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童叟无欺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童叟无欺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原本从安陆到京城大概要走二十几日,可是中间在卫辉闹了这么一出,难免耽搁几日行程。可后来赵九雄一声令下,漕帮子弟全来为龙舟开路,就连北运的南粮都要先放一放,船只在内河行的飞快,居然是比预计时间还早了两天进入北直隶。

    也就是在大队人马进入北直隶境内之后,京师方向,催促车驾速行的懿旨就传了过来。前来传旨的,乃是与谷大用当初并列八虎的太监张永,此人当初在刘瑾风头正胜时,也敢以拳殴击,得算是太监中的遮奢人物。

    他与杨廷和等外朝文官的关xi不错,正德死后,并未受到太多的打击。可即使如此,他的地位却是远不及当初,连传旨这种事也交到了他身上。

    虽然民间有守孝三年之说,实际上的守制时间,也几二十七个月。不论是君王身故,还是为兴王守孝,朱厚熜都该守上相当长时间的孝,才能着手即位。不过皇位不宜久虚,正德皇帝的后事也不好再耽搁,是以遗诏有旨“以日代月。”从安陆到这里,时间上已经够了孝期,可以出殡,办理丧事。

    不过嗣君未至,大臣还不能除服,丧事也无法举办,也就不怪京里如此焦急的催促。传过了旨,张永找到了谷大用那里,询问着新君的为人,癖好之类的消息。他这次来,身上也是承担着探听消息的重任,杨廷和那边,还等着新君的进一步情报。

    谷大用摇头道:“这个新君,不大好说。依兄弟我看来,是有些任性啊。他终究是个少年郎,心性不定,在安陆让我吃了闭门羹,在路上,又是想走就走,想停就停,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的。这样的皇帝,说明还是个孩子,没有城府,这样的人不难斗,只是咱们弟兄的日子,难过了。”

    八虎之说,乃是外人附会之论,实际上这些人的关xi算不上多好。反倒是眼下树倒猢狲散,让张永与谷大用同病相怜,反倒是真正亲厚了。

    “老谷,咱们弟兄人称为八虎,不过现在所剩的,却是没几个了。老丘,老魏他们,都像揣了个兔子,没跟根底。可是依我说,这种想法,是没什么意义的。咱们是什么?是奴才!主人只要不高兴,一句话,就能打杀了咱们。所以一切功名富gui,都是虚的,万岁想要拿走,随时都能拿去。这些年,咱们吃喝享shou,好日子过的不少,就算真的垮了,也没白活。你啊,就别想太多,走一步,说一步吧。”

    大队人马接到了旨意之后,行动的速度加快,只是人马太多,想要提速也提不起来。又过数日,方进入良乡地面。这里距离京城六十里,是京南大门,乃是个重要的码头。湖广、陕甘、河南等地官员进京,都要途径此地,以作休整。

    万岁大行,代表着官场将有一番大的变动,进京跑帽子或是保官位的人就更多了。几乎每一座客栈里,都住着几位来探听风声,或是打点关节的朝廷命官。

    朱厚熜一行人到了这里,就要暂shi驻扎,然hou等待着京师礼部官员正式迎接嗣君进京,开始操办登基继位之事。驿站里,已经站满了戴着展脚幞头,身穿绯袍的大员。看补服,最低也是四品命官,良乡知县这种七品小官,在这里站一站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带着县衙公人在馆驿外面跪迎。

    进了馆驿,这些官员一股脑的过来参拜,接着就是递上自己的名贴。万岁在卫辉遇火的事大家已经知道了,从公开场合说,这些人就是来问安的。可是等到正常的赞拜之后,这些人就会千方百计的寻找门路,把自己的履历递上去,让万岁记住自己的名zi。

    即使是帝王,也要讲一个礼尚往来,对于主dong上来刷好感的大臣,总不能冷言冷语的对待。这些大臣中,能入新君法眼的怕是万中无一,不过场面上该做的事,总是要做的,够资格的大员,还是能和嗣君说几句话,进行一些礼节上的交涉。

    品级较低的臣子赞拜之后,就只好站到院子里,再去找关xi送履历,那些随着朱厚熜进京的世家子弟,就趁着这当口凑过去,向这些官员推销着自己。他们会报出自己的家族,以及家族中在外宦游的亲属姓名,与这些官员寻找着任何可能发生联系的关xi。

    只要大家能找到切入点,接着就是送上拜贴,还有一些幸运儿则被某位大臣收为门生,当场就叙了师生之仪。跟着进京的,都是没什么本事读书的,走科举正途不会有什么前途,有这么一位官员当自己的座主,混个前程总算不成问题。一时间庭院里气氛热烈,皆大欢喜。

    郭勋则趁这个机hui,将杨承祖请到了馆驿里一处偏僻的房舍。这里不是正房,乃是驿卒休息的房子,眼下这里这么多人,若不是一个侯爷,也没资格弄间房子来。他在卫辉府被烧的须发皆损,受伤不轻,可是并没得到什么封赏,这几日里也没机hui接近新君,总算趁这个当口,才把杨承祖拉到了这里。

    他从袖子里利落的拿出了一叠纸,送到了杨承祖身前“杨仪正,咱们算是旧识了,又都是武将,不学那些文官绕圈子了。客套话不多说,京师里房子贵,有人在外地做了生意,觉得自己有钱了,结果到了京师才发现,自己连个茅厕都买不起。你是天子的近臣,日后前程不可限量,官邸也不能太寒碜。你在安陆家大业大,不在乎些许小钱,可是京师挑费也大,该省则省。老朽不才,在京里有些产业,这处房子在灯市口大街,大小也算过的去。不过我不住那,也懒得派人打扫,若是没人住,这房子就荒了,老弟若是不嫌弃,就收下吧。”

    杨承祖微xiao着摇头道:“千岁,您这是做什么?您是我的救命恩人,要说送东西,也该是我孝敬千岁,怎么能收千岁的礼?”

    “收礼?你误会了,这是要算钱的。你看,这里还有京里三间铺面的租约,一并卖给你了。这些店铺一直在赔钱,本侯也没心思去打理,你接手,正好省了我的事。还有这房子,也算你替我处理吧,你付我一两银子,这些东西,就都归你了。”

    杨承祖拿出了一两银子,两人郑重其事的验过了银子,交割了契约,把这一切弄的仿佛真的是一场公平的生意而非交易。等到杨承祖走出去,郭勋才长出了一口气“这条关xi总算是搭上了,以后的日子想来该好过一些了。”

    他为了不让人猜疑什么,特意过了一阵才走出房去,刚出房门,就有个年轻后生的猛的冲上来,大叫道:“爹!听说你在卫辉受伤了?让我看看伤在哪,严重不严重,娘都急哭了,我看完了,好回去告诉娘啊。”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