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寻宝记(十)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寻宝记(十)

    >,!

    刀光闪处,人头落地,甚至不给人反应过来的时间,一颗人头已经被斩了下来。+◆,围观的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惊呼,有几个妇人仓促的用手去挡眼睛。

    杨承祖对众人道:“我知道,你们村里有的人认为高松罪不该死,左右不过是睡了个女人,那女人是外来的,不是你们本地户。她男人,也不是你们本地的老户,所以跟你们的关系不算多亲密,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你们也不会帮着她。如果这个人交给你们的族法处置,我想多半就是打一顿板子,再罚跪几天,最后出一笔钱赔偿了事吧。”

    他顿了一顿,外面又响起了阵阵狼嚎。“不对,现在外面闹狼,这高松是个猎手,多半连这板子什么都省了。会转而让他去杀狼,将功折罪,对吧?在这里,女人是不能和男人相提并论的,所以呢,我就替你们动手了。如果谁觉得高松死的冤,可以找我,我会跟你们说个清楚。如果还有人做类似的事,就跟我这口刀说话。至于在场的女人们,你们受了欺负,那是男人的错,不是你们自己的错,所以不该去指责受害人,这是错的。如果有人欺负你们,可以去找钱夫人那里申诉,你们都要听我的,我听钱夫人的。谁敢欺负你们,钱夫人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人群逐渐散去,有人拿了芦席来卷了死尸离去,那些围观的百姓也逐渐散开。只有杨承祖这一行四人,在村子里信步闲逛。往日朱秀嫦的人缘还不错,大家对她很敬畏,不过她主动找谁说话时,也有人愿意凑过去。毕竟这是个有权柄的女人,能巴结上她,总是没有坏处。

    可是今天她不论走到哪里,人都像见鬼一样逃的远远的,还有的女人似乎想跟她说点什么,但随即就被自己的男人拽进屋里,接着就关上了门。

    “看来我已经成了这村里,不受欢迎的女人,如果不是他们怕我的话,怕是就要有人朝我丢垃圾了。”朱秀嫦笑了笑,笑容里似乎包含了很多东西。

    杨承祖大方的挽住她的手,两人手挽着手,在这深厚的积雪中艰难前进。“那又怎么样呢?你是这个村的主人,这一点,不因他们喜欢或者不喜欢,就发生什么变化。就像当初我去收税,他们也不喜欢我啊,但是又有什么关系,不是该交税还得交税?你的心其实很好,不过就是有时,太刻意求全了。总觉得你对他们这么好,他们就该感谢你,但是忽略了,你始终对他们好,他们就觉得,你对他们好是应该的。一旦你犯了他们的忌讳,他们就不再拿你当恩人了,这种态度也在预料之中。不过没什么可在乎的,你想要的,他们给不了你。他们于你而言,实际上就是靠你生活的一群人,他们的一切都属于你,至于他们的喜好,你没必要迁就,只要相信自己是对的,那就够了。”

    远方阵阵狼嚎声此起彼落,看来这些狼闹的确实有些凶,不过这村子有这么多人,倒也不怕真有狼冲进来吃人。两人又走了几步,朱秀嫦微笑道:“你不用安慰我,我以前其实挺在意这些的,什么名声啊,什么评论啊,总是想要一个好名声。更怕是自己一个做不好,丢了王府的脸。不过现在,我真的不在乎了。”

    她长出一口气“现在哪怕真的一群恶狼冲进来,村民都离我而去,我也不会害怕。因为我知道,你会拉住我的手,不会放开。哪怕我真的倒行逆施胡作非为,你也会站到我一边的,对不对?”

    “没错,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跟你在一起的。当然,我也相信,钱夫人是我见过的女人里,最聪明的一个,不会去做那些糊涂事。你做什么,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我肯定会支持你。”

    两只手在这一刹那握的紧紧的,朱秀嫦的身子无力的依偎在杨承祖身上,仿佛没了气力,轻声道:“我没力气了,扶本夫人回房。”

    等回到房中,朱秀嫦的脸色潮红,她看了看杨承祖道:“我脚有点麻,你帮我揉一揉吧。知书知画,你们两个丫头去弄点酒来,再弄几个菜。本宫要和承祖好好喝一杯。”

    她并没有缠足,两只天足被杨承祖握在手中,轻轻的按摩着。明明是她自己的要求,可是此时体软如酥,面红如火,仿佛旧病复发了一样。直到按了一通之后,她的头已经埋到了枕头里。

    “像你这样肯低声下气顺着女人心思的,其实也不是见不到,不过呢,大多是没本事的男人。像你这样有前程有官身,有锦绣前途的,还肯低三下四的讨好女人的,却是从没见过。你这些日子在村里又是练功夫,又是唱小曲的,有不少村里的女人,都把心放在你身上。我就知道,有好几个大姑娘,偷着给你纳鞋,还有人巴结知书知画,想问问你衣服的尺码,为你做衣服。她们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嫁给你的,可是只要你勾勾手指,肯定有人愿意跟你钻一回柴禾堆。不过你今天这么一说呢,怕是就要落一个没用的男人,怕女人的软蛋的称号,就连女人,都要看不起你,值得么?”

    “值得啊。”杨承祖的手依旧在她的莲足上轻轻按着,并顺着莲足一路上行,开始肆无忌惮的攻城掠地。而朱秀嫦却并没有制止他的恶行,而是任他为所欲为。“那些村姑,有什么可惦记的,我哪怕是个喝酒赌博的烂人,只要有四品前程,扔下一笔银子,她们难道不脱衣服?我眼前已经有了个最好的,却去找那些烂的,不是我有毛病?当然,我也知道,眼前这个好的很难追到,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和她都还年轻,都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的追,早晚有追上的时候。能够攀登上绝壁,摘下那朵高岭之花,就是我现在最大的理想,也是我努力的目标。沿途上的花花草草,不过是过眼云烟,我怎么会在意呢。”

    “油嘴。”朱秀嫦的腿动了动,将双足抽出来,红着脸坐起身子“两个丫头大概快回来了,在下人面前,有点样子。我跟你说,当初万嘉树于我面前,其实也是我这个郡主来迁就他这个才子的。像你这么迁就我的,却是第一个。可是我终究是个嫁过人的,又比你大着两岁,最重要的是,咱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的。你都想明白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了,不过我不在乎。结果什么的,我其实不在意,再说了,只要不被人捉住,就什么都不是问题。只要我不去做大官,又有谁会盯着我不放呢?秀嫦,你便从了我吧。”</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