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再见江彬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再见江彬

    锦衣卫诏狱,这处所在,在大明百姓的口耳相传中,俨然就是人间森罗殿。不知多少忠臣义士,正人君子,都会因为中正不阿而触怒天子被关在诏狱之内,最终化为无名枯骨。乃至于这诏狱内种种凶残传闻,也在这种流传中被逐渐强化,使其越发的蒙上了一层血腥的颜色。

    正德天子挥师南征,朝内群臣苦谏,最终的结局就是数百名大臣下诏狱,乃至于一段时间内,这里成了第二个朝廷。后来天子驾崩,杨廷和捉拿奸党,又将大批文臣武将关入诏狱之内,让人一度以为,杨廷和意图谋反。总之诏狱在最近的日子里,聚集了无数忠臣猛将,上至狱丞下至狱卒,全都感谢皇恩浩荡,让自己的腰包丰厚了不少。

    杨承祖虽然是南镇抚司镇抚,从职权范围上,并不管诏狱。但是掌北镇抚司印的骆安是个人老成精的主,眼睛透亮的很。自己别看是在老千岁面前效劳的,可论起在新君眼中的地位,拍马也赶不上杨承祖。

    崇文门税监这个肥缺给了谁,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大家都是安陆出身,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发生矛盾的好。因此对于杨承祖的工作十分配合,态度上更是谦卑的很,仿佛杨承祖才是锦衣指挥使。

    等到进入诏狱之内,王铁头缩了缩脖子,转头问道:“杨哥,怎么这里感觉那么冷啊。咱滑县的锦衣卫也有监狱,可是没这么阴森。”

    “你啊,现在身上有五品前程了,得有点气派。诏狱这种地方,能是县里监狱可比?就是得阴森可怕才好,否则的话,怎么吓人?要是诏狱都不能把人吓住,那咱还能指望哪?”

    杨承祖一边说,一边由这监狱的狱丞领着,向着里面走去。虽然是白天,但诏狱之内常年不见阳光,不论黑白,都要点着灯烛照明。阵阵冷风吹过,吹的烛光摇曳,时不时的还能传来一阵阵抽泣声,或是意义不明的哀号声。

    一朝天子一朝臣,锦衣卫这种机构更是如此,随着新君的登基,原本锦衣卫的堂上官都会做出变动。下面这些吏员,相对稳固的多,大多是父死子继,世袭罔替。这名狱丞也是几代传承的差使,目光通挑,知道这个年纪比自己儿子还要小几岁的年轻人,是需要巴结的,一边走,一边热心的介绍

    “外面这些,都是江洋大盗,绿林响马。还有的,就是不合得罪了哪位贵人,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罪名送法司处置,最后就都扔到了咱们这里。江彬和他的党徒,都在里面,为了防着他们逃跑,特意这么安排的。外面这些都是穷鬼,没什么油水,大家就只好把一些新的刑具和手段,在他们身上试验,味道和声音都让人生厌,您走到里面,就没这事了。”

    果然,等走到了诏狱深处,反倒是没了方才那些哭号惨叫之声,代之而来的,却是阵阵骂声或是笑声。有人在大喊着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或是自己一生已无遗憾,纵死也不算什么。另外则有人大声骂着江彬,言语很是恶毒。

    “这是李琮,他一直怪江彬不肯与他同谋起兵,否则的话,现在关在这的,该是杨阁。”那名狱丞显然是听多了李琮的喝骂,对这些都已经熟悉的很,边说边举起一条鞭子,熟练的朝着栅栏后面的人打去。

    “闭嘴!今天有大贵人来,若是再敢胡言乱语,冲撞了杨长官,信不信我把你提出来,让你尝尝我们待客茶点的味道?敬你当初与我们相熟,对你有点好脸,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啊。”

    李琮一身罪衣,手脚上都砸着镣铐,脸上胡须蓬乱,模样很是邋遢。但是他一身武艺并未曾落下,那条鞭子打进来,他只一扬手,就捉住了鞭梢。那狱丞连扯了几下,也没能扯动。李琮则趁着这个当口,用一双大眼直视着杨承祖,看了半晌之后,猛的松了鞭子,哈哈大笑道:

    “大贵人?居然这么快,就出现了大贵人?江彬,你后继有人了。诏狱是好地方啊,今日住你,明日住他,往后不知住谁家。像这么年轻的佞幸,将来若是满门抄斩,一定比咱们有趣。”他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着,将头转向了墙壁。

    那名狱丞呵斥着,想要再次挥鞭,杨承祖却拦下了他“不必了,左右是个要问斩的人,何必跟他一般见识。本官对于死人,一向优待。”

    李琮听到问斩两字,猛的转身,双手紧抓住木栅“问斩?日子定下来了?杨廷和,居然这么快就要我死?我在边关立过功,我为大明流过血!我屡破过北虏,斩杀的虏贼不计其数,当初应州大战时,本官身被数创,死战不退,才有国朝之胜!说杀就杀了,这对我不公平,我要见新君,我要见万岁,我有冤情!我还有重大的消息上报,我可以将功折罪……”

    狱丞的鞭子再次挥出,这回的李琮并没有闪避或格档,鞭子重重的落在了他的头上,将他打的后退了两步,鲜血顺着额头流下来。杨承祖只摇摇头,没说话,而是直接走向了位于诏狱最深处的牢房。昔日叱咤风云,与天子同床而眠,连世袭勋贵都不放在眼里的江彬,现在就关在这里。

    对比起李琮,他的日子似乎好过的多,身上虽然穿着罪衣,但是手上脚上,都没有戴镣铐。一张简陋的木床,上面居然还放了被褥。人一到牢房边,酒肉香气就从房里冲出来,在床头的小矮几上,一个开了封的酒坛,而碟子里,放的则是几只红烧蹄髈。

    狱丞的脸色变了变,生怕杨承祖误会什么,转头四下观望着“谁?这是谁他娘干的?难道不要命了么?这是钦犯懂么?谁给他送的酒肉,他身上的刑具哪去了?站出来,老子要剥了他的皮!”

    “算了,堂堂江千岁,已经沦落到吃蹄髈喝老酒的程度,还要怎么样呢?你开开门,本官进去,有些话要对他说。你和你的人只让我进去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那名狱丞为难的退了一步“长官,这江彬的刑具不知道被哪个混蛋给开了,您进去,不安全。等小人给他重新戴上王法,您再进去吧。”

    “别麻烦了,这是万岁的口旨,你只照办就好。”

    牢门开启,杨承祖迈步进去,随后牢门再次关闭。江彬原本只低头吃喝,对于外面的事充耳不闻,直到杨承祖走进来,他才抬起了头,冷冷说道:

    “本侯没让你进来,你居然自己进来,好大的胆子!是不是以为本侯真的不敢杀你,又不能杀你?老子是疆场上十荡是决的猛将,你那点江湖杂耍,压根不放在我的眼里。信不信,我现在要杀你,你的人冲进来时,你已经死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