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帝师 四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帝师 四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眼下这个时候,提帝王两个字,很是犯忌讳,搞不好能惹来杀身之祸。朱厚熜是个亲藩,本就是朝廷重点盯防对xiang,要是知道有人教授他帝王术,怕是马上就能抓到凤阳高墙里去圈禁。

    不过房中这三人数月相处,不分彼此,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隔阂,包括一些有僭越嫌疑的言论,也不用避讳。事实上,正是因为他们偶尔会有一些大逆不道的言论,让彼此之间更多了几分认同感,反倒是让他们的友谊更为深厚。

    朱厚熜道:“帝王术?这种东西教我有什么用的,我不过是个藩王,所谓封国,也不过就是这小小的一方天地。方圆三里的王府,也用的上帝王心术?”

    “你啊,你以为皇帝的师傅,就会教他帝王心术了?”杨承祖笑了笑,又拿了块切好的瓜过去“其实王府的纪善,和天子值经筵时,那些教授明经的翰林教的东西,没太大区别。都是道德文章,礼仪廉耻。这些读书人,其实很厉害的,能做到这个位置上的,基本就没有笨人。他们不是不懂得真正的实务,你把这些人放到地面上做官,也一样能把庶务搞好,但是他们教皇帝或是教王爷时,却只会教你们这些。像帝王心术这种东西,不但不教,谁教了,还会被他们视为异端,口诛笔伐,恨不得将之粉身碎骨才好。”

    “我当初在滑县见过当今天子,跟他也聊过,他其实就是看透了,知道那些师傅们知道什么是对的,却不肯教他。所以呢,他干cui我行我素,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偏不做什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不知道做什么一定是对的,就只好与那些人教的反着走了。”

    “你看啊,我写那封神演义里,为什么纣王是昏的?因为他文足以饰非,武足以拒谏,有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天子在,还要大臣做什么?大臣当然就不喜欢他了,他们喜欢武王那样的废物天子,什么都不会,只需要老实听话,按他们说的做就好了。”

    “那他们教皇帝圣人之道,也是为了这个?”

    “圣人之道不是错的,就像当初收租子时,我跟你说的一样,谁也不能说那些话是错的。不过学这些话的前提,是让天xia真的变成一个圣人世界。如果所有人都是圣人,那么这个天xia确实就太平了。可是大家都不是圣人时,皇帝就不要去做个圣人,甚至不要考lu去做个明君。因为一旦成了所谓的明君,就意味着你的一言一行,都要按着圣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最后,也就成了一个傀儡。坐在龙椅上,看上去风光无xian,实际上一言一行,都在阁臣操纵之中。天子与士大夫共天xia,这是从宋朝开始读书人的追求,到了现在,他们始zhong没有放过。”

    朱厚熜点头道:“大家希望皇帝是一个盖章的木头人,按着他们的意愿,在他们喜欢的东西上盖章。驳回他们不喜欢的东西,然hou,就是明君了?可他们想没想过这么一种情况,如果皇帝先是装做按他们的想法那样,仿佛是一个明君,等到他们放松警惕之后,再一点点做回自己,到时候,那些老师傅们,又会如何?”

    他说出这番话时,目光中多了几分期待或者应该称之为狂热,仿佛已经看到那些被愚弄的宰辅之臣,茫然不知所措的模yang。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又恢复了正常,谦卑的一笑

    “不过这也就是随便说说,想来那些阁老都是一等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瞒的过他们。若果真如此,怕是早就被阁老们发现了。不过孤读书时,洪武朝、永乐两朝,皇帝的权柄皆大,不受外朝牵制。若是如今皇帝想要恢复那时的威权,还做的到么?”

    杨承祖道:“皇帝权柄大小,全在于实力,洪武永乐两朝,朝内武功勋贵权柄皆大,可以文武相制,彼此平衡。再者,洪武天子设御史、锦衣卫,罢宰相,内阁学士只不过五品官而已。以御史言官牵制六部尚书,以锦衣卫制约满朝文武勋贵,自然乾纲独断。而永乐天子靖难之后,设立东厂,开始任用宦官。以勋贵制约太监,以太监牵制文臣,又以文臣制约武臣。彼此互相制约,谁也不能一家独大,真正的权势自然在皇帝手中。可是自从土木之变,勋贵元气大伤,朝廷之上,几无权柄,已经牵扯不了谁。前几年出了个立皇帝刘瑾,接着怎么样呢?谋反?一个阉人谋反?这种话也不过说说就好,千万别信。”

    “当今万岁也是个想做事的,重用江彬、钱宁等人,未尝没有用这些人牵扯文官精力,最终破坏朝堂上文人一家独大的局面的想法。只是江彬钱宁等人,都没有什么根基,所依仗的是外四家军。将来的话,怕是也没什么下场。不过这总是一件好事,努力在做,总比不做好。而且这也算是提了个醒,想要抓住权柄,最关jian的是,手里有兵。”

    朱厚熜道:“万岁立外四家军,想来就是要以这支人马为心腹,可以对抗阁老及众臣。我身边有阿姐,有杨大哥,有陆兄弟,所以那些纪善也好,长史也好,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不怕。那些亲戚也动摇不了我,只要你们支持我,我就可以管好这王府。江彬这人嚣张跋扈,到底能横行几时,孤也不怎么看好,不过杨兄,陆兄弟,都是我的臂膀,我相信,我们三个,可以一路走下去,并肩而行,共抗风雨。”

    “臣下等,皆愿为千岁赴汤蹈火!”杨承祖与陆炳同时跪倒在地,朱厚熜将两人全都搀扶起来,笑道:“孤说过了,我们现在,还是做朋友的好,没必要现在就以君臣相待。咱们是朋友,你们再这样跪,孤就要不高兴了。”

    三人重新坐好,朱厚熜道:“这次万岁打完了南昌,是不是就要班师了?过年都没回京师,我想,他也该快点回去了吧。”

    杨承祖摇摇头“我看不然,依我想来,万岁恐怕在江南有的住了。即使消灭了宁王,他也不会马上班师,而是会继续巡幸江南。一来,江南风光好,万岁没来过,新鲜么,自然要多享shou享shou。二来,就是他要借这个千载难逢的机hui,加强对江南的控制。朝廷立都于北方,对于江南,向lai是缺乏控制力度。苏松欠税数以百万石,扬州盐课,积欠多年。万岁这次南下,身边带着自己的亲兵,借着打仗,怕是要把这些东西收上来。再者,要把自己不顺眼的人换一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江南的财富,才真能为朝廷所用。”

    “那杨大哥的看法,万岁能成功么?”

    “如果我说的话,难如登天。”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