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落毛凤凰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落毛凤凰

    教坊司这是官营的纪院,同时也承担礼部的各种礼乐舞蹈,换句话,这里的女人有时也要承担大型庆典的演出任务。对外的时候,这里的女子大多会矜持的一句,自己只卖艺,不卖申。但事实上,其本质与如仙、红牡丹等人没什么不同,只要有银子或是有身份,都是有什么卖什么。

    杨承祖家里的女乐教头,也有人在这里教习精忠传的,于教坊司的红牌倒是不算陌生。张永所图谋的大事有了眉目,一块石头落了地,一副内行模样开始指道:

    “你的那些红牌,其实不算什么,跟外面的行院比,也没多出彩。这教坊司里,最受欢迎的就是犯官家眷。那些官家娘子、姐,未必真的姿色比那些红倌人强,但只一想到她们曾经的身份,想着可以玩一玩官员的妻女,就能让人血脉愤张,一掷千金。新君即位,现在还在施恩之时,犯官家眷倒是没什么新人,等过几年,不定就有些书香门第的女人,来这里卖。还有啊,当年鞑子亡国之后,有不少元室贵女,都被打入坊司之内,若是杨缇帅喜欢北地胭脂,我让萧白浪为你安排几个。”

    杨承祖无论如何也〖〖〖〖,m.←.co□m想不出,张永一个阉人,是如何对这些女人这么熟悉的。他正考虑着是否真的尝一尝大元宗室,黄金家族的血脉是什么味道,门已经推开,几个女子已经袅袅娜娜的走进来,给几个人挨个见礼,然后跪成一排,等着吩咐。

    杨承祖用目望去,见进来的几个女人,都高挽云髻,淡扫娥眉。妆化的并不怎么浓,但打扮的都恰倒好处,让人一见之下,就食指大动。身上的衣衫并不刻意暴露,但是露出来的半截玉臂,圆润香肩,在柔和的灯光下,更增几分情致,让人心跳莫名加快。

    居中的女子,身材高挑,体态妖娆,柳眉杏目,肤若桃花。身上的风臣气息并不重,反倒是有几分高贵典雅的气质,让人不敢轻视的同时,反又忍不住升出一种将之按在身下,好好挞伐一番的念头。她的衣服收的很紧,勒显出柳腰纤细,怒峰高耸,发髻似乎不心,梳的有些歪斜,可却更增了几分美人初起懒梳妆的诱人神态。

    清楼里后天训练,确实是能练出这种气度的,比如如仙就能够扮演成个女侠,气质比起幺娘都不逊。可是这女人的演技,似乎比如仙更高一筹,见杨承祖的目光看向她的时候,竟是将头一低,似乎颇为娇羞,这一来,就像良家多过像个风臣中人。手中的琵琶,向着脸上挪去,似乎想要挡住自己的五官。这副羞怯怯的样子,更增色几分。

    张永的目光也落在这妇人脸上,不再挪开,目光里很是有些古怪的味道。萧白浪笑道:“张老,您对这妇人有意?杜氏,你还坐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坐到张老身边去,好生伺候?”

    那怀抱琵琶的女人听到这话,身子似乎被鞭子抽了一记,不经意的蜷缩了一下,但还是站起身来,挪到张永身边坐定。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张公公,奴婢伺候您一曲琵琶,请您赏个曲子下来。”

    张永听到这声音之后,整个人就仿佛吃了一记掌心雷一般,呆如木鸡,大口张开,脸上松弛的皮肉竟是微微牵动。杨承祖几乎认为他是突然中风,正考虑是否要进行治疗时,却听他用颤抖的声音道:

    “杜……杜……你是杜娘娘?”他到此,忽然猛的站起身来,对着那女人跪下去,接着就磕起头来。“奴婢死罪,老奴该死!老奴不知杜娘娘在此,竟犯下不赦之罪,请娘娘发落,娘娘降罪。”

    张容脸上的表情,似乎也发生了变化,不过他没像兄长那样跪下,而是一把抓住萧白浪的前襟,怒道:“萧奉銮,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欺我兄弟没了前程,就敢如此相欺么?”

    “张老……三千岁饶命,你们的是什么,下官听不懂啊。这个妇人是新晋教坊司最出挑的姑娘,几位老爷都了她作为禁脔,平日里接克的事都不让她去做了。下官安排她过来侍奉,也是担了天大的干系,这可是一片好心啊。你们几个,别像木头似的跪着,赶紧话啊。”

    其余几个女人里,有的与那位杜氏一样,掩面啼哭起来。有的则是七嘴八舌道:“这女人确实过她是娘娘,难道的是真的?不过不止她一个啊,咱们这里,来了好几个娘娘。若是她们的是真的,堂堂娘娘,怎么会流落到这里做表子?”

    张永头上的员外巾已经漂落,额头在木板上磕的鲜血淋漓,但是依旧不停的磕下去,磕的地板有声,口内不住着“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那名叫杜氏的女人,却已经丢了琵琶,掩面大哭起来,边哭边道:“张公公,你赶快起来吧。如今的我已经不是什么杜娘娘,不过是教坊司里,生张熟魏的昌纪而已。你再喊我娘娘,就是逼我去死。”

    杨承祖随手带上了门,抬手将腰里的绣春刀抽了出来,刀锋微微颤抖,泛起阵阵白光。

    “我是锦衣卫南镇抚司杨承祖,这位杜氏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如果不清楚的话,我就只好把你请到诏狱里好好个清楚,不过我只保证你进去,不能保证你出来,不,自己决定。”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萧白浪听到南镇抚司的招牌,腿都已经软了,连忙跪倒在地道:“几位老爷恩典,人承认,这杜氏是我私下买来的,没在礼部那里登记入籍,所得的银两,也是落了我的口袋。可是其他的事,人真的一概不知,什么杜娘娘,这是从何起啊?就是打死人,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你们别为难他了,这事他原本也是不知道的。”一直在掩面而泣的杜氏,忽然开口

    “张公公,万岁已经去了,我们这些豹房里的女人,又哪有过名分诰封,娘娘二字,万不必再提。就算是当初的刘娘娘、王皇后,如今都不知道落在哪里,我就更不用。今日种种,皆是我前生罪孽,老天让我赎罪。我所受的苦,都是应得的,与他人无干,你们不要为难萧奉銮,其实……其实他很照顾我的。豹房里的女人,在这里不止我一个,我的日子算是过的最好,其他几个,才是真的惨呢。”

    这时已经到了教坊司热闹的时节,外面不时有人大声叫嚷着,寻找萧奉銮。阵阵欢笑之声透过门传入屋中,而斗室之内,却已经是哭声一片,不合时宜的哀愁与悲伤,在房间内蔓延。[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