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百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十四)

正文 第五百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十四)

    秋风送爽,将夏日的酷暑与闷热,驱逐出安陆,安陆送走了铁万同,迎来了泥老孔。  ..n∈,孔璋行事与万同完全不同,待人很是和气,衙门也是出了名的门好进脸好是事却变的异常难办。

    他会耐心听取每一个鸣冤人的冤枉,并且表示出充分的同情,让人觉得这真是一位心系百姓的民之父母,只是很快大家就发现,他的同情仅限于同情,至于说到具体的解决,就遥遥无期。

    相反,倒是有些胆大的百姓把事情禀报到王府,运气足够好或是门路足够硬的话,问题倒是很快能得到解决。王府不但自己的权柄大,其府中的杨承祖杨仪正与当地士绅颇有往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也十分方便。渐渐的,百姓们已经开始习惯有冤诉于王府,而不找衙门,孔璋的日子也就清闲起来。

    在这种默契下,王府的权威得以确立,安陆开始真正的像是一个亲藩的封国。至少在今年的秋收时分,没人会拖欠王府的租赋,衙门也不会继续克扣王府应得的钱粮。

    杨家的女人里,李玉娥郝青青各生了一个女儿,反倒是身份最尴尬的苗秀姑,为杨家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庶长子的诞生让柳氏心内欢喜,对于苗氏来说,心里也渐渐有了几分安稳。

    能生儿子的侧室和生不出儿子的侧室,永远是不同的,即使自己的身份尴尬,但有这个儿子撑腰,将来大妇想要把自己赶走,也就没那么容易。

    杨承祖与朱秀嫦的关系,确实在安陆引起了一些议论,但是影响范围都有限的很,并没有造成什么巨大的影响。究其原因,主要是大事太多,像这种事,已经不大容易吸引眼球。

    朝廷对于南昌的进攻果然如同杨承祖分析的那样,摧枯拉朽,一鼓即破。不管是坚固的城防,还是那些犀利的火器,都仿佛被仙术夺去了力量,全无作用,就被官军顺利夺取。

    只有在王府攻防战的时候,稍微有了一些阻碍,能够防守王府的,都是宁王最心腹的近卫,反水的风潮并没能影响他们。不过在大势面前,他们的顽强,也不过是让王府的失守多拖延了两天而已。宁王在王府即将攻破时,举火自尽,满门皆亡,宁藩一脉就此而除。至于那场火到底是宁王所放,还是其他人所为,已经无从考察,只能随风而去。

    在这场叛乱被平息之后,从宁王府中搜查出了一大堆信件,据说是朝廷文武大员以及江南名门望族与宁王往来的书信。乃至于顺德军占据上风时,几省大员向宁王秘密输诚的证据也包含在其中,如果朝廷按图索骥,通过书信制裁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丢到乌纱,又有多少人会丢掉首级。

    正德天子在见到那些文书之后,并没有去阅读,而是下令于公开场合焚烧,效法了一次曹孟德。这种举动让大家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少不得就要称颂一番天子圣明,大明有望。

    但是私下里,另外有一种说法也在慢慢传开,天子烧掉的,只是那些书信里的一部分。真正要紧的书信,全都被天子留了起来,将来慢慢的跟人算帐。这种消息全无来由,却传的非常快,尤其在安陆的上层之中,这种谣言的扩散速度尤其快。

    像是本地的士绅头目,他们虽然是站在朝廷一边,但是作为名门大族,想要做不倒翁,两头下注也是必然之举。大多数家族都在顺德军得势时,与对方进行过沟通,还有一些示好。这些示好的东西一旦被朝廷追究起来,那恐怕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在这些压力面前,一些私生活方面的事,已经没人有精力去关注了。不管是江西空出来的巨大利益空间,还是那些书信的最终去向,让各大家族都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向江西南京方面蜂拥而去,安陆的局面,没几个人关注。

    长寿郡主府内,如仙与朱秀嫦对面而坐,一方棋盘上,黑白二子绞杀成了一团,二人棋力相若,不过如今的朱秀嫦精力不足,反倒是落了下风。一子落下,她摇头道:“这一局,估计又要输了。你下棋很厉害啊,像你这样的女人,心机都重,我有点不放心把孩子交给你了。你会不会欺负他啊?”

    “我的心机当然重了,如果你想要缺心眼的,我家里有现成的,下次我让郝青青那女匪过来。那是个缺心眼的,刚生完孩子就在院子里耍大刀,还说等她闺女长大了,就教她练拳练刀,到时候打的几个姐妹兄弟满地爬呢。换这样的人给你孩子当娘,你能放心么?”

    原本朱秀嫦与杨承祖的往来中,有意的避免出现怀胎这一情形,可是经过三关镇之战,又见到杨家四个女眷诞生后代,朱秀嫦却做出一个异常大胆的决定:也要为杨承祖生一个孩子。

    她与杨承祖的事,只是因为现在有许多要紧的事影响,才没在安陆闹出什么大风波来。但这并不等于说,他们的关系能为人所认可,郡主不可能再嫁,杨承祖不可能去做仪宾,这两人的关系终究是见不了人,事实上,就连王妃那边也都蒙在鼓里。寡妇生子这种事,想想也知道,终究是做不得的。

    是以她怀孕之后,最需要的,就是找个人顶缸。杨家女眷里,如仙是确实生不出孩子的,也就是最佳的人选,自从朱秀嫦如愿以偿怀孕之后,如仙就也对外宣称有孕,只等到生产的时候,把孩子算到她名下就是了。

    也就是因为这种关系,两个本来不会产生交集的女人之间,也就开始了来往,之后就成了朋友。与人交朋友,本就是如仙的职业技能,再者两人在某些方面,有着惊人的默契,也确实投机,再加上未出世的孩子为纽带,来往的也就越发频繁。

    像是这种小小的斗口,几乎成了朱秀嫦娱兴节目的一部分。

    “你家那个女匪其实挺有意思的,前些日子她在王府舞了一通刀,母妃还夸她呢。她要不是那坏东西的女人啊,母妃真想把她宣进王府里,做个护卫来着。说她心眼实在,是个好相与的,倒是你该提防那个生出儿子的,和将来的大妇。”

    如仙道:“算了,那个大妇还不知道在哪,不去想她。咱家那位呢?往常这时候,他不是该在这伺候着,给咱们捶肩揉腿,再唱几个小曲,说是什么胎教么?人到哪去了?”

    朱秀嫦没好气道:“别提他了,在绮香馆苏若兮那,说是来了个要紧人物,不过不知道什么要紧人物,非要在那等地方见面,难道我的郡主府,就不能见面么?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再收拾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