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红颜一怒·江湖缟素 八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红颜一怒·江湖缟素 八

    三关镇内,雨水已经没过了脚脖子,这种三不管的小镇,就不要指望有多好的排水系统。从各地赶来撞运气发大财或是搏出位的江湖人,依旧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陆续赶来。比起山上那些人,这帮人算是有点准备,或戴着斗笠,或打着伞,草鞋赤脚趟在泥水里,搅起阵阵波动。

    这其中一部分人千方百计打听罗素芳的下落,然后再顶着雨冲向鬼哭岭,另外一部分人则选择住下,似乎在寻找其他的机会。来往的人中,既有见面寒暄的亲朋故旧,也有拔刀相向的前仇旧恨。小镇上时不时,就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打斗,乃至光天化日大街上斩人,也不是稀罕事。

    一支商队就在这当口,顶着雨幕进了三关镇,这支队伍足有百十来人,推着许多车辆。一名首领模样的人,骑着一匹骏马,其他人则都是步行。看到这匹高头骏马,立刻就有几个在房檐下避雨的汉子冒着雨迎了上去,横着膀子撞向了这支商队。

    在三关镇,永远没有对不起三个字,这里不管是谁,只要道歉,就会被视为弱小,接下来就会被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他们这几个人自然吃不下这么一支商队,但只要能试出对方的深浅,也一样能靠消息得到好处。

    一道闪电划过,接着就是一个惊雷炸响,导致那首领对身边的人说了什么没人听见,只是接着,就有几声尖利的竹哨声响起。几个撞过来的大汉只见眼前白光闪动,却是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踉跄着向后倒退,胸前、身上已经冒出了血。

    那些拔刀的护卫并不停歇,而是大步上去追砍,在一阵短暂的交手后,那几个试探的汉子就成了尸体扔在街上。

    杀了人的护卫提着刀,四下观望,防范着再有人冲上来。只是其他避雨的人,对于这一切就当从来没发生过,依旧自顾的看着天气,对于死人熟视无睹。过了片刻之后,那些汉子才收了兵器,一路前行到镇内最大的一间客栈门前,用力拍响了门板。

    一推开门,若干种味道混合在一处,形成的一种特有的难闻气息扑面而来,那名主人这时已经走入了厅堂,身边的护卫小声道:“老爷,您看这地方?咱们是不是换一家?”

    大堂内,有的汉子赤着上身,有的干脆只穿了条小裤,大马金刀的坐着。还有一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与那些汉子有说有笑,不时飞一个媚眼过来,一看就是本地的土昌。

    还有一些穿着短打衣服,带着兵器的女人,都待在角落里,低头喝着酒或茶,仿佛一个标准的女侠,从话本里走了出来。四面八方,狼一般的目光笼罩在这些人身上,如果耐不住的,就会离席而起,或上楼或出门,不过只要没有男人护卫,立刻就会有人悄悄跟上去。

    从二楼,甚至能听到女人凄厉的叫声和呼叫声以及男人的笑声,大概又是一个一心憧憬江湖美好的女人,终于见识了什么叫现实。那名主人对身边的人嘀咕几句,立刻有两人提了刀走上楼去。

    这些人当街杀人的事,已经传到这个店里,这些客人也知道,眼前的商队虽然肥,但并不是肥羊,也不敢轻易招惹。只有掌柜的小声道:“那上面的是,陈三爷的把弟,客官既然是过路的,何必多管闲事了?”

    “没什么,我这个人啊,就是有这个毛病,喜欢管闲事。那个陈三爷,是不是就是陈丙啊?听说他过去叫陈三的,现在侥幸搭上了一条线,就叫陈丙了,将来不知道要叫什么。他和他的把弟,又算什么东西了?光天化日就敢为非作歹,当朝廷的王法是摆设么?”

    斗笠摘下,露出一张中年人的面孔。面如古铜,长眉朗目,长须似墨。一见之下,这位掌柜的就感觉的出,眼前之人并非自己日常所见的那些江湖人物。

    这段日子,这间客栈里不知接待了多少江湖好汉,内中不乏大有身份的帮主、掌门、家主之类。如果算上之前的官军叛军拉锯,就算是三四品的武将,见的也不少。只是这些人身上的气质,与眼前这位商队的头领全都无法相提并论,或者说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能在三关镇开客栈的,也是曾经在江湖上打过滚的,对于江湖人的气质最是熟悉。江湖草莽,没有什么修养,就算是所谓的儒侠,文侠,也不过是装装样子,认识几个字,身上的气质,还是属于江湖的。而眼前这个中年人,他拥有的是那种真正的书卷气和贵气,只是四目相交,就让掌柜心生敬畏,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明明他说的话,在江湖人听来简直迂腐到可笑,都入了江湖了,还在乎律法?可是从这人嘴里说出来,这话就变的天经地义,让人忍不住点头。似乎这是一个真正手握生杀大权大权,又满腹经纶的大人物,便是七品父母,四品皇堂,也没有这种气质。若真是那样的贵人,到这种鬼地方来做什么?

    掌柜不自觉的退了两步,“客官说的是,是小人多嘴了,您若是用点什么,只管吩咐,小店定当全力以赴。”

    一声惨叫,一个赤着身子的大汉从二楼摔了下来,掉到了一群江湖人的桌子上。头已经被砍下来,只剩了无头尸,不过从身上的刺青,还是能认出来,死者正是陈丙的结拜兄弟庞断。

    眼下三关镇是陈丙的地盘,自然有不少人想要搭上他的关系,为他结拜手足报仇,显然是个捷径。那张桌子周围的江湖人已经霍然站起,兵器齐出,还有不少人也以飞快的速度起身,伸手抄起了家伙。

    那商队的护卫不声不响的围成了一个圆,将那位中年人护在正中,前排的人并没有呐喊什么,只是将手中长条包裹外的油布掀下去,露出了里面黑洞洞的枪身。数十支最新式的快铳,已经对准了这些江湖豪杰。

    那位首领则用平稳的语气说道:“我姓王,浙江余姚人,其他的你们就不必多问了。我带的人多,这间客栈我包下了,请你们在一盏茶的时间内离开这里,我想没什么问题吧?哦对了,你们谁去通报陈丙一声,就说他结拜兄弟被我杀了,他有什么不满的,只管来找我当面谈。不过速度要快一点,我没有时间等他,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现在,你们可以都走了。我在三关镇期间,如果发现谁为非作歹,就会砍下他的头,插到枪尖上示众,就像对这个人一样。如果发现谁是在朝廷有案底的,也会捉他去见官,你们互相转达一下,自求多福。”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