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难遇有情郎

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难遇有情郎

    在一个惟有读书高的时代,一个好手艺的匠人,地位就是那么回事。  (..  )即便是正德,也不过是枪得力,给些白银赏赐,若说如何拿他当回事,也是谈不到。只有杨承祖心里清楚,眼前这个洋人,确实是真正意义的无价之宝,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处理掉。相反,还要把他带入南镇抚司,给予职务,不过他的价值并不是在制造军械上。

    即使如正德,也是把目光放在瑞恩斯坦的军械手艺上,可是在杨承祖对方的异国身份和佣兵经历,才是真正有价值的部分。不管是练新军,还是发展朝政,乃至培植势力,最终都离不开钱。大明想要钱,最终还是要着落在海外。

    杨承祖不是民族主义者,也没想过什么殖民东南亚,与葡萄牙,西班牙人做做生意,大家一起发财才是个正道。不过在那之前,肯定是要打几次,让对方明白大明不是可以被欺负的,才好坐下来谈贸易。

    谈生意需要翻译,整个锦衣系统内,想找几个精通番语的都不容易。至于杨承祖自己会的英语……在这个时代,这门语言一点意义都没有,不管是大明人还是这个时代的夷人全都听不懂,可以忽略不计。瑞恩斯坦所会的夷语正好拿来教授锦衣,将来做翻译用。

    至于佣兵的经历,可以让他将西洋操演法教导给官军,这远比什么洋枪有用的多。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目前他的身份,还是个匠人比较便于掩护。瑞恩斯坦得知自己可以继续到南镇抚司里去当军匠的教习,也没什么意见,这人的思想也很简单,只要能留在大明这个宝地,再有吃有喝,干什么并不重要。

    南镇抚司作为锦衣卫内的内部纪律监督机构,除了承担宪兵的工作外,整个卫所的军械制造,连同养马,训象,全都归南镇抚司负责。杨承祖在军械局那边安排个匠人,就是一句话的事,倒也没什么阻力。

    杨承祖从戏班里,找了个模样可人的女子,配给瑞恩斯坦做了老婆。这些女人能入戏班,模样都是不差的,比起瑞恩斯坦相好的土娼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又答应他只要器械造的好,就给他提成。瑞恩斯坦自然是感恩戴德,几乎把杨承祖视为天主降世,干活也就格外的认真。

    皇帝那边,对于刘良女的下落问了两次,都被杨承祖用正在调查为借口,敷衍了过去。嘉靖倒也没为难他,也没提出什么限期拿人,事实上,皇帝过问两次,就已经说明重视程度,就没必要再追究了。

    眨眼之间,时间已经到了夏季,安陆城,长寿公主府内,几名宫女打扫着庭院,擦抹着家具,生怕哪里打扫的不到位,就会惹来一顿家法。原本的兴献王世子变成了嘉靖皇帝,长寿就从郡主升格成了长寿长公主,不过大明的公主不值钱,也不拿权,长公主也不过就是名号好听一点而已。

    不过对于府里的人来说,由于地位的提升,规矩也就比过去更加严格。罗婆本就是个治家严格的管家婆,公主的脾气也越来越大,闹的所有下人全都小心翼翼,就连走路都恨不得把脚尖立起来。

    房间里,长寿无力的躺在床上,起的肚子,一脸的苦相。“早知道打死我也不要生孩子,丑都丑死了,手肿脚肿脸肿,走不了几步路就要歇一歇,等到把孩子生下来,一定会变成个难太婆,他怕是再不会来。还有他也是,怎么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生这个时候回来,是不是故意来笑话的?罗婆,你吩咐门首一句,等他来时,不许放他进来,否则就要吃家法!”

    罗婆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如仙却笑了一声“我的长公主,这话啊,你也就是在这房里说说。先不说下面的下人,是不是真敢拦他,就算真拦了他,回头他没进来,那些挡驾的还能有命?快生的妇人,就是脾气大,不过你啊,也该省省力气,把劲都留在生孩子上。你热天的,不也在肚子里塞个枕头陪着你呢么。”

    这两人几个月处下来,虽然拌嘴的事常有,不过那也是解闷的手段,真正的关系得算亲如姐妹。长寿恨恨的

    “你就气我吧,等把我气死,你就心满意足了。我现在这副鬼样子,自己烦,若是让他,怕是再也不会想我了。你说说,他这次进京,身边是不是又多了许多女人?”

    “那说不定,我们哪管的住他啊,说不定现在在京师早就收了十房八房呢。听说京师有个教坊司,那里面的美人无数,他还迈的开腿么。还得等你身子好了以后,才能管住他不乱来。所以你啊,给我把身子养好,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好去收拾他。”

    两人正说着,却听外面传来个少女的声音“收拾?收拾谁啊。我的小外甥生出来没有,我想和他玩,可以不可以啊。”

    长寿一听,就知道来人是谁,“罗婆,让二木头进来吧。真是的,自己都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还要说跟我的儿子玩,真有她的。真不知道等过两年她做了娘,是个什么样子。”

    长淳眼下成了公主,出一次府声势太大,再加上长寿怀孕这事是瞒着蒋妃的,姐妹想要见面并不容易。这次是算计着姐姐临盆的日子快到了,她也就顾不了那许多,寻了个借口换了太监的衣服溜出来。等见到姐姐的模样,却把她吓了一大跳“姐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好吓人啊。”

    “哼,你连我妹子都烦我了。那坏东西要是来了,估计只一不再想见我第二眼。”

    朱秀嫦越说脾气越大,眼泪竟是流了出来,如仙只好上前安慰着,又了着长淳坐下。

    “你别理你姐,她就是想承祖弟弟想的犯疯病而已。那人也真是的,这一走几个月,现在说要回来了,又不见人影。知书知画那两个丫头去打探消息,也不见人,真不知道干点什么能行。”

    楼梯处响起脚步声,还不等罗婆做出反应,朱秀嫦已经抓住被子,飞速的朝头上身上一裹“是他,一定是他来了,你们不要让他,快,快去关门,把他拦住。”

    “来不及了。”大笑声中,杨承祖已经一步闯了进来,顺手抱起了飞扑入怀的如仙,在她额头上脸上连亲了几口,这才发现长淳也在。长淳见他进来,似乎也有些激动,向前走了两步,就等情景。仿佛自己也要扑过去投怀送抱似的,发觉大为不妥,羞的满面通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杨承祖倒是及时的给她见了个礼,算是缓解了尴尬的气氛,接着来到床头,一把抓住朱秀嫦的手道:“我说过,你生孩子时,我会赶回来,陪在你的身边,一同见证我们的骨肉降生。答应你的事,我一定要做到,你这不是就回来了。”

    两只手紧握在一起,朱秀嫦并没有任何言语,只把头扎到杨承祖怀内,泣不成声。在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所遭的罪,所受的辛苦,是那么的值得,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把孩子生下来,作为这段情缘的见证及生命的延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