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寻宝记(十一)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寻宝记(十一)

    可惜不等朱秀嫦做出什么回应,知书知画两个丫头已经从外面进来,开始动手准备起酒菜。

    这村里的粮食不多,大家也很少酿酒,不过朱秀嫦在这里存粮食时,也存了一些酒。至于肉食方面,这村里的食物虽然紧张,不过之前伐木的时候,也猎取了不少小兽,制成了肉干。这些肉食自然是归钱夫人享受,别人无权动用,是以一顿过的去的酒席,还是拾掇的出的。

    像知书知画这种王府的女人,都受过系统的训练,属于上的厅堂,下的厨房。不但有一身武艺,而且置办成桌的酒席乃至算帐管事,都没有什么问题。一般人家的当家妇,其实也不及她们的手段,只是在朱秀嫦面前,没有她们显本事的份。

    虽然材料有限,这村里的锅灶也是一体的,无法爆火热炒,不过两个丫头的手法老道,菜的味道并不差。上略嫌简单的席面,杨承祖笑道:“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得算是极限了,没办法,大雪封山,要什么没什么。这破村子里也是没有什么存货,我们的郡主,只好受点委屈了。”

    “没什么,这村里的人,想吃这些还吃不上呢。”朱秀嫦的胃口竟是出奇的好,筷子跳动着灵活的舞步,将目标一个个消灭。

    “我想等到雪化的时候,这村里怎么也是会死人的吧,对比起那些注定要饿死的人,有这个吃就已经很不错了。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应该待在王府里,和你的侧室待在一起,结果却要陪我在这里吃这些东西。如果说受委屈,那也是你受委屈,我可万万不敢说这样的话。”

    两人又喝了几杯,朱秀嫦的酒量似乎并不怎么好,脸上的两团红晕越发明显,人也不复往日端庄。身上的外衣因为酒和火炉的作用,早早脱去,穿着紧身的小袄,将傲人的身段显露无遗。

    “父王虽然是亲藩,家中有大批的田产,城里也有不少铺面。可是父王的志在修道,求的是长生,于庶务其实不大在意。母妃的性子柔弱,也是当不得家的,那些铺子交给别人打理,结果居然是在亏钱。我如果不把这些担起来,家里的银子,其实是要往外面补窟窿的。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能一个人撑起这么大的一个王府,还能为王府维持一个很好的名声。在安陆,我是大名鼎鼎,呼风唤雨的钱夫人,在家中,我则是长寿郡主。总觉得,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没什么是我不能控制的。”

    “可是等到我病倒的时候,自己想了想,却发现自己其实什么也没抓住。我想抓住男人,结果万嘉树先是落了王府的面子,又在背后刺王府的刀子;我想为王府立个好名声,结果大家只是怕我,并不是敬我;我想为王府赚银子,可是那些亲戚啊管事啊,总是想方设法的往自己口袋里装钱,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我真的死在这小村子里,他们怕是也没什么好话说我,只会说我蠢吧?所以我决定了,什么都不管,放下一切,安心做个小女人。其实今天这感觉就很不错啊,男人呢,在外面辛苦了一天,回到家里,女人做好了饭,陪着相公喝酒,吃饭,这样的感觉……很好。”

    杨承祖知书知画“郡主,你喝多了。”

    “笑话,本宫会喝多?就算拿再多的酒来,我也不会喝多的。”朱秀嫦满不在乎的一挥手“知书知画,早晚是你的房里人,这些话不用背着她们。这些话说给她们听,也不怕她们说出去,现在这村外面狼闹的太欢,还有歹人行凶。本宫为了安全,特此下令,命令你留在这里,贴身保护本宫,你可愿意?”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杨承祖微笑着点点头,己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辛勤的播种,终于到了收获的时节。知书知画乖巧的收拾了桌子,然后就躲到了外间。而朱秀嫦则闭上眼睛,张开了双手,轻声说了一句“来,替本宫宽衣。”

    知书知画已经到了知事的年纪,尤其大明朝并没那么封建,大姑娘可以绣辟火图。对这事,她们虽然没经历过,但不代表一无所知。事实上,到了这个年纪,她们已经开始对这些事有了一些好奇,产生了窥视的玉望。两个私下里,其实也会偷着话本,藏些春意儿。

    当然,她们绝对不敢去偷主人的事,不过听听窗户根,还是做的出来的。再者,方才郡主也说了,自己早晚是房里人,那这个男人,早晚也会是自己两人的男人,听一听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于自己也大有好处。

    以往郡主眼里是男人的,不管是何等出色的男人,在钱夫人嘴里都不会得到一句褒奖。安陆的才子不少,不过钱夫人对谁都没有什么好的评价,也不会假以辞色。

    像这两天与杨承祖把臂同游,乃至肌肤相亲,这已经是破天荒的事。等听到郡主口内那一声声忘情的叫声时,两人面面相觑,心内升起同一个念头:郡主原来也会叫的这么的……不顾廉耻?这种事难道真的可以让人如此忘情?自己听到了这些,该不会被她灭口吧?

    等到一切停止,朱秀嫦那完美的娇躯,盘绕在杨承祖的身上,而后者怜惜的为她擦去身上的汗水。朱秀嫦轻轻动了下身子,眼睛依旧紧闭着,呢喃道:“先别动,让我飞一会儿。原来,这种滋味真的这么好。我要把你身边的女人都赶走,这么美好的感觉,只能我一个人享用,凭什么让别人也享受到。”

    “别胡说了,你先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杨承祖手中拿着的,是一块染血白帕,上面那点点猩红他见的多了,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该出现在一个已经成婚的女人身上。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从没说过,我和人圆过房吧?”朱秀嫦这时才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没想到吧?你得到的,是一个完整的长寿郡主,不过作为代价,你失去的,将会很多很多。像是二木头,你就别惦记了,我不会让姐妹两个都被你睡了。其他的东西,你还会失去很多,不过现在你后悔也晚了。如果你想要吃干抹净不认帐,小心本郡主跟你没完。”

    “我只是没想到,你和乌景和居然……。这样想想也挺好,像你这样天仙般的人儿,本就不该是乌景和那等蠢物能够配的起的。若真是和他有了什么,那就是老天无目了。不管失去什么,跟得到你相比,那都不算什么,不管付出何等的代价,我都不后悔。”[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