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十六)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十六)

    >,!

    刘良女的威风虽大,实际乃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于朝中一无靠山二无奥援,更没有根基。○作为豹房的女人,她连名分二字都没有,其一切权柄威风都来自天子,一旦天子有了什么意外,刘良女也就一钱不值。

    眼下她身处危难之中,往日的关系,她要么动不了,要么不敢动,除了身边的宫人太监中部分亲信外,几无可信任之人。

    杨承祖于她来说,就是救命的稻草,不管这根稻草是否真的有用,她也会紧紧抓住,不会放手。如画作为刘良女的心腹宫女,与刘良女亦是主仆一体的关系,一旦主人倒台,她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

    她的见识与智慧比之刘良女大为不及,连主人都要倚靠这位杨将军,想必他是真有办法的,因此说完正德落水之事后,就紧紧抓住杨承祖的手道:“将军,这里的一切你都不要管,马上跟奴婢进南京。快马船只,奴婢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至于调动手令,娘娘有办法补上,不用跟这边做交代,事不宜迟,立刻动身吧。”

    杨承祖轻轻抽出了手,摇了摇头“如画,这南京,我是不会去的,你回去吧。现在娘娘身边不能缺了得用的心腹,你得待在她身边才行。万岁那边吃药,也离不开人伺候的。”

    “你……你不跟我走?”如画没想到杨承祖拒绝的那么干脆,脸色一变,似乎想要发作,但很快又压了下去。她忽然发现,自己现在,是没什么本钱在这位仪正面前发作的,娘娘都要向他求援,自己不过是个宫人,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作为刘良女的心腹,她同样掌握如何讨好男人的技巧,脸上的表情几乎是在瞬息间从愤怒就变成了可怜,一双杏眼内布满了波光,“将军,奴婢也知道,南京现在是龙潭虎穴,凶险万分。可是娘娘对将军不薄,将军也并非薄幸之人,何忍娘娘身处险地?再说娘娘帮了你这么多次,大家都知道你们是一条线上的,一旦娘娘有什么意外,将军又何以自处。只求将军跟奴走上这一遭,娘娘和奴婢都不忘将军恩德。自古来,功高莫过救驾,将军立此大功,他日万岁和娘娘必有厚报,将军何愁荣华富贵?便是……便是奴婢,也感念将军大恩大德。”

    她一边说着,一边含情脉脉的扫了一眼杨承祖,轻轻低下头去“其实……其实奴婢在滑县初遇将军时,心里就有了将军的影子。只是自知身份卑贱,不敢向将军言明,只要将军愿意跟我去南京,沿途之上,奴婢愿意服侍将军,将来做你身边一名奴仆,也心甘情愿。”

    她这份功夫虽然不及刘五儿,但配合她的妙龄以及不俗的姿色,依旧有着让人心潮澎湃的能力。她也知道,自己面对的这男人是个丰流成性的,甚至自己的主人都与他颇有些不清不楚,如果不是有天威赫赫,说不定两人已经发生了点什么。是以她有自信,凭自己的美色,应该能笼络住他。

    如今自己背靠的大树已经开始枯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倒下来,在彻底倒塌前,找个新的靠山,也很重要呢。偷眼看看,这杨承祖生的相貌英俊身体强壮,加上前程远大,也是个可以依靠的主呢。

    想到此,她脸红红的看了一眼身后那张描金木床,“将军,你现在如果感到身子乏累,奴婢服侍你躺下歇一歇可好?”

    杨承祖笑着摇摇头,猛的伸出手去抓住如画的脸蛋,接着就朝左右使劲一拽,将她疼的大叫起来。“你对我用这招,还太嫩了一点。再说这时候也不对,气氛酝酿的也不足,功夫不到家,还是得练啊。要想练到颠倒众生的地步,你还差的远呢。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害怕,担心,不知所措。其实不光是你和娘娘,我想现在南京有许多人,都是类似的感受。万岁是什么,万岁是咱们头上的天,现在天有不测风云,作为下面的老百姓,担惊受怕,这不很正常么?你说的对,我们都是娘娘这条线上的人,一旦娘娘有了什么问题,大家都不会好过,这个道理我懂得。”

    “那你就跟奴婢走,到了南京之后,我们就都安全了。”如画被他这一捏,又羞又气的将杨承祖的手打下来,又可怜巴巴的哀求道“娘娘很可怜的,那些大臣不给她面子,就知道催驾。娘娘说,现在她真的很怕,连晚上睡觉都在做噩梦,生怕出了其他变故。那个江彬就是个混球,召了他几次,他也想不出办法来,再后来,那些大臣就也找他的茬,江彬就连话都不敢说了。娘娘说,唯一有担当的,也就是你了,只要将军去了,娘娘就有了主心骨……”

    “这次,是娘娘想错了。”杨承祖叹了口气“我何尝不想给娘娘帮忙?可问题是,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啊。你替我跟娘娘说一下,我如果进了南京,局面不会变的更好,说不定,会变的更糟糕。论身份,我一个仪卫正,不可能与群臣当面争论,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江彬好歹是被大臣骂,我连被大臣骂的资格都没有,说不定人一到南京,就被捉起来了,反倒成了对付娘娘的一件武器,不就成了帮倒忙?”

    “至于说办法,那也没有。我的脑子怎么比的上那些文官士人?他们是专门吃这碗饭的,要讲算计计算,胜我十倍,往日我最多是仗着有靠山,有大义,可以和一些人斗一斗。可是这次,大义和道理,都在别人一边,我手里什么都没有,就算想斗,也没有斗下去的本钱。所以就算是找智囊,我也不够资格。我与江彬有过节,与寿宁侯,也有过节,过节还都不小。现在呢,娘娘和他们还能算一条线上的,大家都是皇帝这边的,不管自己怎么斗,在这个问题上,是一致的。我如果去了,那两人就会对付我,娘娘难道不保我?这样一来,反倒是乱了自己的阵脚,比我不去就更糟糕了。”

    如画听着频频点头,也觉得对方说的是道理,可是满怀的希望,就这么被扑灭了,又觉得前途渺茫,心情格外的沮丧。只好问道:“按你这么说,我们就没有办法了?”

    “那倒也不是,你替我告诉娘娘,我给她出的主意,就是顺势而为,不可逆势而动,该来的让它来,该走的留不住。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顺势而为,顺水行舟,逆势而动的话,多半会粉身碎骨。”</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