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二十二)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二十二)

    >,!

    孔璋一行人到达兴王府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百姓,不过由于王府最近威风太大,不敢过分靠近。@,远远的对着那敞开的仪门指指点点,在议论着什么。王府之内各色乐器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声,自从兴王去世后,这座王府已经很久没出过这样的动静了。

    这一行人来的时间略晚,第一轮的表演已经结束,只是从那些围观的百姓嘴里听着,叙说着方才的热闹。吞刀吐火道士们表现着各路神通,吸引了这些百姓的注意力。

    现在王府里,只能看到鲜艳的旗帜,高大的法台,道士们衣冠整齐,被称为神仙的陶仲文,居于法台之上,踏罡步斗,正在念着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懂的咒语。

    年轻的世子,跪在法台之上,按着陶仲文的吩咐,不时磕头行礼祷告。单薄的身子,在秋风里瑟瑟发抖,让人看了之后,忍不住心中生起一丝怜意。孔璋问着身旁的百姓“世子居然要祈天求寿,用自己的寿命,来换取万岁龙体康泰?”

    “是啊,这次王府大开仪门,让所有人看,就是要看看世子对陛下的忠心。世子这是动了真格的,居然愿意用自己十年的阳寿,来换取万岁的康复。不容易啊,真的是忠良啊。”

    正德落水的事,在安陆地面上也传了开来,这种事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的保密,还有一些郎中自告奋勇的衙门毛遂自荐,接着就进了大牢。像这种折寿祷天的,还从未发生过,况且是堂堂的世子折损自己的阳寿,这种行为为兴王府吸引了足够多的眼球。

    百姓们议论着,夸奖着世子的德行,就是一些文人才子,也忍不住发出阵阵赞许之声。只要不是牺牲自己的阳寿,看客们对这种行为还是舍得给于几句好评的。孔璋却觉得头开始疼了起来,如果他的祷告真的有用的话,安陆文武衙门又该如何自处?

    接着,又从百姓的口中听到了,世子这次的祈祷仪式要进行七天,其中不饮不食,按时叩头,以示自己的虔诚之意。孔璋越发觉得事态不妙,这世子看上去年纪不大,身体也不大好,这么个拼法,还要命不要?

    如果是自己在王府这片天地里闹,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大不了就是他自己死掉。可是把声势搞的这么大,这却是把安陆的衙门,挤兑到了绝路上。

    杨承祖则在侍卫堆里看着朱厚熜的表演,一旁的郝青青则小声说道:“七天不饮不食,人怎么受的了?再说这么折腾世子,万一他有个什么闪失,王妃非吃了你不可。”

    “确实,我的三丑就是饿一顿都会哇哇的哭,何况世子七天不饮不食,一般人哪里受的了。不过我不是给他准备了么?世子戴的那串念珠,是用肉干人参及各种名贵药材研磨制成的,吃这个就能顶一阵。最关键的是,世子是背向外面,面朝王府,到了施法的时候,大家一走,我就找人把他替下来。从背后看,谁又看的出是不是世子,只要不让他们走进王府,就出不了问题。”

    郝青青沉默片刻,忽然将头靠过去,小声问道:“你说……这个不会搞成真的吧?折寿啊,多严重的事啊,我要是王妃,肯定把出这个主意的叫过来,狠狠打上一顿不可。万一万岁真的好了,当心世子记恨你。”

    “怕什么,那表上的名字写的是世子,生辰八字则写的一个小太监的,这货不对板的,能有效果就怪了。我和世子已经商量好了,这不过就是一出戏,表的是个忠心,只要意思到了,就算起到了目的,其他的都不重要。这种事,就是谁走在前面,谁比较占优势,若是其他人想出什么幺蛾子,反倒是我们被动了。这回咱们这么一闹,我估计泥老孔那边,也得开始折腾了。”

    当天晚间的时候,衙门那边就同样布置了法台,又紧急的寻了几个道士来。兴王信道,安陆周围倒是很有几个道观,也很有几个有名气的道士,做这种法事的人才并不缺乏。孔璋及州衙的佐官,也在这些道人的指挥下,开始了这种折寿仪式。至于那些生辰八字里,到底有多少为真,多少为假,那就只有上苍才能知道。

    在这种仪式举行了不久之后,就从南京方面传来消息,大抵是这种兑换的方式确实有效,正德天子果然恢复苏醒,启驾返京。这一来,湖广的藩王,不管是否自愿,都得动作起来。湖广之地道士僧人身价百倍,大明宗室折寿千年,损失惨重。不过由于都是落到了后面,终究是不如兴王这边占了先着,论起影响相差了一大截。

    安陆王府,后花园内,朱厚熜将自己写的诗作拿到了杨承祖面前“大哥,你看看,这诗文如果送给雪娘姐,会不会有作用?”

    “这东西对你追女孩子,其实真的是没什么用的。”杨承祖看也不看的把那稿纸放到一边“再说,我说过多少次了,像这种东西,你该拿给长史看。我是个武夫,不对,我是个佞臣。武事你也别问我,我告诉你的答案肯定是错的,这诗文,我是真的看不出好歹的。”

    “能写出滚滚长江东逝水的人,可能是不懂诗文的?”朱厚熜笑着摇了摇头“你说这话,孤肯定是不信的。不过你说这东西对追女孩子没用,这个孤信。因为孤的诗文无论如何,也答不到滚滚长江东逝水的地步,拿到雪娘姐那,也不会让她眼前一亮。可是不用诗文,我又该用什么手段,才能让雪娘姐知道我的心意。”

    孙雪娘当初与他的相逢,不过是匆匆一聚,大抵是拿他当成个小毛孩,至于说成亲的对象,肯定是没考虑过的。及至后来王府的提亲,对雪娘而言,实际也是压力远多过正面意义。

    孙家选择杨承祖为婿,固然是有雪娘属意的成分,也未尝没有让这位年轻的世子早点死心的意思。这个时代,姐弟恋并不怎么被人接受,雪娘自然不会把比自己小好几岁的世子当做良配,想要追到她,也确实是朱厚熜面前的一道难题。

    按说他现在在丧里,是不该想这些事的,不过人的天性,并不是一些礼法或规则所能限制的。杨承祖笑着问道:“你才多大啊,至于这么急么?放心吧,孙小姐一时之间,是不会找人嫁了的,你还有时间呢。”

    “问题是天子起驾还京了,孤觉得时间紧迫,万一过段时间孤就要进京了,这门亲事不是就更没指望了?”</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