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君臣初会 二

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君臣初会 二

    原本嗣君在此,良乡知县必须放下所有的公务,在馆驿的门房里连夜值宿,时刻等待万岁的传召。△,无论有什么需要,他都要第一时间负责准备,筹措完全。可是当杨廷和的队伍离良乡还有二十里时,这位县令就把衙门里的佐二叫来顶缸,自己称病,跑的不见踪影。

    朱厚熜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可他还没有登基,总不能真的动手惩办了这名县令。只能把一切的怒火,都压在心里,与杨承祖这个兄长诉苦。

    袁宗皋并不清楚,那天的会谈之后,他就被嗣君排除出了最核心的圈子。有时想要取得一个人的信任,要费很多力气,还需要一些机缘,而要毁掉这种信任,则可能只是一件事或只是一句话。

    “朕离良乡二十里时,这位县太爷怕是还坐在衙门里呢。杨廷和一到,他就要去迎接,在他们心里,到底谁才是皇帝?”王府的扈从随员里,也有人负责打探消息,杨廷和的仪仗未到,就有人把其排场探听明白,汇报了过来。

    这支队伍的扈从兵力竟是达到了三千人,虽然说现在天子驾崩,新君未立,朝廷上下处于人心惶惶的状态,为了避免不测,首辅加强安保无可厚非。可是三千京营充当护卫,怎么看也是有点小题大做,锋芒太露了。这份排场,怕也只比天子略弱三分,大明任意一个藩王宗室,都没有这种气派。

    杨承祖笑着安慰道:“只见太阳,不见长安,就是这么回事了。万岁居于宫禁之内,离这些人太远了。想要照顾他们,也要经过内阁、吏部。毕竟不是传奉官的时候了,他们对于万岁固然是要讨好的,可是真正能决定他们仕途命运的,却是首辅。杨廷和甚至只需要说一句话,或是随手丢个夹片,就能把良乡县令贬到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佐二去,他肯定要着力巴结了。”

    “大哥替我记住这个知县的名字,等朕登基后,第一个派他到远瘴地去为官。杨廷和啊……他终于要来了。”

    不管事先如何的盘算,又怎么样给自己打气,一想到要面对当下大明第一实权角色,朱厚熜的脸色依旧难看的很。他终归是个孩子,努力的让自己显的成熟一些,也不代表他真的没有畏惧。

    杨承祖道:“万岁放心,臣就在万岁身边保驾,料也无妨。兄弟同心……”

    “其利断金!”朱厚熜应了一声,脸色稍稍好看了点,想起卫辉的那场大火,在那种危机且无助的时刻,是这位兄长把自己救出来。他是自己的贵人,一定会很可靠,自己一定可以赢。

    杨承祖为他小心的鼓着劲“陶神仙在房里做法,他花大价钱搞来了杨新都的生辰八字,正在对着那生辰念咒,保证杨廷和无法与万岁争斗。袁长史已经出去接待,有袁长史接第一阵,也能消掉他几分锐气。”

    馆驿之外,庞大的队伍已经停住,几十面开路的铜锣,筛出惊天动地的响动之后,渐渐回归沉寂。有人将一卷卷地毯铺开,从馆驿门首,一直铺到了八抬大轿之前,一名贴身长随小心的掀起轿帘,接着又有另一名长随搀扶着大明朝当下第一实权人物,缓步走出轿子。

    另一边杨慎已经抢步上前扶起父亲,父子两人在仆人的护送下,向着馆驿之内走去。不管这一路多么气派,多么排场,但一个事实都是杨廷和已经是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而坐轿走这么远,滋味也不会好受。即使杨廷和精力健旺,身体还算康泰,在这种长途行动之下,也大觉吃不消。

    岁月不饶人啊,若是年轻十年,自己是没这么难过的。杨廷和看着意气风发的儿子,心里颇为唏嘘,将来能够辅佐新君的,恐怕还是自己这个儿子。只是他虽然才高,但少年得志,难免恃才傲物,希望日后不要吃了苦头才好。

    馆驿之内,一名年龄更大的老人迈步而出,远远的施礼,前来参见前辈。虽然论年纪,袁宗皋的年龄比杨廷和为大,可他是弘治三年的进士,比起杨廷和这成化年的进士,得算是晚辈,见面之后,反倒是袁宗皋要执晚辈礼。大明士林规矩如此,老童子见到少年举人也要自居后辈,这是不能乱的。

    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杨廷和心内暗转:大概就是这个老人,给了世子支撑下去的勇气和信心吧?他不认为一个孩子,有胆子跟自己抗衡,多半身后站的,就是这种老官僚。

    他作为官场中人,是理解袁宗皋的怨气及不满的,从前程远大的进士及第,直接打发到王府做长史,从此绝了上进之路。任是谁,心里都不会太高兴,他能理解这种不甘心和由此产生的不满情绪,但他还是想说,袁宗皋,你玩的太大了!

    “仲德兄,不要客气,论年纪,我还要喊你一声仁兄。说起来,朝廷是对不起你的,若不是当初的安排,现在小弟的位置,当是仁兄的才是。”

    “石斋公,你这话就叫袁某惭愧无地了。论才学能力,石斋公胜愚十倍,就不要拿老朽打趣了。想必石斋公是来参见世子的,我为你带路就是。”

    杨慎并没有资格参拜嗣君,只能等在外面侯驾,杨廷和则借着走入馆驿的当口,轻声说道:“仲德兄,你何必如此?当年的那些老人物,都已经不在朝堂,就算你闹些脾气,也找错了人。”

    “脾气?石斋公,你误会了。你们大概都会觉得我有怨气吧,可是不管你们信或者不信,老朽从来没后悔过到兴王府做长史。一直以来,老朽都为能够为兴王效力而荣幸。这次的事,也不是老朽的意思,不管杨阁信与不信,老朽一直在劝说世子进京继统。不过世子的主,老朽做不了,只能看杨阁你的本事了。”

    说话之间,两人已经来到朱厚熜所处的房间之外,亲信宦官例行公事的通禀,之后就是宣招。房门打开,世子并没有出来迎接,杨廷和至少自己迈步进去,期待着与这位帝国未来主宰的第一次交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