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帝师 二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帝师 二

    在春季到来之后,朝廷的大军终于和顺德军打了一仗,这差不多是能决定整场战役走向的决定性会战,不过其过程却乏善可陈。※%,装备精良,却是由江湖草莽以及抓来的农夫组成的顺德军,根本没有和官军决战的勇气。在经历了数起领兵官反水的事之后,宁王不再相信他的将领,而是用自己的子嗣、仪宾以及亲属充当领兵官。

    可是这些领兵官并不善于指挥作战,在这种大规模的战场上,这些将军全都陷入了混乱,不知道该如何指挥。战争的结果就是双方交手不久,顺德军就被打的落花流水,宁王的旗帜又被风吹断,顺德军莫名其妙的开始反水、瓦解,最后就是逃亡。一场本该轰轰烈烈的战役,变成了草草收场,想来正德天子也会有未能尽兴的遗憾。

    顺德军一败涂地,朝廷军队缴获军资无数,顺德军残部一路溃逃,进入南昌固守。南昌作为宁王就藩之地,算是他用心血打造的要塞,加上手里有先进的火器进行防守,并不是一座容易攻略的城池。之前王守仁曾经带兵攻打过南昌,但也只是牵扯了宁王部队的精力,并没能顺利破城。

    是以这次朝廷大军对南昌的围攻,大家普遍的观点,都认为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攻略战。还有人根据情报推算出南昌的存粮可以支应半年以上,在弹药和粮食用尽之前,没人认为朝廷能攻下南昌。

    朱厚熜府中有专门的纪善,也就是教导王储的教师,这些人都是饱学宿儒,学识渊博之人。按他们的分析,这场战争也会持续数月乃至一年之久,甚至他们从极限的角度考虑,认为南昌可以守两年左右。

    不过杨承祖是唯一对此持反对意见的,他坚定认为,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一个月已经是战役的极限。由于世子和他走的近,这小半年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会过来,跟杨承祖对很多问题进行交流。

    这种交流越来越像是学与教的关系,那些本来承担教授之责的纪善,自然对出来误人子弟的杨承祖有许多不满。是以这次战役的走向,也就成了两下的一场较量,到底谁是不学无术,正好可以拿这次的事当作试金石。

    杨承祖属于在安陆小有名气的文士,也就不会有人白痴到上门向他挑战,通过比试来决定谁的文化更高,谁更适合教授世子,游戏不是这么个玩法。纪善们连向王妃告状都不能,只能在袁宗皋那里告一些状,再接下来,就是在一些问题上希望世子真正看明白,谁才是真正的有识之士。

    朱厚熜本来也是支持纪善们的说法,南昌被宁王经营多代,堪称宁藩的基本盘。据说起事之后,还在南昌城外修筑了许多小型堡垒,以小堡垒拱卫主城,堪称是铜墙铁壁固若金汤。

    再者宁藩军中有巧手匠人制造的精巧火器,在之前的战斗里,这些火器已经给官军制造了许多麻烦,在这种防御战里,这些火器必然发挥巨大作用。说不定每一寸土地,都要用人命来换,这样的仗,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打完?

    杨承祖将手中的塘报大声宣读出来,上面的消息是官军已经将南昌城外的的堡垒一扫而光,全部拔除完毕。贼军被斩杀俘虏无数,官军即将对南昌展开进攻,想来必可一鼓而破,灭此朝食。

    由于战争的影响,整个江南商路不通,湖广的生丝、粮食、茶叶、木材都难以运出,外省的商品进入湖广也比较困难。导致湖广物价腾贵,所有人都深受战乱之苦,全盼着仗早点打完。

    一听说这消息,一众军官全都大为欢喜,有人道:“这仗眼看就能打完了。只要打完了仗,咱安陆的日子就好过了,生意也能好一些了。”

    朱厚熜与陆炳则与杨承祖走进里面的书房之内,这半年来,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在这个房间里进行长时间的谈话,或者叫授课。杨承祖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说一点自己的见解,不过后来,就变成了他每天向这两人灌输自己的想法,然后再由他们自己判断是听还是不听。

    他从没想过改造谁的想法,或者说让谁的认知产生变化,古代人的身子顶个现代人的脑壳。他想的无非是,让自己在世子的心中影响越来越大,将来才能够在对方的心中占一个重要位置,可以飞黄腾达,换个好出身。

    随着正德进攻宁王的战争接近尾声,这种需求就越发迫切,他有一种直觉,恐怕正德的生命已经所剩不多,兴王世子一飞冲天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对于这种授课,仪卫司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虽然不知道蒋大郎是什么根脚,不过想来,多半是王妃的亲族吧。乱军围王府时,这蒋大郎和陆炳带着几个人,将蒋国栋的腿生生打断了,那模样确实够凶悍。

    通过那事,大家也知道,他是陆炳的好朋友,也是杨承祖的小跟班,这几个人关系好,在一起说些什么也算正常。他们说的,这些军官听不大懂,或者说没什么心情去听,所以也没人参与进来。只是按例送来了茶水点心,又切了几盘果品过来,然后大家就各自去忙各自的事了。

    杨承祖指了指那些瓜果“凑合吃吧,没冰。我们这些仪卫有鲜货吃就不错了,那王府的藏冰,我们可不敢使,所以你们别嫌难吃。我上次弄那冰激凌,你们爱吃是吧,等回头吧,什么时候弄点冰出来,再给你们做。今天咱们要说的,也是你们最关心的,估计就是南昌的战局吧。”

    朱厚熜点点头“没错,我一直觉得,那一仗怎么也要打上几年时间。南昌城高壁厚,又有那么多犀利火器。去年咱们王府面对那些乱军时,那样的不利局面,都能坚守数日,如果继续打下去,未必不能守。可为什么南昌外面那么多地堡,这么容易就丢了?连一点作用都没发挥,就被官军拔了,这是什么原因。我想听一听。”

    虽然是个世子,可是此时的朱厚熜,表现的也就像是个普通的熊孩子,眼睛里充满了求知欲。于他而言,杨承祖的铁口神断,几乎就是诸葛亮一般的人物,自然就成了他的偶像。是以他想听杨承祖分析战局,让自己明白这么一座坚不可摧的要塞,是怎么这么快就被人清理了干净。

    杨承祖笑了笑,抓起一块瓜放到口里,边嚼边道:“这个啊,其实也不难想,不过呢,你们今天是想听这个,还是想听三国。只能听一个,不能说我分析完了这个,你们又找我说故事,现在还有几百新招来的兵等着练呢,没那么大功夫。”

    朱厚熜却是分毫不让“我既要听你分析局面,又要听你说故事,你要是不做,我就去告诉我姐,到时候啊,有你好受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