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袭营 上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袭营 上

    蒙古营内,那名中年汉人越来越焦躁,此人虽然身上并无官职,但是在府台衙门亦可随意行走,即使是京师的官场之中,也认得许多遮奢人物。平日里也是发号施令,言出法随的体面人。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堂堂草原的可汗,对于一个部下部落的可敦,还要在意那么多。

    虽然那个可敦听姿色出众,得到了草原上盛开的鲜花之类的赞语,但归根到底,不过就是个女人罢了。他睡过的女人多了,不管身份多高,又或者姿色如何不俗,又如何的目无余子,最后还不都是那么回事?这大汗既然想要她,直接把她夺回来,睡上几次不就是了,何必在意那么多?

    他只好不停的提醒着博迪,自己的主上,对于杨承祖是如何的在意,这位九姐,又能带来多少好处。但是博迪的回复始终如前“急什么?总算人还在齐木德部落里,飞不了。现在我手下的健儿,正在和你们大明的官军在打仗,我们……还是先顾战场吧。”

    虽然大明有着不浪战,不和谈的方针,不过守城必野战,只要防守方还有机动兵力,那么城外的野战就再所难免。再,京里面的派系不∵∵∵∵,m.▼.co※m同,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有人提出保国安民这个大口号来,要求不让京畿百姓受鞑子荼毒。

    不管这口号是否能够实现,但是从道德高地的角度,总是没错的。哪怕是虚应故事,京里的人马,也拉出来打了几仗。现在在京师几个城门的地方,蒙古兵与官军还在发生着冲突,不过规模都很有限,两方面都没拿出多少兵力来,战斗并没有多激烈,冲突的胜负之于大局,也没有什么影响。

    蒙古人来京师附近是来劫掠的,不是来拼命的,主要的目的还是在发财上。再,以蒙古现在的能力,对于京师这种坚城,没有什么办法可想。就算真的拉开架式攻城,实际也是痴人梦,不可能打的下来。各部落对于这心知肚明,和明军的作战也不如劫掠的收益高,打战没什么兴趣,作战热情不高。是以蒙古目前虽然在整体上是打到了京师附近,但是在具体的战场上,还是互有胜负,并不是一边倒的战争。

    博迪汗虽然在台面上占优,但是属于孤师深入,一旦后路被截断,十万人死伤过半也有可能。现在他们劫掠的物资,也足以让这个冬天比任意一个冬天都容易渡过,现在也就有了撤退的想法。

    那汉子拱了拱手“大汗放心,我家主上对于这种情形也有所预料,大明君臣,不会一开始就同意我们开马市的主张的。总要让他们知道厉害之后,才会接受和谈的要求。贵军只要坚持围城,十日之后,我家主人就能让京师市面上,无粮可买。到那个时候,不论军民还是官吏,谁都坚持不住。大家就会找皇帝去闹,要皇帝跟你们谈。这么多人压过来,就算皇帝不想谈,也得谈。所以,现在战局的胜负,根本无关紧要,赢几仗输几仗,都没什么区别,大汗最终还会是胜利者。眼下,还是杨承祖的问题,比较重要,我们主上愿意帮大汗,解决掉不听话的齐木德部落,代价是我们要那几个人。”

    博迪的脸色变了变,“任先生,我们部落之间的事,还是交给我们部落自己解决为好。贵主人对于草原上的事并不了解,也不该牵扯太深,这对他没好处。我们的友谊和我们的生意一样稳固,但是这不代表你们可以对我的部落指手画脚。至于那个杨承祖,飞红可敦已经答应了,两天之后进行移交。既然你要我等十天,那你再等两天,又有什么关系?”

    这名姓任的汉子也知道,自己的表态似乎太激进了一,让博迪觉得权威受到了挑衅。他从就被叔叔王子压制,连汗位都差丢了,所以他比一般人更为敏感,于权柄看的格外重。他只好连连赔着笑脸,最后心问道:“飞红可敦既然愿意交人,为什么还要多留两天?”

    “那个飞红可敦,为什么要把相公拉走,会不会是又去给相公下毒?”用过早饭之后,杨承祖就被骆飞红拉去,郭九姐和玉环被留在帐篷里。见两人一去就没了踪迹,只有几个蒙古侍女在这里侍奉着,郭九姐的心,莫名的提了起来。

    玉环只好安慰着“姐,那个可敦既然要让咱们跟她合作,绝对不会加害姑爷的。倒是姐,当初你过谁也不嫁的,现在却也开始担心起姑爷了?”

    郭九姐抬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没规矩!这话也是你能的?唉。你是不懂的,有了那事,和没有那事,总归是不一样的。我……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所以不知不觉的,就会开始为他担心。百日断肠丹呢,很厉害的,万一她再下别的毒,又该怎么办?等你将来被收了房,就明白我的想法了。看在你伺候我这么多年,以及你姐姐的份上,你一个妾的名分,本姐给定了。真是希望他早回来,真让人不放心。”

    直到一个多时辰后“祛毒”完成的杨承祖终于被几个蒙古侍女送了回来,那几个女人偷看着杨承祖,有的在笑,有的脸上带着红晕,让郭九姐莫名其妙。不过看杨承祖一副容光焕发的模样,似乎那毒,真的清了?

    “那蛮婆很有手段……我是用药的手段,不过我也不差啊。我们大战了一个多时辰,最终还是她输了半招,所以这毒,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

    听杨承祖如此叙着,那名叫玉环的女兵颇为奇怪的端详着,心道:为什么姑爷身上的味道这么奇怪?再有,两个人若是打斗了一个时辰,肯定是都累成了死狗,怎么可能这么一副精神十足的模样?

    郭九姐没想那么多,只听杨承祖毒性去了多半,心里就踏实了。再一听,今天晚上就能回到京里,她脸上的神色就变的颇有些复杂。只有一晚,原来自己只要再多坚持一晚,就能回到京里。她与杨承祖之间不上有什么感情,最多只是因为对方于自己的特殊取向表示理解而能谈的来,至于成亲,就太遥远了。

    可是……可是就在昨天晚上,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就算回到京里,一切也都回不了头。

    心内莫名的味道杂陈,不出是苦是甜,最后只有强吸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听你的意思,是毒还没祛净?那你先回床上歇着,你,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余毒祛净,需要什么好药材你只管写下来,我会帮你弄到。”

    另一边,那姓任的汉子寻了机会退出营帐,将几个自己的保镖叫来,声吩咐着“找一批人,注意一定要找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最好是一些想要杀鞑子,立大功,以为自己是大英雄大侠士的傻子,让他们去把杨承祖除了。实在不行,就连郭家的姐一起解决。事后,记得把嘴擦干净。”

    当天晚上,原本兵部严令紧闭的京师城门,有一扇偷偷开启,一支近千人的铁骑从城里杀出,消失于夜色之中。到了三更时分,骆飞红部落的营地就陷入了火光、撕杀,与喧嚣之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