杀的乱了阵脚,连营盘都后移了。不论从哪个层面看,这都是一个值得兴奋的消息,大家都在心的议论着,朝廷还有多久,就能将鞑子杀个精光,自己就能回返家园。还有人则跪在那里嚎啕着“孩他娘,你睁开眼看看,京师里的军爷们,终于给你报仇了!”

    如今的大明朝局,虽然与英宗朝,天子冲龄践位,三杨共掌朝局的格局不同,但是朝会与那时类似,并没有实际意义。天子并没有多少发言力,大臣们在奉天门外上早朝后,奏折递上去,天子多半只会回一句“知道了”或是“交部议”,不会有什么结果。

    可是今天的早朝上,都察院的两名御使以及兵科的一名给事中,同时上本,参奏武定侯郭勋无旨出征浪战,私调兵马,公然违背圣旨,请求天子发落。从昨天晚上的撕杀,到这几份奏折的出现,大家心里…………,m.↙.c∞om有数,大概是又一轮风波要开始了。

    这种言官咬勋贵不奇怪,毕竟勋贵与国同休,咬他们算是立场正确。何况昨天晚上,这些勋贵确实和蒙古人打了一仗,更罪无可赦的是,他们居然打赢了。

    认为打胜了敌人,肯定会收获鲜花和掌声,乃至得到百姓的交口称颂,收获无数褒奖,只能还是没活明白。大明朝于北虏不能不重视,但重视的方法,是将一颗北虏的人头标价五十两银子,拿来脑袋可以换钱,若是博迪这样的大汗,可以换银万两,乃至封侯之位。即使是北虏如今已经到了京师之外,城里一样是张榜雇勇士杀贼,以人头换赏,可是对于部队成规模出城打战的事,并不支持。

    朝内的诸公心里都清楚的很,北虏虽然来的声势浩大,但是对京师实际是没什么办法的。大家只要躲在城里,肯定是安全的,等到边军一到,跑路的还是虏贼。不管被杀了多少百姓,或是被掠夺走多少财物,总归是打跑了敌人,自己能赢。是以没人真的去关心战果,反倒是都在关心,最终的功劳该由谁来立。

    兵部、内阁乃至负责统筹钱粮的户部,这些部门中大家怎么分配功劳,出谋划策的文官们,又在这里面占多少功劳比例,远比讨论战局来的重要。京营体系在捉拿江彬的过程中立功太大,而且那些纨绔子弟还砸了兵部衙门,已经露出了嚣张跋扈的苗头,这些文官私下里已经达成共识:这次保卫京师的功劳,是不会再分给勋贵们。

    在城外的那几场零散战斗,上报的结果都是战败,包括以两千多班军对阵五百与虏骑,最后仅斩首三人,自己折损过百。这样的战报已经堆满了内阁,大家都在努力的宣传一件事,京营是不堪用的,班军选锋同样不堪,真正保卫住京师安全的,还得是我们这些忠臣,而不是丘八。

    反正皇帝不能亲自跑到战场上去检死尸,胜负之,全靠奏折。可是昨天晚上,这些勋贵手上的私兵,好死不死的到外面去打了一仗,而且居然打赢了。要知道,这些人马回城时,许多人手里都是带着首级的,这个做不得假,不管怎么压,也是压不住了。

    听是先打杀了一群为蒙古人充当向导的奸细附军,后来就真鞑,最后甚至与一个蒙古的千人队打在一起,也没吃什么亏。这样的战功,在蒙古攻破古北口,一路长驱直入抵达京师的大背景下,足称得起是大书特书的奇功。

    可问题是,这样的大功没有问题,是由那些勋贵私兵立的,就大有问题了。更何况,这帮人好死不死的,还把那个杨承祖救了回来,这种战功自然不容其得到封赏,立功人则是可杀不可留。

    围城既是个危机,也是个机遇,不少人都想借着这次的蒙古大兵,实现自己的愿望。比如与皇帝交涉一下,将那些帐本和书信的事做个了结。

    又或者,让自己的家族从这次的围城中,多得到一些好处,事实上蒙古人刚一围城,就已经有人通过权势和关系,开始大规模的囤积米粮、柴炭乃至药材、布匹、绸缎等等。全都等着京师中物资短缺时,狠狠赚上一笔,可是如果照这个趋势打下去,自己的生意还怎么开展?

    朝堂上,有不少人是着自己的消息来源,已经隐约的得了些信息,边军勤王,不会像想象中来的这么快。过不了几天,京师就会开始闹粮荒,很有些人想要发一笔财,或是利用这个机会收一收地,又或者是获得一些其他方面的补贴。

    至于借蒙古人的手,除掉那个杨承祖,就更是不能宣之于口的收益,不少人都期待着他早死,自己的心里才能安生下来。

    总之这一切的美好前景,都被那莫名其妙的一仗打的烟消云散,不知有多少人恨不得把昨晚上那些出城接阵的人马食肉寝皮。这两位御史一位给事中,只能算是先头探路的,真正的大头还在后头。

    他们不指望这三个人物,就真的能把武定侯斩下来,不过只要他们的奏折递上去,后面就会有别人帮腔。等到侍郎这一级的人开口话,武定侯等勋贵也会知道轻重,丢卒保车。

    可是这次天子并没有把奏折留起来回宫看,而是破例的命令太监当场朗读,等到奏折刚刚念完,少年天子猛的一拍龙书案,“每人廷杖四十!”

    几名大汉将军冲下殿来,将三名言官按在地上,横拖竖拽的拉了出去,都察院左都御史金献民既为总宪,总不能看着自己手下人挨打。急忙施礼“万岁,言官可风闻言事,此乃祖宗定制……”

    “没错,他们确实可以风闻言事。但是,眼下正值朝廷用武之时,容不得这等人出来造谣惑众,寒了有功将士之心。昨晚朕以密旨出兵,如何成了擅自出征?武定侯有大功于朝廷,赏白金百两,玉璧两双以为嘉奖,这三个人,每人杖四十之后,一律贬到边地为县令,让他们也好好知道知道民间疾苦。”

    行刑的大汉将军俱都是长身大面的粗壮汉子,举着手中的木杖,脸上带着狰狞之态“好大的胆子,连救我们长官的人也敢参,几位,慢慢受着吧。”

    原本侍奉在御座前的太监张佐,这时一路跑的来到行刑之处,脚尖朝里,成了个内八字的形状,扯开喉咙大喊着“用心打!”[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