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七)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重遇至尊·天下无主(七)

    除了留守人员,剩余的护卫全部上船,大家顺利返回安陆。  『,这次的争斗除了成功拯救了朱秀嫦外,另一个收获,就是让湖广漕帮的势力,成功控制了三关镇这个险要。赵幺娘在漕帮中地位日重,九爷赵九雄的势力,也能逐渐向三关镇渗透。

    一路上杨承祖用出水磨功夫,总算是让幺娘和铁珊瑚的怨气消减了不少,再一想到将来杨承祖是要到万岁身边听用的,到时候与这个郡主天各一方,彼此不再相见,怒气也减了不少。

    船临近安陆,朱秀嫦就不大好抛头露面,人躲在船舱里,杨承祖则将几种果品与冰块拌在一起的自制冷饮,拿着汤匙喂她。朱秀嫦懒懒的张着嘴,把冰吞进去,细细咂摸着滋味。

    “我以前一直觉得,家里对我这个女儿是不会在意的,毕竟嫁出门的女,泼出去的水。最多就是个干脏活的,平时帮着家里维持营生,真要是出了事,我肯定会被牺牲掉。没想到母妃对我原来这么好,听说我遇到危险,立刻派了这么多人来救我。可是我,反倒是成了个笑话了。”

    她如今对于杨承祖的感情终于可以直接面对,并且接受对方是自己一生之伴,但是她同时也知道,这种关系并不为社会所接受。这次的动静闹的这么大,再想像过去那样保持秘密来往,已经不大可能了。家中那些原本就对她充满敌视的亲戚,这回肯定要做文章,两人未来的发展,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

    在路上,她可以肆无忌惮的索取,乃至于无视掉大家定立的规则,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把杨承祖留在自己身边。究其理由,也是因为可能回到安陆之后,她就要面临和心上人长时间的分别。

    “这次对付我的,居然是太后的娘家,建昌侯寿宁侯,这在先帝时,就是朝里出了名的混帐。当年大学士李东阳被气急了,甚至想用站殿武士手里的金瓜锤去打他们,就知道这家人到了什么地步。等到天子登基后,他们仗着自己是万岁的舅舅,行事就更放肆了。万岁倒也敲打过几次,不过没什么大用,他们终究是娘舅,万岁又是个孝子,有老太后在,就算他们真把天捅破了,万岁也得给他们补上,不能真就处置了。明知道他们是对付我的元凶,也只能不了了之,我这回,还真是给家里惹了个了不得的麻烦呢。”

    杨承祖抓着她的一只手,在自己的掌心轻轻撮弄“那东西凉,虽然天气热,可是凉的也不好多吃,仔细伤了身体。不就是一个张太后,加两个不成气的侯爷么,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大家都是台面上的人,他们能做的,也就是像这次这样,雇佣一批亡命之徒,做些杀人害命的勾当。这种勾当,可一不可二,这次失了手,下次也就不敢做了。这次他们死了这么多人,连江彬的儿子都被牵连了,江彬也要找他说话。两位侯爷也要安抚一下江彬,短时间内,不敢再闹腾了,至于将来,他们再敢派人的话,有我在呢,来多少杀多少。”

    “再说这也不是你惹上的,虽然你做生意抢了他们的生意,害他们损失了一些利益,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实上,我在滑县时,也没少让他们损失钱财,他们还出过暗花买我的人头呢。不也是就这么着了?主要是张嗣宗死在了安陆,这是他们自己的儿子,换了谁,心里也会难过。咱们兴王府是安陆的藩王,他们的儿子,在咱们的封国出了事,他们找咱们算帐,也是情理之中。张嗣宗又不是你杀的,何必把这责任,也揽到你身上呢?”

    “你啊,就只会帮我开脱,可是我知道,这事严格算起来,我真的是有责任的。张嗣宗到安陆,是为了尚主。如果不是我在中间阻拦,说不定亲事已经谈成了,那他就不会赖在安陆不走,他要是走了,也就不会死了。”

    “那样的话,二妹不是掉进了火坑里?张嗣宗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尚主?你是做姐姐的,为妹妹终身幸福考虑,仔细斟酌,细心筛选,这都是应该的。你做的本来就没错,就不要总是想那么多了。至于张家,眼下南昌的破城,就是个时间问题。等到战事平定之后,整个江西乃至于东南,都会有一番变革。会有很多官位空出来,也会有很多产业空出来。争夺这些利益,是张家现在的第一要务,至于对付王府,就是后话了。这次万岁的态度也不错,又是赏了王府一批田地,又是赐盐引两千张,这就是在帮他舅舅道歉呢。张家应该心里有数,不会在这个时候再搞什么动作,那样就是不知进退。”

    朱秀嫦笑了笑,拿起一勺冰,喂到了杨承祖口内“说的不错,本宫有赏。还是听你说话,我的心里还舒坦一些。不过,等将来你调动到万岁身边,再想听你说话,恐怕就不容易了。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记得我,还记不记得安陆的这些人呢。”

    舱里除了这两人,就是知书知画两个丫头,杨承祖也不介意,一把将朱秀嫦的纤腰揽住“去万岁身边的事呢,你听听就算了,没那么容易的。我才不想去呢,而万岁呢,暂时也顾不上我,对他来说,有许多的事要做,我比起来,不过是个小把戏。再说练兵这个事,是江彬的差事,我如果真把这差事拿过来,江彬就睡不着觉了。所以这个消息只要透露出去,江彬保证冲在最前面,千方百计拖延此事,我们只要安心等着他的表演就好了。”

    “万岁真的很在意你呢,多半他现在想起来当初派你当仪正,已经后悔死了。你要总是不去,万岁会不会生气啊?”

    “其实也不是在意,满朝那么多文武,他在意我干什么,犯不上。就拿那个王守仁来说,他就比我厉害多了,不过在某些地方,我比一般的大臣有用。这宁王之乱中,有不少文武从了贼,万岁现在就希望我那精忠传多写一些,让文武大员知道君叫臣死臣当死,父叫子亡子当亡,万岁这是在抓舆情呢。他需要的是我的笔和我的书,我把这些弄足,他生我的气做什么。你近乡情怯我是知道的,不过呢,大可不必,你那些亲戚,估计没这么不开眼。连万岁都没说什么,他们跳的太早的话,说不定会撞的头破血流。这些人没什么才干,但是至少够聪明,知道出头木头先烂的道理,这时间,大家都在等别人说话,我们反倒是清净了。”

    “那过了这段呢?”朱秀嫦关切的问着,这种被男人抱着的感觉真好,她越发的沉迷其中,希望这样的时光能够成为永恒。

    “过了这段时间,他们是否还有精力顾的上我们这些小事,我说的很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