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关说 下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关说 下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个太监上清楼。”杨承祖心里嘀咕着这句话,不无恶yi的揣摩着,一个太监来教坊司这地方能干什么。不过看着教坊司萧奉銮以及两位韶舞与张永那熟悉程度,这老太监,绝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按老规矩准备,再找几个卖艺不卖申的姑娘过来,然hou就没你的事了。新晋似乎没有犯官的家眷来吧?”

    “张老明鉴,新君登基,现在还是大赦天xia的时候,等过个两三年啊,小人这教坊司里,怕是就要有不少官眷了。不过您老放心,小人一定都给您留着,保证不让其他人先碰就是。您老慢聊,小人去催催姑娘们。”

    张永拍了拍手“这奉銮虽然也是朝廷命官,实际上权柄小的可怜,比起上行院的乌龟,也没见好到哪去。京师里官多,这个差使不好做,一不留神,可能就被革了职。萧白浪算是咱家见过的奉銮里,最为优秀的一个,可也因为他在这个差使上太优秀了,所以从来得不到升迁,没有人想过让他动地方,因为他一动,这里就不舒服了。”

    “人尽其材,物尽其用,这样想,其实很对的。他既然适合做这个差事,就该让他好好做下去的。”

    不多时酒菜已经摆了上来,萧奉白浪显然知趣,并没有把姑娘叫来陪酒,把时间留了出来。张永将酒杯一端“杨缇帅,这杯咱家敬你,敬你念旧情,知恩图报。张某这一生,见过的人多了,所见者大多是富易妻,贵易友,像你这样讲情义的不多。值得咱家跟你喝一杯。老了,身子骨不听用了,这酒也就喝的少了,当初敬过江彬,现在该敬你了。在你回府之前,咱家已经派人给府上送去了三百匹绸缎,都是江南织造出的贡缎,在北方想买的话可不容易。这是一点小意思,算是一点见面礼。”

    “公公客气,不知道这次是谁有那么大的面子,把公公请出来说项,所求者又是哪一处营头?只要您赏个名zi下来,天大的事,我也只当没发生过。至于勋贵那边怎么去说,下官自己来想办法。”

    “这也不是什么面子不面子,不过是个故人,我没法拒绝。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当初几个老朋友,在宫里伺候天家,被人称为八虎。其实这个名号,不过是那些人故意呕我们,胡乱起的而已。我们几个之间,关xi也不见得多好,咱家当初就和刘瑾打过一架。可是如今几个老人死的死,散的散,连先皇都去了,剩下的人不管过去怎么样,现在倒是真的亲厚了。这次请我出面说项的,其实你也见过的,他还借过些人给你。”

    “谷公公?”

    “可不就是他?其实啊,你想要人手,只管跟咱家或者三弟说一声就好了。就算我们不做官,手上还是有些人,倒不至于连些干粗活的都借不出来。大用当初得先皇恩宠,团营之内掌兵,京营大军里有不少是他的旧部。你查的那事,不管怎么绕,他也是逃不掉的。”

    杨承祖苦笑一声,举起酒杯道:“天地良心,下官这次对谷公公,确实没有半点恶yi。事实上,下官要跟张公公这里交个底,我这次奉旨稽查京营,最多就只查到指挥使一级。往上的就不会再查,所以您只管让谷公公放心,我保他平安无事。”

    张永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你虽然无意谷大用,但是这不代表他就高枕无忧。新君登基,老谷执掌御马监,提调腾骧四卫,这种位置,肯定不会由他做下去。不过他还是想着能落个体面收场,可不想做第二个刘瑾。他做了这么多年官,得罪的仇家不少,朝野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这个时候若是盗卖军资,侵占兵额的把柄落在别人手里,你不动他,他也没什么好下场。我们八虎现在差不多是一条线上的的蚱蜢,共进同退,他如果倒了,我们也没什么好下场。所以这次与其说是救他,不如说是我们几个死剩种在自救。”

    张容这时也将酒杯举了起来“杨缇帅,那些勋贵家的子弟,都是群败家子,听不懂人话的。所以这事,就只能找你,望你高抬贵手,给我们一条路走。”

    张永道:“彭司马清查京营,不过是个二虎竞食之计,我想这一点,你该看的很明白。新君是个聪慧的天子,这种心思,不会看不明白。之所以还派你前去,多半是想借着这个机hui,换一换人,把京营的兵权抓到手里。咱家不才,好歹也提调过京营,手上还是有一些能用的人的。接下来,咱家会跟他们说一下,让他们为新君效力。至于我们这几个废人,只要能留下几分薄产,颐养天年,就别无所求了。”

    杨承祖这时也算明白过来,这次的接触,并不单纯是为了京营的事抹平首尾。更多的是,这些正德时代的权阉大珰,希望通过自己,向天子求一条活路。宦官不比文臣,自身荣辱全在天子重视程度。就像如今八虎残存几人,虽然或掌禁军,或掌司礼监,可是只要天子一道中旨,就能让他们失去手中的一切,就连身家性命也保不住。

    以张永的权势功劳,到如今不但自己冠带闲住,就连自己手足的爵位也被一并追回,成了个赋闲白身。就算是想和新君那里要个保障,也要有个人牵线搭桥,杨承祖这个天子眼前的宠臣显然是最佳人选。

    他们手中倒也有些谈判的本钱,不过这本钱能不能交换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这就是个问题。杨承祖这次清查京营,既是一个危机,也是一个契机,八虎残余的几人,日后的立场归属,差不多就能在今晚定下来。

    杨承祖对张氏昆仲一笑“我敬两位老爷子一杯,这事关xi重大,在下也做不了主。不过我可以代为效力,去宫里面陈陛下,至于万岁如何裁夺,下官也难以预判。只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不过尽我所能,定会玉成此事。”

    张永爽朗的一笑“有你这句话,咱家几个,就放心了。来人啊,跟萧白浪说一声,可以让姑娘们进来了。”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