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余烬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余烬

    朱厚熜虽然脱离了险地,但行宫的火情还在蔓延,时不时就会传来爆响之声。  护卫天子的部队都已经动员起来,驻扎城外的人马纷纷进城参与救火。与行宫方向的手忙脚乱不同,这些人进城时就已经有了准备,不论是水车,还是沙土袋准备的都很周全。不过这行宫都是木质结构,而且又被人刻意堆了柴草火油,想要抢救非常困难。

    等到天色放亮时,大火基本被扑灭,只有某些地方还有些轻微余火,不成气候。偌大的行宫以及周边附属建筑群,变成了一片瓦砾废墟,青烟从碎砖破瓦的间隙里冒出来,向空飘去,又被风吹的散了。不少人疯了一样冲向废墟,想要将自己的财物抢出来一些,却被负责警戒的军兵无情的打翻在地。

    那些依附于行宫的商铺,本来是想借这个机会大赚一笔的,可是没想到,一场大火,让这一切都化成了白地。还有一些从各处流动过来的纪家,也有几个昨天晚上没跑出来,在烈火之化成一簇灰烬。

    清点伤亡损失,救治伤患的工作,在几位大佬的统筹下,紧锣密鼓的铺陈开来。有三司衙门以及梁储等京大佬操办,河南的头面士绅也都在此,就连少林寺都有僧人过来拜码头,这些人的神通广大,一起发力之下,这些工作的进展很快。

    朱厚熜一路上京,虽然不怎么与地方接触,可是地方上不管是大员还是士绅,大家的孝敬谁也不曾短缺了,送礼不一定会让未来的天子记住,可是不送礼,肯定会别未来的皇帝记住。

    大家都不是糊涂人,嗣君忙着继位,不和地方接触,自己的人心也得尽到。是以这支队伍的财货搜集的不少,那些随驾人员更是各自囤积了大量的私货,在这场大火之,这些财物货品损失甚巨。考虑到新君继位,京师必然要有大规模的庆祝,甚至有人还夹带了不少鞭炮爆竹,这些东西也在昨天晚上的火灾,发挥了助纣为虐的功效。

    为了把夹带鞭炮的事压下,那些人又少不得上下打点,整个火灾的调查,最后只能是看把锅甩到谁头上比较合适。

    护卫亲随包括内宦宫女,死者二十余人,若是算上伤员,便要过百。这还没算上京营以及河南地方上人员的伤亡,无论财产还是人员,损失皆巨。新君还没进京,就闹了这么一回,等于是在未来天子的脸上重重打了一记耳光,不但是朱厚熜,就是梁储等人的脸色,也全都难看起来。

    汝王朱佑梈听到火烧行宫的消息后,人就一下子病倒了,只有王府的长史过来,向嗣君问安,并上了请罪书。汝王与其说是病倒,不如说是吓倒,若是朱厚熜真有个闪失,汝王肯定脱不了个谋刺天子的罪名。到时候他怕是就要步宁王后尘,也要问个斩决。

    周王唐王伊王等河南就藩的藩王虽然人没到,不过王府都派了属官接驾,这些人也如同忙碌的蜜蜂一样,辗转请托,寻找着一切可以寻找的关系,为自己所在的王府申辩清白,避免与这等事产生关联。

    这些王府大多与杨承祖有着很不错的交情,当初河南炒粮事件,他们跟杨承祖有点交情,这些人的关系,也就都托到了这里。王府虽然在地方上的影响力衰微,不过多年为藩,府都积蓄了海量的钱财,像这么大的火灾,善后肯定也要用款

    。两下合作,对这次火灾受损失的一方来说,倒是个好消息。同时王府门下的武师护院以及这些护院们的同门师门,可以形成一张庞大的,用这张大虽然不足以真的将白莲教住,给他们制造一些麻烦,还是足够的。

    这起意外,最大的锅,自然是扣在河南本地官府头上。不过河南巡抚如今还是沈冬魁,他与杨承祖是老交情,第一时间就脱了身,没受什么为难。朱厚熜对他也颇为优待,不但不曾见怪,还安慰了一番,又特意命他参与调查,也算是表明了对他的态度。

    梁储毛澄与沈冬魁也有往来,既然嗣君也想放过他,这帮人也没打算跟他穷追不舍。于是为世子特意准备了素食的罗公然,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罪魁祸首。他本来是与一位外来的名纪切磋了一番床战之法,结果还没分出胜负,就赶上大火,匆忙交出了亿万子孙,就赶来指挥。

    那些起火的商铺里,有他的干股,还有是他自己家门人开办的,这场火烧的他心里巨痛。可是不等他从财产受损的打击走出来,就有锦衣卫奉了命令过来,除了冠带,下狱待查。

    卫辉的庶政,也就交给原本的佐二官毛伯温暂代,毛推官昨天晚上也曾冒火救驾,这是许多人都目睹的。只是他运气不好,被白莲教藏在府里的刺客袭击,摔了一跤,挣扎起来后,就没救到圣驾。

    不过在接下去的救火工作,毛伯温表现突出,指挥有方,救出了百十余人。而且从他准备水车,以及事后的处置来看,也确实是能在庶务上发挥作用的,暂代知府实质名归,等到走完了手续,就可以从暂代改为接任。

    原本的师爷刘万年不见了去向,而行宫里失踪的人,有不少是刘师爷安排的,两下对照,基本可以断定,他就是白莲教在官府的卧底。堂堂知府的亲信幕僚是白莲妖人,罗公然的官自然就当到了头,大学士梁储等人拟了个流放云南充军的折子送了上去,只等着批复后就可上路。

    朱厚熜则对河南锦衣千户的问题更为重视,曹英在这事里说不上什么过失,他虽然是河南锦衣千户,但并不在卫辉办公。这里出的问题,不好怪到他头上。但是朱厚熜依旧坚持,要将他一并充军。

    嗣君的意见未必一定要得到执行,不过谁也犯不上为了个锦衣武臣忤逆未来皇帝,于是曹英的命运也就这么决定了下来。至于河南锦衣千户之职,则由原南阳府百户段彪暂代。

    出了这种事,河南就不可久留,草草处置之后,大队人马立刻上船启程,赶往京师。在龙舟内,朱厚熜对杨承祖道:“大哥,段彪是你朋友吧,好象你们也是结拜兄弟来着这次让他做河南千户,他应该知道该感谢谁。”

    “万岁皇恩浩荡,段二哥自然会念着万岁的好。追查白莲教的事,他也会当成第一要务来办,不敢懈怠。”

    “不不,他谢不谢朕不重要,他该好好谢谢皇兄。赵九雄在船上待的可舒坦若是有什么需要,让他尽管说,不要见外。黄锦,这里没你的事,下去问问赵九雄那用什么东西不用,朕这里,不用你伺候。”手机请访问: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