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礼仪状之争 一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礼仪状之争 一

    新小说界感谢各位书友鼎立支持

    这后生穿着一身甲胄,看上去是个护驾的侍卫,年纪不大,生的身材高挑,细眉大眼,脸黑黑的,其色如同煤炭。郭勋看了来人几眼,将他拉到房间里,反手带上了门,脸沉的像铁块。

    “你怎么来了?大姑娘家,不在家里好生待着,乱跑什?再说你脸上涂的什鬼东西,看着像昆仑奴一样,若是被人看到了,简直丢光爹的脸。”

    这女扮男装的少女却不害怕,噗嗤一笑道:“我这就是找咱的护院要了点颜料涂上,没事的。回家一洗就掉了。我不是怕穿着女人装束,你又要说我不检点了。爹,听说那个写怒海孤舟的杨才子也进了京?人呢?人呢?快带我去看看,我还带了他的书呢,让他给我签个名字呗。在那些小姐面前,女儿也有面子么。”

    “胡闹!”郭勋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这个老生的闺女从小就得到宠爱,也就养成无法无天的脾气,自己拿她是没有什办法的。只好吩咐道:“爹没事,你赶紧回家,别在这待着。圣驾在,朝里的许多大员也在,这里没你待的地方,若是惹出什祸来,爹也会很麻烦。那个杨公子,不是你能招惹的,别去烦人家,少给爹惹事。”

    “我不惹事啊,我只是想看看未来天子长什样,再看看这位杨公子是何许人也么。能写出什多话本的人,女儿也想认识一下么。再说我留下有好处啊,我会骑马,会拉弓,还会舞枪,若是有了什刺客,女儿可以帮爹杀敌,免得你自己跟人打架啊。这么大年纪了,老胳膊老腿了,还是让我上吧。”少女调皮的伸了伸舌头,结果头上被爹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胡说八道!你爹还没老呢。”郭勋气呼呼的想去摸一把胡子,结果发现胡子已经被烧的不剩几根,只好改为在胸前拍了一巴掌。

    “这种话,你在爹面前说就可以了,到外面说,是会给自己惹来大祸的。咱们家虽然是与国同休的武臣,可是也要谨慎一些,低调行事,否则一样没好日子过。别捣乱了,赶紧回家,那位杨公子将来有机会,会介绍你们认识的。”

    少女颇为扫兴的被老爹押出房去,几名亲信护卫被郭勋叫来,护送着小姐回府。看着自己女儿那苗条的背影,郭勋暗自摇了摇头。自己的老妻把女儿打发来探望的心思,他能猜出几分,可是对于这种心思,他只能说:自己的妻子太糊涂了。

    大明朝皇帝不与勋贵联姻已经很多年了,新君不过是个孩子,又哪来的推翻这种规矩的勇气?虽然椒房无主,可是也轮不到自己这个疯丫头啊,这皇后的位子,还是要看太后的意si,这种小聪明又有什意义?

    等到傍晚时分,这些前来拜见的大臣大多散去,杨承祖正要去参拜问安,不想已经有太监过来唤他过去。经历了那场大火之后,朱厚熜也开始刻意培养一些新的宦官,希望从中找到几个可以代替黄锦,或是与之制衡的人。这位传旨的小宦官张佐,就是朱厚熜新近重点培养的人选,想来日后很是有些前途。

    与黄锦严守操守的风格不同,张佐对于银子来者不拒,收了杨承祖塞来的两个元宝之后。他便一脸神秘道:

    “杨仪正,奴婢这是担着天大的干系跟你说啊,万岁的心里不痛快。请了仪正和袁长史过去,多半是要说些私密事。奴婢这里先把您请过去,您心里有个数啊,礼部那面送了个混帐透顶的礼仪状过来,万岁差点掀桌子骂娘。您说hua的时候,要顺着万岁的心思啊。”

    这就是收买了心腹的好处,先掌握了上位者的心思,对答的时候,也就更有把握。想要揣摩上意,这种消息来源就不能放弃。杨承祖点点头,表示承了张佐的情,又问道:“我记得刚来的的时候,不是送过礼仪状了么,怎么又送?”

    “听说是那份礼仪状的内容不足,所以这又送了一份,是杨廷和带着一群人研究出来的。他们要万岁从东华门入宫,于文华殿暂歇,等待群臣劝进……”

    “一派胡言!”杨承祖听到这里,忍不住骂了这么一句,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明bai为什朱厚熜要发火了,这种事如果换了自己,怕是发的火比他更大几分。这杨廷和的胆子也确实是大,他是要摆明了给新君来一个下马威,借以树立自己的威信,为未来的朝政走向,定一个调子。

    嗣君入宫,自然是有一套严格程序,这没什可说的。这些程序复杂冗长,即使是礼部专门的官员,都未必能保证没有遗漏、错误。为了保证新君登基不出任何问题,这些东西都得落在文字上,反复校对之后才能拿上来,这也就是“礼仪状”存在的意义。

    拟定这东西的,包括了礼部以及内阁两方面,朝廷里最优秀的官僚参与编修,不大可能出现什低级错误,尤其是像走什门,如什宫,换什衣,更是规矩严格,不会任意而为,这样搞法,只能说是故意为之。

    东华门是皇宫的侧门,而文华殿则是位于皇宫东面的大殿,天顺、成化两朝,太子登基之前,都摄事于此。如果世子真的是走了这套流程登基,那就成了以太子的身份登基,继承的是孝宗一脉的香火。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张太后的太后身份就算是做实了,加上朱厚熜年纪确实不大,说不定就会搞成张太后垂帘,外朝主政。皇帝因为年纪太轻,只能先读书,而不能实际秉政的局面。参考杨廷和的强势,以及他这段时间的行为,说不定他这么安排的目的就在于此。

    以往正德在位时,外朝的权限被压制的历hai,即使是首辅,权力也十分有限。现在换了皇帝,杨廷和等人大概是想让这位新君安心当一个牌位皇帝,就先从这方面给他一个暗示了。

    等到杨承祖进了房,见地面上青烟袅袅,一个茶碗摔成了几瓣,茶水洒了一地。他笑了笑,转头对张佐道:“张公公,出去拿把扫帚来,我要把这些碎片扫一扫,免的割伤了万岁。再说袁长史年纪大了,眼神不怎么样,一不留神扎脚了,就麻烦了。快去吧。”

    等到张佐退出去后,这房间里只剩了君臣两人,朱厚熜的两只眼睛里满是阴霾和愤怒,咬牙切齿道:“杨新都欺人太甚,大哥,朕要你帮朕除了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