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一十夺九章群龙夺位·江山谁属(九)

正文 第五百一十夺九章群龙夺位·江山谁属(九)

    通州张家湾,乃是贯通南北京杭大运河北端起始的码头,江南的漕运船只到此,就要卸船改走陆路,将粮食运入京师。朝廷又在此设盐仓一座,为京师乃至北边将兵的用盐进行中转。

    似这等地方,都是一等热闹的所在,三山五岳,五湖四海的汉子,都在这里云集。不管是芦席搭就的路边的脚店还是装饰的富丽堂皇的酒楼,从来不缺南来北往的旅人。

    二三知己,老酒一壶,就肆无忌惮的说着各种不该说的东西。这里地近京师,谈论的内容,就格外的劲爆,谁若是不说一些朝政,不议论几句阁老、万岁,就会被人看做消息不灵的土包子,被身边的人看不起。

    每一座酒楼茶肆里,都得坐着自己个阁老家的亲戚,或是六部尚书家的心腹,否则又怎么敢这热闹的码头混饭吃?

    “人生在世,生死无常,万岁去年带兵下江南平叛贼时,那是何等的威风啊。不瞒你们说,兄弟我也是经过战阵的,虽然当时只是远远的看了那么一眼,但只那一瞥,也能看到万岁身穿明黄,跃马拉弓的身影。那份威风,那份英姿,可是兄弟我这一辈子从未见过的。就只看那么一眼,就让我混身是劲,立刻就多砍了几个敌人。可就是这么个人,就落了一次水,怎么说不成,就不成了?”

    已经出了正月,新春的温暖,已经降临这片土地。树枝吐出翠绿的新叶,不知名的鸟儿鸣叫着,偶尔飞过天空。

    时间是中午,酒楼茶肆里,到处坐满了人,这是一处路边的脚店,很是简陋。酒很劣,里面兑了不少水,菜也很一般,可是桌上的几个酒客全都吃喝的有味,仿佛享受的是山珍海味,喝的也是玉液琼浆。

    大家酒喝的多,嘴上就越发没了把门的,刚刚议论了杨廷和的小妾和他的儿子那位大明第一才子杨慎是什么关系,接着就谈论到了正德的身体。这些本是不该说的东西,不过在酒的作用下,已经没人去顾虑这些话的危害。

    开口的,乃是一个身穿短打的武人,一口九环泼风大刀就那么放在他的腿边。这人皮肤黝黑,一道刀疤从左眉骨斜贯到嘴边,这类绿林中人,身上本就可能有案底。若是查起来,说不定身上还背着人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这等人最没有顾忌,口中说的,也往往是旁人感兴趣的东西。

    见别人都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他越发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将自己碗里的酒一饮而尽,咋咋嘴,仿佛还有点意犹未尽。看看忙来忙去的小二,想要再喊些什么,却忍不住去看自己的钱袋。

    “小二,给这桌上一坛真正的淮酒,不许兑水,再上四个好菜。”一条身着锦衣的大汉将一锭银子放在柜上,又朝这大汉拱了拱手。

    那大汉得了酒肉,就越发得意,朝着请客的汉子打量几眼。见这人的头巾压的很低,衣服的领子立起来,挡住了下巴,脸色姜黄,似乎是用什么东西染过。在张家湾做如此打扮的,多半就是真正的亡命徒了,对于这等人,这大汉也给予充分的尊重,遥遥拱手回礼,说的格外大声了。

    “你们还在议论什么,万岁落水,从南京到京师的消息?我跟你们说吧,这都过时了,不算什么稀罕事。若是到了外省,还能当个新闻,在京师,就不好拿来现眼了。跟你们说吧,天家不成了!”

    这一嗓子,如同平地炸了个惊雷,有不少人都把目光聚集了过来,那大汉就更得意了。“就在前几天,万岁带着朝中文武,到天坛去祭天。你们猜怎么着?祭天大典刚刚结束,万岁就在天坛里晕了过去,昏过去之前,好象就说了一句去豹房,其他的就什么都说不出来。现在就是万岁的人送到了豹房,太医们流水般的进去,药材成车的往那拉,可是依我看,怕是没指望了。”

    那拿了银子付酒帐的人来到桌边,敬了这大汉一杯酒“朋友,太医院内国手如云,难道区区落水,还治不好么?”

    “朋友,万岁虽然是龙精虎猛一条好汉,可是却是个北人,不谙水性的。据说是落水时肺里进了水,人不大成了,太医院那些太医的手段,我也是佩服的。可是啊,医治不死病,病治有缘人,人的阳寿要是到了头,就是神仙也没辙。就拿先帝爷来说,那也是个活菩萨一般的人物,可是那又怎么样?到了日子,该上路也得上路,谁也拉不住的。”

    “老兄,你说要是万岁真有个好歹,这大明朝得是谁来继位?”又一个江湖人端着酒碗过来,看他的步态,就知道没少喝,居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那大汉看了他一眼,一脸神秘道:“这得亏是问我,若是问了别人,怕是还不知道呢。万岁无嗣,谁继位,确实是个问题。有关这事,谣言也多的一塌糊涂,我听说,这次的真龙,多半应在西川。据说是太后的意思,看中蜀王世子,年少有德,正是个守成之君。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宫里就得派人采办白布,准备办丧事。再接下来,就是派人到四川,宣蜀王世子进京即位了。大家若是手里有钱,不如多采办一点白布,到时候说不定能发上一笔呢。”

    这些酒客们听这话都来了兴致,议论着自己若是有本钱,可以如何赚上一大笔,有了这笔钱,又该如何的花法。还有人谈论着蜀王或是其他的什么藩王,议论着他们各自有什么优势,最终大位能落在谁的身上。

    那名付了酒帐的汉子,趁着众人讨论的热闹的当口,不声不响的溜出了酒店,在一片如同迷宫般的铺面之间绕了几圈,就来到一座客栈外面。通州的客栈,永远都是客满,何况现在过完了年,有不知多少客商开始往来南北之间,生意就更好。

    伙计忙的顾不上与这汉子攀谈,只点了点头,那汉子径直走到后院上房,院门外面几条大汉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见他回来,也只拱了拱手。轻轻敲了几下房门,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就从房里传出来。

    “进来吧,门没闩。”

    房间里已经被收拾的整洁雅致,桌上放了张古琴,改换做男儿装束的冷飞霜,正坐在桌前拨弄着琴弦。见那汉子进来,她微微笑了笑,“龙大侠,消息打探的如何?那昏君的生死可曾探出来了?”

    昔日叱咤风云领袖江南武林,与白莲魔教不死不休的龙剑飞,如今却是白莲教圣女座下的一名普通武士,对于冷飞霜亦是必恭必敬“圣女放心,昏君大限已到,神仙难救。我们的屠龙大计,成功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