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寻宝记(八)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寻宝记(八)

    两日之后,鹅毛大雪终于停了下来,积雪没过了小腿,人一步踩进去,要费尽力气把腿拔出来,再走下一步。  这个位于黄仙洞的山村,与外界往来的通路已经全部被雪封住了,短时间内,怕是无法离开。

    深厚的积雪,朱秀嫦也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安陆过年的这个想法,注定是要破产了。远远的,只人步履蹒跚的向这个院子过来,知书知画两个宫女抽了佩剑在手警惕的观察着,反倒是朱秀嫦一脸镇定“把兵器收起来,你们这练家子的眼睛还不如我,那是承祖。”

    果然,离的近了些,那两个宫人也认出来是杨承祖。他显然起的比这三个女人要早,已经四下转了一圈,一见三人急忙道:“赶快扶夫人回房休息,这雪那么大,都要打不开门了,仔细冻坏了。现在这时候,采药怕是都采不到了。”

    几个人进了房,知书道:“这雪那么大啊,以前真的不曾见过,刚才天蒙蒙亮的时候,奴婢还听到了狼叫呢,好吓人的。”

    “是啊,所以你们啊,可得多加点防备了。这村子附近就有狼,而且白天也敢活动了,村里有好几个人说听到了狼叫。那个快枪你们会用不?如果不会用,我教你们。”一边说,一边杨承祖将自己背的那支火绳枪以及装火药铅子的牛角连一大捆火绳都拿了出来。

    “比起狼来,人更需要防备,今天天一亮的时候,高老就跟我说了。村东头那个张刘氏,上吊了。”

    “上吊了?”对这个女人,朱秀嫦还有些印象,那是个皮肤白净的女人,在这种山村里,就得算是一流的女子。她男人在外面跑单帮,不知道多久才回来一次。这女人很贤惠,人也很好,在村里向来有一个良好的口碑。

    朱秀嫦与她有几面之缘,对她的印象还不错,知道她认识些字,还想着将来抬举她,让她为自己做点事的,就这么一个女人,居然上吊了?

    “是啊,有男人趁着下大雪的时候,跳进了她的院子。她住的那地方比较偏,也许喊了,也许怕羞不敢叫,总之是没人听到。她受不了这个,所以就上了吊。从身上的伤痕是拼了命挣扎的,不过力气不够,终归是让人得了手。”

    “混帐!”朱秀嫦作为女人,自然是听不得这样的事,更重要的事,这样的事如果不能及时做出处置,这人做了开头,焉知不会继续下去。如果类似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个因为大雪而被迫封闭起来的山村将会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所以啊,我把这铳给你们留下,加上知书知画满身武艺,有人敢来这边作死的话,就只管下死手好了。查人的事,我已经让高老去查了,他是这村里的乡老,访查这种事,比我们要方便一些。一些蛛丝马迹,很容易查出来,到时候我们负责处置就好了。”

    “我也要去朱秀嫦道:“这事我要置,整个村子的人,都是我兴王府的佃户,出了这样的事,是给我们王府脸上抹黑。我必须事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我心里不痛快。再说这村子里也没什么事做,正好可以解解闷。”

    按着这村里的传统,女人是不能参与事情决断的,即使是出了这等事,女人也只能背地里说些什么,并不能站出来参与处置。在舆论环节中,往日风评甚好的张刘氏,反倒是承担了更多的攻击,大多数人在指责她不守妇道。肯定是因为自己行为不检点,才给了男人错误的暗示,否则的话,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从男人的角度认为这种事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那个罪人很容易就被找了出来。毕竟张刘氏拼命的反抗,也给他的脸上身上,制造了足够多的伤患,这些伤口是瞒不了人的。只是当高老下令拿人时,这村里的几个老人,却都选择了求情。

    “高松是个好后生,不是那些游手好闲的二流子,也是咱们村里唯一的猎手。往日里打了什么猎物,也没少给咱们分好处,就是张刘氏,难道就少吃了他的猎物?她男人和她,都是外村搬来的,给她一个地方住,还给她地种,已经是很大的恩典了,为了她的事,就要处置高松,我们觉得小题大做了。再说,高松的情形你是知道的,他也是年纪大了,没讨到老婆,才闹出了这样的祸事。狠狠地抽他几十鞭子就好了,但是不能交给外人处置么。”

    “是啊,那张刘氏也是嫁了人的,又不是个大姑娘。再说她男人长年不在家,想来自己也是熬不住,说不定早就和高松相好。结果这又不知道为什么就上了吊,到底是谁先勾搭的谁,也难说的很。”

    “高松是咱们村唯一的猎手,眼下村外面那么多的狼,除了他之外,谁还能保住村子?”

    “大雪封山,钱夫人存到村里的粮食所剩不多,高松不带着大家去打猎,我们怕是就要挨饿了。您得为大家想想啊,那张刘氏的男人回来,让高松赔他几张上好的狼皮鹿皮,总归能让他再讨个婆娘就是了。若是为这点事就要打要杀,可是小题大做了。其实村里的后生和那些婆娘的破事,大家也不是不知道,不过是懒得过问罢了。要是这种事闹到要出人命,可是不好。”

    “是啊,那钱夫人还要说三道四,就更不应该了。她虽然是咱的半个东家,可也是个妇道,要是府里的管事或是其他男人出面,我们也不说什么。她一个女流之辈,怎么也管起男人的事了,其他的事就算了,这可是咱村自己的事,不能听她的。”

    一个年轻人从外头跑进来,慌张道:“大事不好了。高松哥被那姓杨的仪正拿了,捆到场院里,说是要什么明正典刑。思,是要砍脑袋,您快去,好歹也是咱高家的人,不能就让他们这么杀了吧。怎么也得去说说情,要杀,也轮不到他们来动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