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龙起安陆(七)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龙起安陆(七)

    梁储毛澄两人互相对视一眼,说着些不相干的闲话,议论着安陆的风景人情,仿佛对所发生的一切根本不在意似的,走入了房中。  一路上,张鹤龄类似的闲话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不过不出意外,每次都没人搭腔。

    当初正德在位时,张氏一族靠着皇帝的威风,大肆聚敛财富。这样的行为,不可避免的要伤害一部分世家大族,地方豪强的利益。如今皇帝没了,新立的皇帝又不是他们是属意的蜀王,那些占下来的利益,多半是保不住的,其心情肯定不会好。

    接下来那些大族豪强的反扑,也不是那么好招架的,张鹤龄心情郁结,说话难听一点,也是情理之中。作为大明文官系统中顶阶的存在,这点涵养功夫总是有的,不可能真的与他发生什么争吵。

    院子里,张鹤龄依旧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着,指桑骂槐的骂着某些人忘恩负义,言而无信。两位老者微笑了一下,这小门小户出身的勋贵,就是缺乏涵养,连这点表面功夫都不会做,又能做成什么事?

    毛澄驿的布置,点头道:“安陆这地方,确实是个福地,山清水秀,景色宜人,仲德兄也算是有福气,在这里做长史,真个是逍遥赛神仙。我辈在京师之中为国事劳神,他倒落个自在。”

    他是弘治六年的状元,而王府长史袁宗皋则是弘治三年的进士,论科分,在毛澄之前,论位阶则在毛澄之下。两人当初在京里,还有一点私交,算是个可以说上话的朋友。而梁储则是成化年的进士,算是着两人的士林前辈。他点头道:

    “这里确实是好地方,不过光是地方好是没用的,最重要的,还是人要好。如果人不够好,好山好水,也会被糟践了。当初这里的知州万同,老夫是知道的,那是难得的好官啊。可惜,被白莲乱贼所杀,案子好象一直还没破,等到孔州牧来时,我们要好好问问他,这官是怎么当的。”

    方才他们进安陆时,孔璋这个地方官带着京山知县在州境迎接,这是题中应有之意,不过由于十分仓促,两下并没顾的上对话。及后,整个钦差队伍太过庞大,孔璋饶是所准备,也忙的手忙脚乱,暂时还没抽出时间来拜见。

    不等他来,大家先等回来的是谷大用,院子里,张鹤龄的冷嘲热讽如同连珠炮,朝着谷大用倾泻而去。好在后者是宦官,忍受辱骂是起码的本事,并不怎么在意。反倒是赔着笑脸,说着小话。

    骂了几句之后,张鹤龄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又担心谷大用真的在新君面前留了名字,将来被这等人报复一下,滋味并不好受。渐渐收了声音。

    谷大用又过来与二老道了个歉,然后才回了自己房里,毛澄储“厚斋公,你说这阉人在世子那里,可曾讨了好么?”

    “若是他讨了好,是不会这么快回来的,态度也不回这么谦和。这干阉人都是一般的为人,得志便要猖狂,绝不会韬光养晦。他如此的忍气吞声,依老夫多半是他连王府的门都没进去。”

    毛澄点头道:“若果然是如此,那便好了,新君不用宦官,这是国朝中兴之相。”

    梁储也道:“石斋公的眼光,我是一向信服的。只是这个世子毕竟在安陆,石斋公也没亲自考校过,只怕难免有所偏差。若是他真的信用谷大用,老夫就想见面时,劝他几句。可如今我辈的眼光远逊于石斋,这世子确实是个贤君之相,亲贤臣,远小人,不用宦官。不过这只是一面,待会等到孔州牧来时,有些话还要问问他,毕竟他是这一方父母,最清楚情形。”

    不多时,院子里复响起张鹤龄的抱怨,这次是抱怨招待的规格太低,准备的太过寒酸,认为是地方官府做事不用心,怠惰公务。另外一个声音,则承认着错误,说着道歉的话。

    梁储摇头道:“眼下国丧之时,诸事从简,本来就该如此。可惜啊,泥孔璋连这话也说不出来,幸亏世子贤德,否则安陆城里,必然是藩王跋扈,有司束手,黎民涂炭。”

    孔璋安顿了钦差的队伍之后,就要来拜见各位传旨钦差,这也是官场礼节的一部分。不过他并没有准备土特产,也就难怪张鹤龄不高兴,可也正是因为他没准备任何土产,梁储毛澄两人对他的是好了不少,双方交谈的气氛也很融洽。

    除了问问日常的庶政外,这两位京师大佬关心的事一是兴王府在本地的风评,二是万同的死因。孔璋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将那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答案汇报上去,他并不清楚这些答案出自谁的手笔,只是早在正德病危时,安陆的几位名流就通过某些渠道,把这份答案交到了他的手上。

    这种表态比较清晰,如果孔璋不能很好的配合这些士绅的话,他的知州也就当到头了。这些士绅如果联手的话,摘掉他的知州印,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一如预料,两位老臣听完这些汇报,并没有做出任何表态,面上也不见喜怒,只是吩咐着孔璋去通知王府,准备明日迎接圣旨。另外就是吩咐着,安陆从现在开始,就不能再广的直隶州,而是要国都,是嗣天子的驻地。如果世子出了任何闪失,都要孔璋粉身碎骨也难抵万一。

    徐光祚等人来时,已经知会了湖广巡抚,从他那调了一支标营即将开拔过来。但是人马的安置,以及本地驻军的调度,都需要有人操办才行。作为地方官,这活自然就是孔璋的。

    除此以外,辞陵送行,有一系列的工作要做,这些工作都得由安陆衙门完成,并且时间很紧。在这个时候,一些人情往来就讲究不得,就连接风宴也谈不到。吩咐完了差事,孔璋告辞而出,回到州里开始布置。

    这些事事实上早在十几天前,就已经在着手操办,并不会担心完不成任务。大家要做的,就是要演出手忙脚乱,连夜操办的假相,以显示自己对这一切都不知情。师爷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子,忙问道:“东翁,可是我们还有什么疏漏?又或者是梁阁那里又有什么新要求?”

    “都不是。这种事哪会有什么新要求,无非就是读圣旨,进京,继位。现在的安陆,也不会出什么问题,没事。你们做的已经很好了,只是本官自己不舒服,心疼,主要是良心疼。我骗了阁老,骗了同僚,最重要的是,不知道骗了大明的社稷,将来或许有报应的。”

    他摇了摇头,起身驿方向,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若干年后,操办这一切的人,回想起今天来,会不会痛心疾首追悔莫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