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旧时恩·今日难(二)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旧时恩·今日难(二)

    “朕知道,刘良女是大哥的恩人,你们之间的交情不错。  如果这事可以交给别人做,朕一定换个人,可是朕后来想了想,又觉得换人不好。她既然是大哥的恩公,如果我让别人对付她,那不是说不给大哥面子?所以这事,还是大哥你自己处理一下比较好,总之先把人找到,其他有什么情况再说。”

    嘉靖说这话虽然一脸诚恳,但是他话里处理的意思,杨承祖还是听的明白的。自从正德死后,豹房的女人,基本都是被遣散回乡,发回原籍。

    从表面是让她们回家与家人团聚,从朝廷的层面,得算善政。然而这其中大部分女眷实际是已经无家可归,或者说想回也回不去,过惯了豹房里锦衣玉食的日子,让她们做回普通人,实际还是强人所难。

    不过不管怎么样,有的回去总是好事,像刘良女,则是直接不见了踪迹。当初正德临死前,对刘良女有些安排,据说跟她一起失踪的,还有几个宫中的内宦,俱是习武的武监,大概是充当护卫。

    原本像这种没名份的女人,跑了就跑了,也犯不上寻找,可是嘉靖却收到一个消息,刘良女逃走时似乎怀了身孕。

    对于这种消息的可信性,嘉靖也是存有较大疑问,如果正德真的有遗腹子,那自己是否有机会登基都难说。大不了就先由首辅监国,等到孩子出生,再行立天子就好了,何必找自己一个外人。

    可问题在于,这事的问题不在于真假,而在于流言的传播范围,和大家的采信程度。什么事都要讲个名正言顺,白莲教造反与宁王造反影响不同,原因就是后者拥有着名义。

    如果这个流言被有心人利用的话,可可能就会找到刘良女,并挟持她出来造反。只要打出还位于正德血脉的旗号,至少可以让大多数地区的官军持中立态度,那种局面也就难收拾了。

    为防万一,这个人必须被朝廷找到,由朝廷动手处理。当然最妥善的处理方式,就是让这个人确保不会被任何人利用,也确保生不出孩子。嘉靖手下有资格做这事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兼具能力和忠诚度的,就十分有限。

    “朱宸这个人的本事,大哥也是知道的,追个白莲教,都能中了对方的计策,被一群绿林强盗耍的团团转,这人的本事也就到这了。至于说到可靠,也说不好,这人啊,在安陆的时候,还是很老实的,可是一进了京,就被这京师的风景弄花了眼。他跟杨廷和走的太近了,若是这一科他的儿子中了举人,这锦衣指挥的差使,也得让他交出来了。”

    朱厚熜顿了一顿,又说道:“京师里有一些店铺,原先是皇店,后来总是亏钱。正德是个嫌麻烦的,就把这里面几个亏钱亏的最厉害的铺子,赏给了身边的太监去做。朕跟谷大用说一声,让他把自己名下的那几间铺子交回来。不过若是交到宫里,估计还是要继续亏钱,还是大哥多费费心,先把那些店经营起来的好。你的侧室里,有几个很善于经营的,在安陆的生意做的就不错,这些店面交给大哥,一定能够做好。还有伯母的诰封,朕也吩咐下去了,先封一个二品诰命夫人吧。将来有机会再加封号。还有,青青姐他们那青龙山的招安,朕也记着呢,不过总得等斗倒了杨廷和在做,现在做,反倒是害了他们。你跟青青姐说一声,让她别着急才好。”

    他也知道,让杨承祖出手对付自己曾经的恩人,颇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这其实也是他的一个测试,承祖对自己是否绝对忠诚。

    他手下不管有人没人,想要做这件事,总是做的成的,让杨承祖做,无非就是故意的刁难。对于自己的心腹,外加隐形的亲戚,这样的刁难总是不太好,是以后面这些就是补偿了。

    柳氏只是杨大兴的一个妾,按理说任何的诰封,都没有她的份。现在给一个二品诰命夫人的身份,就等于是把她的身份抬举成了正妻,将来死后,是有资格和丈夫并葬的。

    乃至以后杨承祖不管娶了哪家嫡出千金,儿媳妇都得对婆婆恭敬起来,不能因为她的侧室身份而小种隐形的福利,远比一个二品诰命身份带来的名义上的好处有用的多。

    “大哥的戏班子都带进了京里,也不必都自己养起来。朕和礼部那边打过招呼,虽然现在是先帝丧期,不适合搞庆典,不过等除服以后,该有的女乐,还是要搞起来。你那个戏班,和演出的戏剧,都是好东西,礼部教坊司那边,也该学一学。所以大哥从班里挑几个手段高明的,派到教坊司去做教头,这事礼部那边也点了头,没人会说什么。”

    “臣谢主隆恩。”

    “大哥你这话就说远了,要说谢,还是朕要谢谢你。这些帐本和书信,就是一个随时可能炸开的雷,你替朕捧在手里,等于是吸引了那些官员和大族的全部火力。他们可能会使出一些手段对付你和你身边的人。说到底,这些危险,你都是替朕承担着,这份恩情,朕记着。宫里的人,朕也不好说谁一定可靠,就算是想为你派些侍卫,都找不出足以信任的人。这实在是有些惭愧了,不过大哥要用谁做护卫,就放手去做,就算是用一些有案底在身的江洋大盗也没关系,朕为他们脱罪。”

    皇帝的诚意和压力,杨承祖都感受的很清晰,从理智的角度上,找到刘良女,然后干掉她,拿着人头向皇帝复旨,是最正确的选择。自己虽然承过她的人情,但是还谈不到是她的死士,为她搭上皇帝的信任并不值得。

    可是一想起两人相识的种种经历,这心无论如何也狠不下来,最好的结果,还是她逃出京师,自己找不到人。至于将来别处谁要是捉住她,那就和自己无关了。

    他这么自我安慰,自我麻痹着,从皇宫出来,一路回了灯市口自己的府邸。刚到门口,就见郝青青站在门首,脸色很是不好个傻大姐虽然并不是不吃醋,不过在杨家女眷里,就得算是性子好的那一型,至少有什么话都会说在明处,不大会暗地里玩手脚。

    杨承祖想来,多半是冷飞霜的到来,让她有些不自在。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解释道:“冷飞霜的事,我回头会跟你细说的,不过她现在只是在咱家当保镖,我跟她没什么的。”

    哪知郝青青听了这话之后,一脸的茫然“冷飞霜?她没来过啊,什么要来咱家当保镖,这么个妖女,怎么能来咱家当保镖,我可信不国她。难道刘娘娘来咱家的事,跟她还有关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