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六百章乌合之众 二

正文 第六百章乌合之众 二

    cpa300_4;于杨承祖而言,这种写回忆录撕逼,借着吹捧祖宗吹捧自己的事,也不算多奇怪。¢£頂¢£点¢£小¢£说,反正能收获武定侯的好感,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当年开国谁的功勋最大,郭家的回忆又有多少可信性,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两下会谈的很是融洽,郭勋还提出了留饭,被杨承祖用皇命在身的名义推辞掉,拉着永淳离开。他前脚刚刚走,从屏风后面,就转出一个身着华服,手持拐杖的老妇人,指着郭勋破口大骂起来

    “老天杀的,老身的女儿就只剩九姐一个,她的终身,必须得我做主才行。纵然不能配个阁臣之子,好歹也得是个公侯之后吧。我让你把杨承祖叫来,是让你骂醒他,让他明白,他的身份配不上咱的九丫头。不是让你和他商量着写什么破书,为你祖宗扬名立万,若论功劳名声,难道老身的祖宗就差了?还要留饭?是不是接着,就要定亲了?老身告诉你,只要我这一口气在,女儿绝对不会嫁给这么个三品小官!”

    这妇人乃是郭勋的夫人,定国公徐家的老姑奶奶,地位极高,又保持了武将人家的剽悍作风,就是郭勋平日也惧她三分。不过今天郭勋的脾气似乎也比往日大了些,并没有因为夫人的发怒就低头认罪,反倒是呵斥道: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我虽然想着要为祖宗扬名,但这事我随便找几个书生就能做,何必找他?不过是为了寻个由头,和他搭上点关系而已,你可知,杨承祖身后那个书生是谁?”

    “那能是谁?不过是杨家的亲族罢了,连个功名都没有,秀才都不是,老身有必要在乎他是谁?”

    “哼!你应该知道,老夫执掌京营,是有名的鹰眼。我见过的人,就永远不会忘,那人我见过。不过当时她穿的是女装,站在兴国太后身旁。”

    郭夫人毕竟是勋贵之女,懂得轻重,这时也不再闹腾,反倒是问道:“什么?你是说那看着仿佛风一吹就倒的书生,是?”

    “永淳公主!你懂了吧,杨承祖是能把公主带出宫来四处乱逛的角色,你还当他是个小官?便是当日江彬极盛时,也不过如此而已。不可小看,不可小看啊。眼下宫里情势不明,我们不要急着站队,不过也不能得罪他。再说咱女儿的名声已然如此,还不如跟他先保住这个关系,总比鸡飞蛋打要好。这事由老夫做主,你就别管了。”

    郭勋转了几圈,边走边道:“查办京营,当今公主乔装改扮,混迹其中,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万岁看不上我们这些勋臣,想要对我们动刀?还是另有什么安排?夫人,你快去把九姐儿叫来,老夫有话问她。”

    原本以郭九姐的号召力,即便是她真心帮助杨承祖,也未必真能叫来多少人帮场。毕竟查办京营的事情太大,这些家族里的纨绔子弟,喝醉了打群架的胆子是有的,参与到这种大事里,那就是智硬。除非是家里老人点头,一般人是不敢掺和进来。

    可是这回,郭勋出面请人,给各家勋贵都做了工作,各府勋贵也都听说了查办京营之事。锦衣卫从自己家要人,那就是示好,也就是说表示不会查到自己头上。

    这种时候如果不懂得表达善意,那这么多年就白活了,于是纷纷派出自己家中的子弟前往协助。连带护从军伴,帐房先生等等,都安排了不少,场面既杂乱又热闹。

    原本杨承祖还想着让几个妾室保护着公主,结果郭九姐天一亮,就带了几十个女兵上门。这些女兵都是她一手操练的,与青龙山那些女兵相比,战斗力大概在伯仲之间,可是颜值就强出了不知多少倍。

    她们是明目张胆穿着女装走来走去,有她们护卫公主,倒是省了许多麻烦,也不用幺娘等人行动。

    郭九姐头戴凤翅紫金冠,齐眉束着二龙戏珠抹额,穿一件错金绣百鸟朝凤云锦箭袖,羊脂白玉狮鸾带紧紧束在小蛮腰上,跨下一匹卷毛赤兔胭脂兽,浑圆修长的大腿把大红绸皲裤绷出了迷人弧线。背后背着日月龙凤双刀,马上还挂着一条长枪,仿佛是要去打仗的女将军。

    等到杨承祖出来,就见她极没风度的用手指道:“快点快点,不要磨蹭了,咱们冲到京营里,把那些睡懒觉的捉出来打一顿板子才好。”

    作为一个对同性远比异性有兴趣的异类,她并不清楚自己这身打扮有多惹眼,见杨承祖的目光在自己的胸前腿上逡巡,还当自己哪里穿戴不对。仔细检查一番之后勃然道:“乱看什么,赶紧动身吧,别耽误了你的差事。”

    她并不清楚,父亲是出于什么考虑,把自己打发过来。只知道这次是老爹同意自己去大闹一场,只要保证是在杨承祖的命令下行事,就允许她放肆任性。这种机会于她而言,也是十分难得,也就格外的兴奋。

    而那些纨绔子弟们,在家里都是出名的混帐二世祖,喝酒惹祸是常事,家里的正经事,一般都不找他们参与。上次迎接太后进京,让这帮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价变的高了起来,这次又能查京营,自己也好象成了家里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不少人升出了,自己原来不是纨绔,而是未遇伯乐的错觉,胸膛都挺的格外高些。

    直等到他们来到五军营的一处校场时,这种情绪算是到达了顶峰,守门的军士还不等说两句,脸上就挨了马鞭。一名勋贵子弟挺着肚子道:

    “瞎了你的狗眼,还敢挡老子的道了!爷是英国公家的公子,十六少知道不知道?就连你们指挥使,也不过是我家的门下一走卒,你倒是拦起驾来了?我看这处营房里毛病就不少,来人啊,给我好好查一查,看看他们到底缺了多少兵员,又有多少器械对不上号。”

    原本京营自成系统,外人想要插手进来势比登天,即便是真发生士兵与锦衣卫互殴,最后也多半是交出些顶缸的人大家了事。彭泽保举杨承祖,也是要看着他如何在京营面前碰个头破血流。可是一物降一物。

    京营之内的将领,多出自勋贵门下,这帮子纨绔二世祖做先锋,京营没人敢出来强拦,只能任他们骑着马一路冲进了这处营地搅的鸡飞狗跳。花名册、帐本连转移都来不及,就被控制起来,一场风暴就以这种近似起哄的方式,拉开了序幕。[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