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龙起安陆(六)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龙起安陆(六)

    朱厚熜即将成为天子的消息,蒋妃自然也知道了,作为母亲,得知自己的儿子即将成为帝国的最高首领,她当然为这个消息而欢喜。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在这种大事面前,已经失去了决断能力,完全不知该如何操办一切事务,生怕哪件事搞砸了,就毁了儿子的前程。

    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把工作移交出去,由王府长史袁宗皋和杨承祖这一文一武共同负责。

    两人在保卫王府时就有过合作,虽然大家的关系算不上多好,志趣上也不大相投,可是这事属于王府的共同利益,袁宗皋不会在这种大事上扯后腿。事实上,这位弘治三年的进士,还动用了自己所能动用的一切关系,帮着世子探听情报,为登基做着准备。

    杨承祖的一些操办,他其实也白,或者说颇有些不以为然。这是一位正派的文人,这些小手段小伎俩,在他歪门邪道上不得台面,可是在王妃的支持下,他也没多说什么,依旧一丝不苟的执行。

    一场大戏,缓缓拉开了序幕,杨承祖周身也充满了干劲。在前世他也亲手导演过许多戏剧,不过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这些戏剧只关系到收益。而这场大戏,关系的是万里江山,不管是谁,心里都难免有些紧张。

    也不光是他,整个安陆都在这种兴奋紧张混杂的情绪之中高速运转,各级文武衙门以从未有过的高效率运转着,那些被安排来的安陆才俊们,则发挥着各自家族的影响为王府出力。王立本和他的锦衣卫则全部派了出去,在安陆附近探听消息,把各种情报向王府报告。

    是以当京师方向的一行队伍,刚刚抵达安陆城外,王府这边,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可是从来人的规模及数量上论如何,也不是迎驾的大队。而在这个时候,京师方向来的人,也不能以普通的过客就在等待着情报探听来人身份时,一份拜贴就送到了兴王府内。

    凤翔宫内,蒋妃前的拜贴,满面愁容的问道:“承祖,好孩子,你跟哀家说说,这人到底是见还是不见?”

    那拜贴乃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谷大用送来的,根据情报,谷大用确实是迎驾之人,不过只是迎驾人员之一。如果说拜见世子,也该是等到大家来齐之后,集体来拜见,没有私自来见的道理。从其人员规模和情形半是他脱离了队伍,先行前来拜码头的。

    谷大用乃是当年宫中八虎之一,如今虽然刘瑾已诛,八虎云散,可他依旧是司礼监秉笔,内廷要角之一。其兄弟二人皆封伯位,在军中还有不少武将拜在他的门下,做他的义子,算是朝廷里有影响的那一批人。能有资格迎接新君的,不管怎么不会混的太糟糕。

    只是从另一方面说,他比起江彬来还要弱一些,一切的权柄都来自正德。如今正德既然死了,他的位子和他拥有的一切,就都不怎么可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他而去。来到新皇帝面前拜个码头,拉一拉关系,也是个自保的手段。

    蒋妃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到京师做皇帝,也需要有人支持。如果一个内廷的秉笔太监能为自己儿子所用,确实有利于坐稳江山。可是……现在这个时刻太过敏感,在这种时候私自接见一个宦官,是不是不大好?

    “回太后的话,这谷大用,臣必见了。现在万岁还在服孝,不便接待外客,用这个理由把谷大用打发走就是了。再给他封上一份程仪,也没什么问题。”

    蒋妃脸色一变,嗔道:“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现在圣旨还没到,哀家怎么就成了太后?这要是让别人听到,还当咱家有不臣之心呢。再说了,什么万岁啊,太后啊,臣的,怎么生分起来了。哀家说过,没人的时候,哀家便是你的娘,你与厚熜就是兄弟手足。说来可惜啊,以往秀嫦是有主意的,遇到大事,她都能替哀家拿个章程。可是她好端端的生了疫病,现在还没痊愈,弄的哀家也没主意了。这谷大用好象权柄不小啊,若是不见他,把他得罪了,是不是不大好?”

    “不管圣旨来没来,在臣的心里,您始终是太后。”杨承祖边说,边站起身来,在蒋妃的示意下,乖觉的站在蒋妃身后,双手不轻不重的,在蒋妃的肩上轻捶起来。

    “谷大用虽然是个遮奢人物,不过呢,全都是一股虚火。他没有根基的,万岁一道中旨,就能把他贬到南京去守陵,再不然,直接把他抓起来,也没什么问题。所以他就心慌啊,想着要在新君面前买好,以后依旧过他的太平日子。可是啊,这内相一职,注定要用万岁的心腹人,谷大用是前朝遗臣,用不得的。若是现在我们和这阉人走的太近,杨首辅的心里,怕是要不高兴了。”

    一听到杨首辅三字,蒋妃也有些怯了“首揆啊,这可是得罪不得的,那按你说的办吧,无论如何,不能得罪了首辅。不过谷大用既然来了,那些传旨官怕是也快到了,你说说,我们这迎接的仪程,是不是太寒酸了一点?不要怕破费,不要怕花钱,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把来人打点好。”

    “娘娘放心,袁长史年老德高,做事稳妥,不会出问题的。咱们王府迎接来人,不需要太过奢华,那样反为不美。这迎接的章程,娘娘是,按那个办,就可以了。您放心吧,这谷大用么,臣来对付他,不会出问题的。”

    安陆馆驿之内,定国公徐光祚一行已经到了,不过边少了个人,徐光祚忍不住道:“谷公公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影子?这老阉奴不愧是能打仗的,跑的还挺快。”

    驸马都尉崔元笑道:“徐千岁,谷公公想来,是去安陆王府拜见新君了吧?他们这阉人,这眉眼通挑,是本事。若是这手本事没有,差事也就不必当了。”

    张鹤龄则不冷不热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万岁刚刚大行,这就有人急着投奔新主子了。真是恬不知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