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群龙夺位·江山谁属(七)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群龙夺位·江山谁属(七)

    京师,紫禁城,养心殿内。  (..  )

    虽然已是春节,但是紫禁城内死气沉沉,并没有半点节日快乐的气氛。正德天子是个喜欢热闹,喜欢玩的人,当初曾经想过要在紫禁城里放烟花,如果不是被群臣拦下,也许这庞大的宫殿群,已经因此而消失于火海之中。往年节日里的喧嚣,与今天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眼下天子病体沉重,不但任何庆典都不合适,每一名路过这里的宫女宦官,都格外小心的放轻脚步,生怕闹出一点动静,惹来杀身之祸。天色已晚,乾清宫内,灯火摇曳烛光昏暗,时不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昔日威风八面,体健如牛的正德天子,如今已是面色枯黄,唇如白纸,二目无神。阵阵的咳嗽之后,吐出的浓痰里,总是带着血丝。刘五儿趴在他身边,温顺的用手帕,擦去他嘴角的痕迹,再换上一块新手帕,在那里等着。

    一名宦官端了药过来,小心道:“万岁爷爷,该服药了。”

    药碗,正德不由皱起了眉头,半天之后才有气无力道:“怎么今天的药,比昨天又多了?朕不是说了么,这药没用,朕不喝。朕要见那几位藏边圣僧,少林罗汉,他们身上都有上好的仙丹,只要吃下去,朕的身子就能好。”

    那名宦官向后退了两步,但依旧高举着药碗“这是太医新改的方子,万岁只要喝下去,龙体定能康复,请万岁爷爷以江山社稷为念,快些用了吧。”

    “你……”正德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他后面的话都挡了回去。即便是发怒,都成了一件奢侈之事,见正德憋的面色通红的样子,刘五儿接过了药碗,对那宦官使了个眼色,小宦官只好转身溜了出去。

    刘五儿将药碗放到几上,拍了一下手,一名老太监如同影子一般,从角落里出现,刘五儿用手比了个手势“没眼力见的奴婢,招的万岁生气,不要让他再出现了。”

    “奴婢明白。”这名老太监三两步间消失在黑暗里,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刘五儿又轻轻为正德拍着后心,好言安抚道:

    “夫君不必为了这等下贱的奴婢生气,不值得的。等你身子骨好了,咱们把宫里的规矩好好立一立,像这样的奴婢有多少收拾多少,眼下还是先养病要紧。”

    正德咳嗽了一阵之后,这口气喘了过来,勉强道:“五儿,还是……还是你对朕最好。不过这宫里的规矩,怕是轮不到朕来立了。朕这次南征,离开京师时间太长,之前又住在豹房里。宫里面,贴心的人,实在太少了。出了这乾清宫,怕是就再也找不到一个自己的心腹了。”

    “夫君,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这些奴婢都是你的下人,你想让他们生就生,让他们死就死。不过是一时失了管教,没了规矩而已,等过几天,你的身子好一好,再慢慢教他们,不怕教不过来。连皇后不是都被你赶走了么?区区几个奴婢,还有什么治不了的?”

    正德的身体并不适合再住在豹房,一回京就送进了宫里,刘五儿这种连名分都没有的女人,按说就不能进乾清宫伺候。夏皇后对于这些平日里和自己丈夫打的火热的狐狸精,也早已经恨之入骨,恨不得除而后快。自然是不允许她们接近天子半步,甚至想过干脆趁着皇帝病重,把这些女人先行处置再说。

    可是这样的计划,却在正德近乎疯狂的反对面前败下阵来,天子就是天子,即使是在重病之中,夏皇后依旧是无力抗拒。这位皇后掩面痛哭而出,之后就在自己宫中为天子念经祈福,再不露面。大家心里有数,到了这一步,最后的一点夫妻情分已尽,皇后对皇帝,已经彻底死心了。

    刘五儿王满堂等民间的女人,得以进宫侍驾,只是她们不大懂得规矩,在豹房随便惯了,因为触犯禁忌,被张太后治死了几个。其他的女人都吓破了胆,大多称病不敢进宫,现在敢在宫里侍奉的,不过刘五儿王满堂马氏三人而已。

    小小的乾清宫,算是自成一方天地,其他人不敢到这里来抓人。张永谷大用等亲信太监,也调动了手里能动用的兵力,为乾清宫加上了层层护卫。整个皇宫中大半的高手,都在这乾清宫的角落里,默默的守护着帝国的最高首领。

    正德叹了口气“朕可以赶的走夏氏,可以处理掉一个不开眼的奴婢,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那些乌斯藏的圣僧,那些少林的罗汉呢?朕早就说了,要让他们来见朕,可为什么见不到人?五儿你告诉朕,他们人在哪?”

    刘良女沉默片刻之后,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笑容“万岁啊,那些高僧罗汉的,都在外面为你念经祈福呢,你别急啊,等你身子好一好,妾身就带着你去见他们,好不好?”

    “五儿,你也在骗朕对不对?那些圣僧和罗汉,估计已经不在京师了吧?当初杨廷和他们,就反对我和这些僧人往来,不过那时朕还能视事,他们不敢太过放肆。现在朕这个身体,那些高僧罗汉,怕是都被他们赶出京师了吧?”

    “万岁明见万里,妾身不敢隐瞒。不过您只要身体好了,那些圣僧罗汉,就还能再招回来,不过是让他们在路上,多花些时间罢了。”

    “蠢材!全都是蠢材!”正德用手捶着床边,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半晌之后才道:“乌斯藏相隔万里,山高路险,朝廷向来对那里鞭长莫及。纵然设一二流官,也没人肯去,不过是虚设一个官衔,然后就那么任它自生自灭。比起羁縻来,还多有不如。那里的百姓笃信佛法,朕结好藏僧,两下彼此帮衬,乌斯藏就是我大明囊中之物。今日藏僧皆去,这片地方,怕是将来就要倒向蒙古鞑虏一边了。杨廷和,杨廷和!”

    他胸膛剧烈起伏,猛的一张口,一口血箭喷了出来。刘五儿忙为他擦去那些血,又取了几粒丹药过来。正德将药次了下去之后,摇头道:

    “没用了。朕怕是要去见父皇了,朕自登基以来,北击鞑虏南定宁藩,宇内烟尘,几为朕一手荡平。纵死亦无遗憾,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到现在朕也没给你一个名分,等到朕死后,你又该怎么办啊?爱妃,你陪朕一起走,好不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