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功高计毒(八)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功高计毒(八)

    毛伯温杨承祖对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印象,不过实在似乎想不起来是谁,只是隐约记得,戏台上那大将生来胆气豪的定场诗似乎跟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现下这种关系根本就不重要,他只知道,这人是自己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卫辉府推官,是个文官的职位,看来人的年龄,似乎也不算轻。不过手脚依旧麻利,速度半点也不慢。而且当他报出自己卫辉推官的身份后,这些小宦官左右散开,反倒是挡住了杨承祖前进的路。

    “阉狗”杨承祖心里暗骂了一声,不过依旧横起膀子撞开几名挡在路上的小宦官,跟着毛伯温身后疾奔。这时,行宫内依旧处处尖叫,到处哭号。火光和烟尘的作用下,人的目力大受影响,毛伯温显然也没受过火灾里救人的培训,只是用湿毯挡住身子,却没像杨承祖那样用湿布护住口鼻。

    浓烟阵阵,呛的这位冒火救人的推官阵阵咳嗽,脚步不自觉的慢下来。猛可的,他只觉得背后一股大力袭来,他甚至来不及发出求救声,人就重重的向旁倒去。在他身旁,乃是一片未曾过火的荆棘丛,人跌进去再想站起来也要费番手脚,等他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时,四下里烟雾弥漫,寻找嗣君的居所,已经变的异常困难。毛伯温跌足叹道:“这是谁是谁推了老夫一把来人啊,快来人救驾”

    杨承祖对于皇帝的居处十分清楚,烟火虽然大,但是并不能阻碍他找路。等来到房门外时,见这里已经被火围住了,房顶上烈火熊熊,不知道什么时候,整间房子就会被烈火烧毁。门口处,则被人放了一块大石,显然是防范着房里的人推开房门逃生的。

    他转到窗户之前,一脚踢开窗子,人接着就滚了进去。朱厚熜蜷缩在墙角,神智已经有些迷糊。

    真正被火烧死的人远远少于被烟呛死的,从门窗里透进来的烟,把未来的皇帝呛的七荤八素,昏昏沉沉。在他手中,紧抓着陶仲文送他的一本经书,显然在杨承祖闯入之前,他一直是在向神灵求救来着。

    作为一个长在深宫妇人之手的少年,指望他自己逃出去,那未免要求太高。大火一起,他已经彻底没了计较,等到烟一进来,就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窗户一开,热浪和烟雾扑进来,朱厚熜的身子下意识动了动,杨承祖道:“万岁,是微臣来救你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将人负在背后,二话不说的猛冲向窗户,等到他刚刚跃出去,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回头望去,原来是大火已经将这间房子烧塌,若是再晚一步,两人怕是都要葬身火海之内。

    等到离开了火场,有新鲜的空气和清水,朱厚熜很快恢复了神智,接着在他眼前的,就是狼狈不堪的杨承祖。头上身上,衣服已经破的不成样子。天色已黑,看不清脸上的模样,不过借着星月之光,也能看到他的脸上有伤。

    “是是大哥救了朕”朱厚熜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罪臣护驾不利,请万岁降罪。”杨承祖跪倒在地,“实际上,是万岁救了臣。在火海之中,臣自度无幸,结果关键时刻,万岁身上发出阵阵红光,烈火距离万岁三尺方圆就自行退避不敢靠近。臣就是靠着万岁的庇佑,才从火场冲出来,要说救,是万岁救了臣。”

    “算了,这种话留着骗别人,就不要对朕说了。其实着火的时候,朕用手推过门,怎么也推不开,以为这次,真的进不了京了。结果还是大哥黄锦这个该死的奴才等到这事完了,朕要他的命”

    这种手段很明显是人为的放火,联系之前杨承祖的禀报,很容易推断出,放火的就是白莲教教匪。杨承祖道:

    “这都是臣的过失,臣探听出白莲妖人曾经在这里出现过,就想请万岁今晚移驾他处。可是又不知道妖人用什么手段,所以也不好一味催促,不想他们居然在行宫里有内应。臣是武臣,负责万岁安全,让万岁受了惊吓,是臣的过错,不能怪在别人头上。”

    “胡说”朱厚熜提高了语气,颤抖着摸了摸杨承祖衣服上的破损处,从火海死里逃生的皇帝,显然内心还非常紧张。只不过他是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点,可惜那发抖的四肢和躯干,依旧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

    “大哥冒火救驾,为了救孤,发肤皆损。若是这也是罪,那什么是功难道大哥眼里,朕是昏君连忠奸愚贤,都辨不出了么从今日起,大哥便是朕的冠盖,有朕一日,就有你一日的富贵,若违此言,天地不容”

    这是一个迷信的时代,是一个从上至下,都信奉天人感应的时代。这种话从皇帝的嘴里说出来,可不是随便说说就算了,换句话说,这就是没落到实处的丹书铁券,不自己主动找死的话,只凭这句话,就能保住一生无性命之忧。

    杨承祖心内狂喜,今晚上的戏没白演,这险也没白冒,总算拿到了自己想拿的东西。在此之前,在朱厚熜心中,自己与陆炳黄锦等人相比,分量可能略重一些,但也未必重到哪去。可是经过这场大火,未来天子心中第一重臣,就非自己莫属了。

    朱厚熜回想着在火海中的绝望与无助,那一瞬间,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就是眼前这位兄长,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不管是文武相制,还是平衡之道,在此时的皇帝心里,都变的不那么重要,只有这份兄弟情义加上那不能公开的亲戚情义,让皇帝深记于心。

    “世子殿下世子殿下”一声声呼唤从远处传来,京师里的几位天使已经举着火把,打着灯笼由远处赶来。所有人都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一桩事来。从梁储以降,大家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郭勋的头发胡须,都被火烧去了一大块,看来他虽然没救到天子,但是确实身先士卒的冲入了火海之中。

    “殿下,您的身体可好”梁储第一个冲了过来,他是这一行人的首领,如果朱厚熜的安全出了什么问题,这口锅他是甩不掉的。

    “我一切都好,不过其他人恐怕就未必了。请梁阁吩咐下去,救治伤患,清点损失,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对起火的原因,查个水落石出。刺客也不能走脱一个,要查出他们的底细,一个不留”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