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大闹兵部 下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大闹兵部 下

    朱宸及几个锦衣堂上官来到外面的时候,兵部衙门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十几家勋贵府的家丁豪奴,控制了兵部衙门门首。还有人扯着脖子高喊“我们到兵部,是来捉拿勾结京营,贪墨钱粮的蛀虫的,与众位无关。谁敢出来阻拦,就是抗旨,当心人头落地!”

    六部衙门办公地比邻,这边一闹腾起来,其他几个衙门里的吏员还有一些官,都凑过来观望情形。兵部与吏部一样,门外两长排板凳上,永远坐满了等待铨叙或放缺的武官。

    作为国朝军事中枢,兵部门外,也不缺乏长身大面的壮士军卒环甲持兵护卫。如果是一般人敢到兵部找麻烦,不管是这些武将,还是这些士兵,都能教教他做人的道理,可是对上这么多勋贵子弟,这些手段就都没了用。

    那些武官并不敢招惹这些与国同休的勋臣子弟,至于士兵,就更没人敢过去找死。对方又喊出奉旨捉拿贪墨军械的犯官的话,就更没人敢过来插手,这时候动手阻拦,不定就要担一个同伙的罪名。

    几名都察院的青袍御史,似乎想要凑过去阻止一下,却被在同僚中人缘甚好的张嘉印拦住¥》¥》¥》¥》,m.←.cvom“大家不必多事,锦衣卫胡作非为,我辈身为御史言官,不能坐视不理,自当效孔夫子诛少正卯,鸣鼓而击之。咱们赶快回去写本进言,这里的事,交给兵部的人处置就好。”

    兵部衙门里,已经鸡飞狗跳乱成了一团,武选、职方两个清吏司事权最重,油水也最多,结果这次遭难也最严重。十一名主事,三名员外郎,都被捆了个结实。那些勋贵子弟在捆人时,手上的动作也不少,几记耳光,抽的几位饱读诗书的枢曹老爷鼻青脸肿,口鼻流红。

    下面办事的吏员,被捉者达六十余人,兴奋的勋贵子弟们,甚至大喊着为祖扬威,就在今日这样不靠谱的口号,在兵部衙门里兴奋的进行着这名为官兵捉贼的游戏。直到被捉者已经排成了长长的一串,这些人才兴高采烈的准备押着战利品收兵,可是刚刚到兵部门口,就被人挡了驾。

    挡住这帮混世魔王的,是一个七十开外,身形单薄的老人。他身边并未带多少护卫,只不过是几个长随在两旁伺候,避免主人跌倒。就这么几个人站在门口,就让那些正在兴头上的勋贵子弟似是撞上了礁石的海水,波分浪裂,随即大败而回。

    兵部尚书,彭泽!杨承祖已经认出来人身份,这里是他的地头,自己带着人上来抓人,基本就是公开踩他的脸。微一拱手,“彭老司马,下官身负皇命,就顾不上给你磕头行礼了,老大人不要见怪。”

    “好,锦衣卫办案,本就不必讲什么礼数,老夫是明白的。不过你带走我兵部衙门这么多人,是要做什么?”

    “下官这几日受命清查京营,现已有证据证明,兵部之中有人与京营坐营武官勾结,盗卖军械,冒占员额,因此要将他们锁拿回去,进行审问。这一次的事,不定要涉及到一些位高权重的大员,到时候恐怕还要彭司马大力协助,助我拿人。”

    “好,为国出力,责无旁贷。不过锦衣拿人,亦应出示驾贴,不知驾贴何在?”

    杨承祖微微一笑“老司马胸襟豁达,晚辈佩服,要驾贴也是情理之中。按锦衣衙门带人,确实应该开据驾贴。不过若是涉及到谋逆大案时,为防勾结反贼的奸佞走脱,这驾贴可是事后补办。不巧的很,这些人涉及的案子中,有数万斤火药下落不明,若是落到叛贼手中,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篓子。这里,还可能有朝廷大员,中饱私囊,包庇徇私之事,因此来不及开据驾贴。”

    彭泽面色如常,双目在那些被捆起来的吏员属官身上一路扫过去,那些人见了自家上官到了,纷纷高喊着求救,也因此挨了不少拳脚。见那些勋贵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他冷声道:“这么,这人,杨缇帅是带定了?若是缇帅一心要带人,老夫并不阻拦,不过今天这事,你记得欠我兵部一个交代。”

    “多谢老司马成全,这个交代算我欠了兵部的,将来定还你兵部一个过的去的法。大家别闲着,带人走!”

    这些勋贵子弟见当真当着兵部司马的面,把人顺利带走,忍不住大声叫起好来。这时,兵部衙门外,一名急递铺兵流星似的猛跑过来,刚想进衙门报信,就被几个勋贵府的家丁拦住。两下正在争论着,那兵丁急道:“我不管你们拿谁,我这是边关紧急军情,耽搁了,要掉脑袋的。”

    “少拿这话唬人,京师的爷们,也怕你这种话么?这日子所谓的急报,不过就是北虏寇边,就仿佛谁不知道似的。虏贼年年犯秋,又不是第一年来,早就习惯了,有什么大惊怪的?再,你就算进去,这急报又能报给谁?”

    那名士兵刚想什么,就见一众官吏被捆成了一串,游街似的,从兵部衙门里被带出来,向着锦衣卫衙门走去。那名士兵见这队伍一眼望不到头,惊的目瞪口呆,直看到队伍过完,他才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道:“这……这可怎么办?人都捉光了,我这军情又该送给谁啊。”

    不管是锦衣卫,还是兵部里的各位大员,没人注意到这位急递铺兵的存在,由于经手吏员被捉,这份本该作为紧急上报的军情,也被随手丢到了一边。衙门里,一名三十多岁的英俊文士持扇而立,等到彭泽回来,忙施礼道:“彭翁。侄这次相告来迟,让彭翁部下,遭此无妄之灾,实在是侄子的罪过。”

    “用修,这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也不用扛在身上。这杨承祖的话本,老朽的几个孙女也喜欢的很,我本以为他与用修五百年前是一家,多半是一样的才子。没想到今日一见才知,他果然是江彬般的人物。他今日欺上门来,不过是佞幸得势,肆意妄为而已,老朽活了偌大年纪,这涵养总是有的,你不必担心。至于这些人么,让他们受教训也好,他们做的那些事,老朽也有耳闻,即使锦衣卫不办他们,老朽也要跟他们算算帐。”

    到此,彭泽顿了一顿,朝这位文士一拱手“不过,老朽的属官,总该自己来教,轮不到那些锦衣鹰犬加害。还请杨阁多多斡旋,别他们受了鹰犬的戕害,至于除此佞臣,不让大明再出第二个江彬,老朽,绝不落于人后。”[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