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二十)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二十)

    杨承祖在这段时间里,已经着手将京剧进行推广,把精忠传的故事,编排成剧目,在安陆进行演出。.  d  t.  c  o  m他在滑县训练的女子戏班作为骨干,又在当地招募了一些艺人以及想要唱戏的子弟,进行再次培训,戏班的组建工作非常顺利。

    安陆的流民里,本来就有人有演出基础,稍加培训,已经能够勉强上台。至于行头器具上,有杨承祖设计,找了一群裁缝匠人出来动手,也不费什么力气。在安陆已经试演了几场,效果甚佳,吸引了不少百姓的眼光。

    比起南戏来,京剧更贴近大众,百姓欣赏起来的阻力更小。杨承祖在城里开了一座戏楼,这种潜移默化的教化工作,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在安陆百姓心中生根发芽。

    这种君叫臣死臣当死的观点,并不能为信奉天子与士大夫共天下的士人所接受,但是文人对于小说这种文体本身就眼里,也就没几个人会跳出来指着小说来讨论观点是否正确的问题。戏剧这种小调,就更没人提及,对于百姓来说,圣贤书之类的东西离他们太远了。作为底层民众,只是选择最容易理解的东西来信服,至于这些东西的影响是什么,并没有人在意。

    舆论阵地这种东西,明朝人还不能理解重要性,杨承祖算是抢了先机,把这个阵地先控制在手里。忠君观点在安陆城内的百姓心中,已经布下了种子,距离收获,还有很长的时间。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总归已经是一个开始,在王府里由于禁止音乐戏剧,戏班不能进府,可是朱厚熜乔装成百姓,偷着溜到戏楼回。

    他对于戏剧里表现出来的观点从心里接受,自己还在没人的时候,轻轻哼上几段,是以对这戏剧的事,也上心的很。杨承祖点点头,“借千岁吉言,我期待着有那么一天,可以把这戏台搬到京师去,咱们,共同努力吧。”

    官方传来天子落水的消息,是在十日之后,在这之前,安陆有办法的士绅,已经分别从不同的渠道了解到了这个情况。天子的情形不妙,这绝对得算一件大事,即使是孙交,都把杨承祖叫来,向他透露了这个消息,并且劝他早做准备。

    不管怎么说,杨承祖身上有着明显的正德烙印,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正德不在,杨承祖或多或少都会受牵连。而孙交更是直言不讳

    “天子的情形,这次不怎么乐观。南京方面的名医不少,可是大家的药用下去,都没什么起色,这一关能不能过的去,就得庇佑了。你和雪娘的事,老夫其实一直在等着你提,可是没想到,在耐性这事上,老夫终究是不及你的。也罢,咱们之间,也共了许多的事,也就没必要讲这么多规矩,我就问你个意思,这事,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没什么意见的话,咱们就把事定下来。”

    孙雪娘与杨承祖的婚事,原本在消灭了石金梁乱军之后,反倒陷入了搁浅状态。再后来,就是闹出了杨承祖和朱秀嫦的风言风语,孙家是体面人,有了这种舆论,想来这婚事怎么也该不了了之。

    虽然孙雪娘照样到杨家做客,依旧与柳氏那里行晚辈礼,见了杨承祖也是一口一个世兄。不过在杨承祖这件婚事肯定没指望了,万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场合,被孙交直接提到了台面上。

    “我知道,你觉得这事现在提不合适,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夫不是一个势利的人,当初你在恶虎庄救了雪娘,后来又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老夫就认了你这个女婿。安陆生乱时,你指挥若定,大破乱军,这份功劳,不光是为王府立的,也是为整个安陆立的。老夫生平,最重人才,就凭你的才干,就足以为我门前佳婿。”

    “至于门第上的事,你不要想太多。”孙交宽厚的一笑“我孙家也是军籍,先祖当年追随洪武天子于采石,亦不过是执旗负弩一小卒而已。今日老夫也不过是个农家老翁,咱们两家算的上门当户对。现在老夫听说,有一些人到衙门里去告状,还有人专门写了状子告你,不必在意。总有些人无事生非,喜欢闹出些是非来,老夫改日请孔州牧过来,当面把事情说清楚,相信就没事了。”

    他这种态度倒是让杨承祖十分感动,一般来说,他既与朱秀嫦闹出些风言风语,靠山又要倒了,就算是定了婚,也会想办法推搪,像这种根本就是八字没一撇的事肯定不了了之。没想到孙交不但不想着把这事推掉,相反主动提出结亲,更表达出了愿意给杨承祖当靠山的想法。这种模范岳父,可是不怎么多见。

    客套了几句,杨承祖以比较委婉的态度,把这事推了过去。他相信凭借孙交的睿智,应该能明白,这是自己无意娶他女儿。

    明白自己这个态度,就不该再想这事了。而且这并不是说两家从此就不能合作,不能为亲家,依旧可以为伙伴。孙交是个明白人,应该也知道合则两利的结果,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个人情总是要记下的。

    他刚刚出了大厅,迎面一个婆子就走了过来,依稀,正是当日在恶虎庄救出来的那妇人。这出身村店粉头的妇人,如今已经是孙雪娘身边的亲信婆子,在内宅里有些权柄,还配了个府内小管事为妻,日子过的不错。

    她先对着杨承祖施了个礼,接着上前两步,将一个物事塞到他手中,小声说道:“小姐让我给你带个话,不管你将来沉浮起落,小姐决不负心。”

    等出了孙交的家,杨承祖张开手,见那物事是一张团成团的纸条,展开之后,上面写的乃是一首词,并包着几根青丝。字迹娟秀,一女子手笔,内容正是自己当日所做的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

    青丝又为情丝,女子以青丝相寄,就是寄托终身之意。再词,想劝慰自己,不要在意功名得失,哪怕真成了与白发鱼翁对酌的闲云野鹤,孙小姐也会相随下去。

    他不由苦笑一声“你要是生的不是这个样子,多好。现在唯一能报答你的,就是想办法为你弄个皇后名分回来,将来母仪天下,也算对的起你们父女今日的恩情了。”

    嘀咕一句,人便迈开大步向着王府走去,口内轻轻唱道:“伍子胥头上换儒巾,,乔装改扮往东行。临潼会,曾举鼎,在万马营中显才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