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名位大过天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名位大过天

    在蒋妃被困于京师城外时,让我们把视角暂时移向大明的北方:草原上,数以万计的大明难民,正在蒙古监工呼啸的皮鞭下,昼夜不停的劳作着。

    就在正德驾崩之后,宣大边民二十余万越关逃亡,投奔蒙古,现在在这些人的血汗与生命的基础上,一座巍峨宏伟的巨城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拔地而起。志得意满的博迪汗,准备以这座巨城作为自己的国都,并在此接受各爱马克部落头人的朝拜,重塑昔日大元天子的风光。名为赵全的军师,则满脸兴奋的看着属于自己的那些建筑,土炉、工坊、匠人,他的梦想似乎即将插上翅膀,一飞冲天。

    而在大海的另一端,名为日?本的国土上,应仁之乱虽然早已结束,但是乱世的大幕已经拉开,这个国家正在进入群雄逐鹿的战国时代。

    从三位上卿、甘露寺中纳言兼左京大夫,周防、长门、丰前、筑前、石见、安芸、山城七国守护大内义兴,与从四位下武藏守、民部少辅、右京大夫、幕府管领、摄津、丹波、山城、讃岐、土佐五国守护细川高国之间矛盾日深,双方关系自蜜月期而变为七年之痒,进而剑拔弩张,随时有…cding…cdian…c小…c说,.⊙.≤o火并的可能。

    为了获取财源,两位大名都派出了庞大的贸易团队,满载着自己的货物持勘合符印,向大明的宁波市舶司驶来。

    在东南亚,原本属于大明藩属的马六甲、菲律宾等小国,如今则停泊着风格造型明显不同于内地的巨大船只。一面面葡萄牙国旗,圣母雕塑的教堂伴随着坚固的堡垒,正在兴起。位于大洋彼端的不速之客,即将对帝国造访。

    不过不管是边民的大规模逃亡,还是邻国的变化,于京师的衮衮诸公而言,都不过是癣疥之患不足挂齿,现在大明朝廷上关注的问题只有一个:大礼议之争。

    事情的缘由,则是嘉靖天子为自己的父亲修坟以及迎接母亲进宫,这些都需要有个由头。尤其兴献王涉及到重修陵墓,这就更不能按着藩王陵墓的名义,于是下旨,让礼部为自己的父亲议一个尊号。

    礼部这次行事的效率甚高,未几便有回文上奏,请天子尊以故弘治天子为皇考,以慈圣圣母太后为母,以兴献王为皇叔父,母蒋氏为皇叔母。至于入葬规格的问题,可以考虑特事特办,特准兴献王以帝王规格入葬,陵墓规格与帝陵同。同时请江西益王的子嗣入嗣兴王府,继承兴王封国。

    在杨廷和等人看来,这已经算是极大的让步,至少在朝廷开支捉襟见肘的大背景下,还是允许兴献王陵墓重修,这么一笔庞大的开支及将来衍生出的费用,都要由朝廷财政来背锅。

    可是于嘉靖而言,这是逼着自己与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就连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家园,也要归于他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两下里就这么僵住,嘉靖差不多是以单枪匹马,同时对抗外朝和内廷两方面的压力。蒋妃的名义还没定下来,自然就不适合进宫。如果现在进京,万一朝臣要她以叔母的身份向皇帝见礼,这又该如何?其中的道理,蒋妃自己也能明白。

    她的怨气全都变成了对儿子的疼爱,只在那里急道:“这可怎么是好?这可怎么是好?熜儿只是个孩子,如何能斗的过那许多人?若是不成,这太后哀家不做也罢,只要熜儿心里惦记着我这个母亲,哀家便知足了。一个虚名,哀家也不计较。”

    “太后,您老人家或许可以不计较,不过万岁却不能不坚持。若是这一次退了,那么今后万岁怕是在别的事上,也无法坚持自己的立场。”

    杨承祖站了出来,制止了蒋氏的退让,“您现在与万岁一样,都是有进无退,眼下既然不能进京,我们就在通州住下去。臣这就安排人下去号房子,咱们先住下,有什么话再说。”

    他这队伍里带了各路勋贵家的纨绔子弟,一路上因为有太后的关系在,没人敢过分的放肆。现在听说是太后被人欺负了,杨指挥希望自己这些人出头帮着找找场子,先恶心恶心地方官再说,自然把一路上积蓄的精力,全都加倍释放了出来。

    通州城内鸡飞狗跳,遍地号啕,乃至衙役捕快也纷纷被那些勋贵家的随员抓去,担任苦力甚至是充当贱仆,一时间通州地面穿官衣反倒是比百姓更危险。

    在这一片混乱之下,通州地方官焦头烂额自不待言,几位地方官的官职毕竟有限,是没办法跟这些混帐正面对抗的。只好写了告急书信,让人带到京里,向首辅要个章程。

    就在这一片混乱的当口,一骑快马悄悄离开通县,一路如飞似电,直接闯入京师。杨承祖倒是知道,现在的他做这种行动,其实充满了危险。只要离开大队人马的保护,那些大户或是官员门下的武林高手,随时可能朝他发动一次暗算。

    不过眼下他名义上还是蒋妃的护卫,由于蒋妃不能进城,那他自己也就得住在城外。等他进城时,崇文门处,远远的就能听到哀告声和号哭声,以及锦衣力士强夺货物时的吆喝声,尽显盛世风华。见自己手下如此跋扈,杨承祖总算是把心放了一半,不过目前他的身份,还是不太适合和这些部下见面。

    快马一路进城,径直来到兵部下辖会同馆之外,这里本是安置外藩使臣的,后来各地藩王使臣与地方官员进京办差,也留宿在此处。他拉过一名会同馆的下属,塞了一锭银子过去,就从那位忠于职守的差役口中,问清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随手将马交到那人手中,自己走了进去。

    虽然眼下各国使臣尽为驱除,可是外官往来甚多,这会同馆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杨承祖来到目的地时,正听到有人用温和的近似讨好的声音说道:“这位小哥,麻烦行个方便吧。我儿子病的厉害,只是希望你弄些热水,也不会费你什么力气。”

    “热水?这位老爷说的好笑话,整个会同馆你知道有多大么?上千间房子,上千位老爷,我们只有这么几个人。就是一人只麻烦我们一件事,也是做不过来。想要热水,自己去水房去烧,不过也得排队,这个忙我帮不了。”

    那名差役边出来,边冷哼着“身上没几个钱的措大,还想支使其老爷来了?酸翰林,穷给谏,给你干活,又能有什么好处了?你儿子有病,那就让他病着吧!能不能活,就看他的命数,怪不得别人。”

    他边说边走向外面,迎面,就与杨承祖撞在一处。杨承祖手中的一锭雪花银,把这名差役可能的怒火全都堵了回去。

    “银子你拿好,去烧一壶热水,再去请个郎中来,记得,找最好的。这是锦衣卫衙门朱缇帅的名贴,你该知道它的分量,请不来人,自己掂量着办。这里面住的可是南京来的严嵩一家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