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夺宝记(十三)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夺宝记(十三)

    那信的内容很简短,只有寥寥数行,字迹赤红,乃是用女儿家的胭脂书写的,上面还散发着些许香味。

    “我说过,这一局你赢还是我赢,本就没有定数。你赢了王府,我赢了财宝,这一局,我们只能算打和。到底谁能笑到最后,现在还定不下来。期待下次的交手。我相信,最后的赢家一定是我,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这个人赢过来。”落款的地方,并没有署名,只画了一朵白莲花。

    朱秀嫦那瓜子脸上,露出了一个充满危险的笑容“杨仪正,这白莲花,怎么是白莲教的标记,而这口气和字体,写信的似乎是个女人呢。们的杨仪正果然是个情种,连白莲教的妖女,都勾搭上了呢。说说吧,这样的罪过,该当怎么断啊。来人啊,还不把杨仪正给我抓起来,本宫好好审问审问他。”

    三女一男笑闹成一团,直闹了一通之后,朱秀嫦将那张纸条随手就丢到了火炉里。“这妖女,还敢跟本宫这用离间计,真是太小。不过这人,你一定认识吧?气,你们之前见过面,应该还打过交道,这人漂亮不漂亮?是不是比我好

    杨承祖忙把当初与冷飞霜结交的事一一分说了,最后道:“当初她说这一局不好说谁胜谁负,也只觉得她无非是在说些硬话,现在想来,却是我想错了。这一局,我们虽然将那些乱军杀的七零八落,还招募了不少人手,可是她确实也没输。”

    白莲教的管理模式向来比较粗疏,总坛对于地方分舵的约束力甚弱,像是湖广这种大教区,舵主俨然海外天子,教主对其节制也不容易。石金梁是个不甘居于人下的枭雄,对于白莲教主的管束,也是口应心不服,多有调度不灵之事。

    这一回他于安陆起兵,带出来的,都是自己的铁杆嫡系,至于其他部属,有的还在观望,有的还在路上。如今他的嫡系基本被斩尽杀绝,就算侥幸漏网的,也是被朝廷追杀的状态。

    剩下的这些教众中,并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可以整顿部属,坐镇一方。冷飞霜不但接收了白莲教湖广分舵的财富,又有总坛的大义名分,那么把这个原本疏离于总教的分舵重新掌握在手中,就少了许多阻力。

    所以从白莲教的角度们这次起义再次失败,可是从总舵的角度们却将一个原本并不能充分掌握的分舵完全抓住,到底谁输谁赢,也难说的很。而留下的死尸,以及这张字条,也算是给杨承祖甩下了一口大锅。

    张嗣宗失踪之后,安陆州衙门也拿出了全身的解数去寻找,只是后来因为乱军的事,找人的事被迫停了下来。到现在百废待兴,安陆州一大堆事务等着处置,可是找人的事,照样没人敢扔下。

    因为找不到人,王立本都吃了几顿排头,现在找到了死尸,不管杀人的是谁,张嗣宗都是死在了安陆。张延龄乃至张太后的怒火,早晚都会降临到安陆头上,作为安陆藩王,兴王府不管想或者不想,怕是都得接下这一切了。

    朱秀嫦哼道:“随他的便。其实张嗣宗这个混蛋,我早就想收拾他了,当初他还打过二木头的主意,还诱过那个翠儿。如果不是你抓人抓的早,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来,他死了最好。张延龄又怎么样?我这长寿郡主也是万岁亲口加封的,大家都是亲戚,我就不信他还能把王府怎么样。算了不想这些了,我现在啊,只想做个小女人,那些事,我不要想。”

    她之所以让罗婆等人不要清雪开路,固然是爱护下属,也是因为她想要偷懒,过几天这种居家的日子。现在她正是情热之时,如果回了安陆,两人的身份差异,再想像现在这样无所顾忌,自是不能。

    杨承祖则与她调笑一阵,第二天却趁着那报信宫女还没离开,就去取木料树皮,开始了动手。他发明这东西,说来也没什么特殊,就是简易的雪橇滑雪板等物。这些东西的构造说来并不算复杂,而且简易版也不难制作,只是安陆属于江南地区,很少下这么大的雪,也就没人研究这些东西。

    这些宫人都是身怀绝技之人,于操纵这些滑雪器具上,不过稍加指导,就能灵活操作。比起施展轻功来,用这滑雪板,能节省很大气力。

    朱秀嫦见他一上午的时间用来琢磨这个,并且手把着手教导着那宫女使用,就颇有些不乐,抬腿对着杨承祖身上踢了过去“你那么急着回去啊,是不是很想你那些女人?要是你急的话,你就跟她们走,本宫自己留在这就好了。”

    “我啊,是不急着回去。”杨承祖一边说,一边回手就抄住了朱秀嫦的脚,隔着靴子,轻轻揉着那莲足,顺着又摸到了脚踝上。“不过呢,你没发觉么,最近这附近的狼叫声越来越大了,听说还拖走了村里的一头猪。如果再发展下去,真的进了村子吃人,终归是不好办。罗婆她们呢,把附近的狼清一清,我们过的也踏实一点,我们在这住着,是过日子的,不是杀狼的。”

    “把你爪子收回去……大白天的,让奴婢们什么话了。”朱秀嫦听他这么说,心里大喜,又羞涩起来。“你早说杀狼就完了,其实调几队兵过来,不怕杀不光这些狼。只是我不想让人扰了我们的好事,你要知道,只要一回了安陆,咱们再想待在一起,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怕什么,这个我想过了。我回去之后,在安陆开几间铺子,趁着谈生意,我们就能多见几回。至于住在你那么,也没什么大不了。有人想要告我们的状,就随他去吧,我想我杀乌景和的事,孔璋胡一鹗未必不知道。也许告我的状子已经送到了南京,可只要刘娘娘不倒,想要告倒我,也没那么容易。我肯定会对的起你,不会一到安陆就不相见了。”

    朱秀嫦听他如此说,却是沉默了一阵之后,忽然道:“那你教我滑雪吧。我如果学会了,咱们可以趁着天气好,就这么回安陆去。我现在还在丧里,跟你做这事,已经算不孝,不过为了你,我全都不在乎。就算有什么报应,我也全都认了。回到安陆之后,我要像你家的媳妇那样,给你娘敬一杯茶,再陪大家过个年。”[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