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二十四)

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二十四)

    往日里乘马骑射,豹房演武的皇帝,下车辇时,已经需要数名太监搀扶,饶是如此,也是摇摇晃晃,一阵剧烈的咳嗽,整个人都仿佛要散架。慈宁宫内,寿宁侯张延龄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小声的催促着“姐姐,我已经看到了,陛下的身子是不大成。现在该早下决断,如果当断不断,那怕是追悔莫及了。”

    张太后的脸色同样很难看,这里面固然有自己的独生子面临不测的担忧,但更多的,还是对自己家族,对自己未来的恐惧。正德无子,这是最大的问题,即使他有着荒唐好涩等诸多恶名,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他并没有在任何一个女人体内成功播种。

    一旦他真的归西,那么张氏这个皇太后连垂帘听政的资格都没有,如果来继统的是与自己不亲厚的藩王,那张氏这个太后,也就没了什么威风。归根到底,大明的皇后实在太过弱势,这种与小门小户联姻的政策,导致后族无权,张家所有的权柄和面子,都是来自正德。等换了新天子,不过一道诏书,就能收回其所拥有的一切。

    现在的张氏固然没有太大的权力,但是有太后这个身份在,在很多问题上,还是可以说话的。即使是谨身殿大学士,首辅杨廷和,一样要在一些事上尊重太后的意见。

    尤其在皇帝病重之时,外廷对于内朝的态度,就更为谨慎一些,现在杨廷和那边做出任何决定,都要先来请示一下太后的意见。

    这当然不是因为杨廷和真的把她这个太后放在眼里,无非就是靠着皇帝的威严而已。等到换了新君,自己还能有现在的权柄?看着手边还放的几份内阁的奏折,张太后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这些东西都离自己而去之后,自己在这深宫大内,还有什么存在价值?

    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就和那些曾经在冷宫里见到过的妃嫔一样,与草木同朽,成了没人在意的一堆枯骨。

    张太后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乃至进宫之后,依旧跋扈善妒,否则也不大可能让丈夫连妃嫔都不立。指望她有一颗仁善之心,显然并不现实,不过说到决断,这个词又未免太严重了一些。

    自己该决断什么,又能决断什么?毕竟现在躺在乾清宫养病的,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做母亲的,又能干什么?

    比起深宫大内的太后,张延龄显然更焦急一些,张家这些年的收益,都是靠正德这个皇帝外甥的威势换来的。没了这个外甥,张家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为乌有。

    “姐姐,啊不,太后。这个时候,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万岁的身体,大家都担心的很。我还从乡下找了几个郎中来,那些郎中都是名声很大的,虽然没入太医院,但不代表他们没手段啊。你回头下道懿旨,让那几个人去看看,说不定就真的把人治好了,也不一定呢。不过我们现在得想想,万一要是没好的话,又该如何?咱们得做准备啊。”

    “你找的那些江湖郎中,开的都是些草头方,怎么能随便给万岁用。你平时不管如何胡作非为,哀家都当没看到,还可以护着你。就算是外面有多少人说你的坏话,我都替你扛着,在这种大事上,你给我正经一点,不能再乱来了”

    张延龄陪着笑脸,不住的向姐姐道歉,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此行的重点诉求。“姐姐,现在不能再拖延了,天家的身体……宜早不宜迟啊。”

    “事情到了这一步了么?杨阁老他们,已经请了最好的郎中过来,我知道,那里面是有几位国手的。京里的药,也比外面的药全,或许,万岁还能恢复过来。听说他有时能恢复神智,也许能好了也说不一定。你说的那事,未免也太过……”

    张太后犹豫着问道,不管她如何强悍,实际上,她依旧是个出身小门小户之家,并没有受过太多教育的女人。其并没有根基,也没有见识,真正到了危急关头时,她实际上也没有太多的好主意可想。只是靠着太后的身份,和多年的积威,来勉强维系自己的尊严罢了。

    张延龄上前一步,施礼道:“姐姐,事情比你想象的严重。你可以去看一看万岁的身体,真的是……没什么指望了。早做准备啊,如果来的是跟我们不对眼的,那咱们张家的日子怕是就难过了。”

    张太后沉默了,她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与自己的儿子,有太长时间没有见面了。自从正德回来之后,自己明知道他病势沉重,却只不过派了宫女太监去探望过几次,本人一直没动地方。无数的奏折,条陈,还有许多私人的信函,这些都占满了她全部的时间。

    直到张延龄提醒,她才惊觉,自己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去看一看,两人就真的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错了么?这个念头在她心里浮现了一瞬间,随即就被她坚决的否定了。自己并没做错什么,天家无情,太后不是普通的女人,普通人的儿女情长,不该出现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是为了国事,老主在的时候,也会体谅自己的。

    “姐姐,你听我说。按着世系来说,与万岁血脉最近的,是安陆兴藩。若是让那小畜生继了大位,还有咱们的好日子过么?别忘了,嗣宗就是死在了安陆!若不是他们推搪,不让嗣宗尚主,又何至于害了他的性命?大仇未报,难道还让他继位?再说了,二弟对他姐姐下过手,兴藩那边,未必就会不当一回事。”

    张太后哼了一声“还有脸说?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结果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好在兴藩那边没听到什么怨言。也许他继了位,也不会对咱们怎么样,不管怎么说,哀家是太后。有这个名分在,他不敢放肆。”

    张延龄面色焦急道:“姐姐,你这时候不能糊涂啊。不管他有没有怨言,有这个过节在,怎么能让他继统?”

    “那你的意思是?”

    “蜀王世子少而聪慧,落生之时,红光遍地,满室皆香,人都说是有大富贵的。最重要的是,他年纪还幼,若是继了大位,还是离不开太后扶持的。”

    太后扶持么?张太后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手边的奏折,深吸了一口气“那蜀王的事,哀家记下了。不过现在这事也不要急,还是先想办法把万岁的身体治好。也许有转机,也说不一定。”

    她看了看太庙方向,双手合十的低声祷告着“我大明列祖列宗在上,看在我们孤儿寡母,孤苦无依份上,保佑厚照身体康健,百病不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