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十七)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十七)

    “你让娘娘听那些奸臣的?万岁现在的身体,你让他舟车劳顿回京师?娘娘说,你一定有办法的,怎么却出这种主意啊?那要你去的话,和江彬又有什么区别?”

    “是啊,我去了南京的话,也只有这种主意。  (..  )△↗,你听不懂没关系,只要娘娘听的懂就好了。我只说一句,难道万岁留在南京,身体就一定能大好么?万岁回了京师,真有了什么不测,娘娘至少身上无责。若是人在南京有了什么高低,这个责任就都归到了娘娘的身上。到时候那是什么后果,你们想过没有?江彬为什么不说话了?就因为他不敢担这个责任,而这个责任,同样不该由娘娘来担。所以不管万岁回到京师后,身体是会痊愈还是会恶化,都只能由那些大臣来承担,娘娘是不能多说一个字的。”

    法不责众,即使正德真的回到京师就死,由于提出这个建议的文武太多,事后也不会被追责。可如果他是在南京出了意外,那么作为坚持留驾的罪魁祸首,肯定要承担所有责任,那局面就真的不堪设想。

    如画倒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也知道正德眼下的身体是何等孱弱,如此漫长的行程,这位天子的身体,还能顶的住?

    “将军,你说的或许是道理,可是你不在南京,有些事是不知道的。那些该死的老倌,平日里就对娘娘颇有非议,不过是万岁压着,没让这些非议真的成了现实。如果万一万岁……娘娘该怎么办?”

    “你听我说,娘娘前面,现在还有个江彬挡着,要论百官憎恨的对象,江彬怕是要排第一。再者,他手握兵权,更是不罪之罪,娘娘反倒是次要的。即便万岁真的有什么,也不会有人马上对付娘娘,可若是现在表现的太强硬,让娘娘成为百官的公敌,那就真不好说了。毕竟她头上,并没有一个诰封作为护身符。所以让她按我说的做,不要和群臣对着干,这件事里,不要承担任何责任。如果将来娘娘真的遇到什么凶险,杨某必不负娘娘昔日恩德。”

    如画满面泪痕的离开,苏若兮正想趁机与杨承祖结交一番,却见他同样面色凝重的在后随行,就连话都没敢说。作为清楼花魁,这点眼色是有的,这两人多半是借用自己的地盘,在商量一件什么大事,而这件事怕是事关重大,而且前景似乎还不大妙?

    如果能把这事探听明白,可能就是一笔巨大财富,不过若是一个搞不好,不明不白的死掉也有可能。苏若兮摇摇头,“是没有这个命了。”回到房中,轻轻哼起了跟王府戏班子里的人学来的曲子“可怜负弩充前阵……”

    回到王府,送租子的车队依旧是那么多,还有许多庄头提着各色的土特产,过来交纳孝敬。见杨承祖来了,都纷纷过来见礼,套着交情,赔着小心。王府的威仪已经树立起来,欠租闹佃的事,基本见不到了。等走进卿云门时,发现值卫的宦官,居然又是黄锦。

    去岁的这个时候,两人在这里爆发了一场冲突,结局就是黄锦被打了一顿板子,又罚了跪。可后来才知道,他竟是世子身边的心腹人,子长大,跟世子一起读书的心腹宦官。

    位阶虽低,但素有权柄。能够将他打一顿给自己出气,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后来两人的关系,也就这么不咸不淡的下去。内外有别,谁也犯不上巴结谁,但同样谁也犯不上害谁。

    见他进门,黄锦已经见怪不怪,只问道:“仪正这是拜见世子,还是拜见娘娘?”

    “给娘娘问安的,得空的话通报一声吧,另外有点事,需要面禀,这是规矩,你懂得。”

    杨承祖担任仪正后,与蒋妃一起搞了个面禀规矩出来,即仪正与长史每天清晨向蒋氏问安,并请示一天的工作内容,到了太阳落山前,再来问安,汇报一天的工作。这种早请示晚汇报的工作模式,保证了蒋妃可以随时掌握府里的动向,又由于是文武同时进行,也不大可能串通隐瞒。

    除了这种例行汇报外,遇到特殊情况,还可以用这种直接拜见的方式,单独来面会蒋妃。这样的设置,让前院每一个人,随时都可能被密报检校,也就没人敢有丝毫的大意或怠惰。

    蒋妃并不知道杨承祖与自己女儿的实际关系,她对于外面的事,知道的不多,有些人确实就杨承祖与朱秀嫦的事来说过什么,然后就都被她骂了回去。一向宽厚问候的蒋妃,破天荒的发怒,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也知道了这种事以后不能再提,否则的话,怕是连亲戚都没的做。

    按蒋妃的想法,自己既然已经表示了拿杨承祖当儿子就是点明了希望对方和秀嫦做姐弟,而他是个聪明人,应该懂得这里的分寸。更重要的是,她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相信秀嫦不至于做出什么伤风败俗之事,坏了王府门风。这些流言无非是别人中伤,信不得的。

    只是最近朱秀嫦称自己染了时疫,而且还会传染,蒋妃就不敢再让她进府。万一传染给朱厚熜,那就麻烦太大,在她的心里,女儿不管多亲,终究是不如儿子重要的。再加上朱厚熜最近身体确实出了点小状况,她的全部心力就都放在儿子身体上,其他的事并不怎么上心,就连这面禀她也只是与杨承祖谈着朱厚熜的健康,直到从杨承祖嘴里听到那个消息。

    “什么?天子落水,情况堪忧!”蒋妃难得的失态了一次,声音已经有些走调,紧张的四下张望着,好在他们两人相处时,照例房间里不留人,倒是不怕走漏风声。她一脸紧张道:“你……你这孩子,这种消息也是能乱传的么?若是被别人听到,说不定就说咱们兴王府心怀不轨,毁谤君父……”

    “娘娘,这消息准的很,从刘娘娘那传来的。传信的人刚叫我打发走,她想叫我去南京的,我没去。我想用不了多久,咱们安陆的官场,也会听到这个消息。这个时候就是要比快了,咱们早一天得到消息,就可以早一天做准备,免得到时候乱了方寸,就不好了。”

    “准备?这种事我还是当不知道的好一些。”

    “娘娘,就算您想当不知道,泥老孔那也会派人来通知咱,到时候该准备的,怎么也是要准备,相信我,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蒋妃沉吟片刻道:“那你说说,王府该如何准备,又准备些什么?让哀家心里有个数可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