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真相(一)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真相(一)

    >,!

    现在王府内的关系就是一乱帐,长淳郡主对于杨承祖渐渐倾心,就在他装病这段期间,这位一向老实且有些胆小的二木头,居然胆大包天的化装成小宦官来探望过两次。⊥,虽然见面之后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把脸憋的通红,然后一溜烟的逃走。但是只这种态度,就足以说明一切。

    蒋妃不能说对此不知情,但是她选择了装聋做哑,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当年长寿郡主大婚时,王妃是支持她嫁给乌景和的,结果就把事闹成了现在这样。二女儿的婚事,她已经不怎么想介入了,只要不是太离谱,就一切随她去吧。

    可是比起这单纯羞怯的小姑娘,杨承祖的心明显是放在长寿这里,而且他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这种想法,对于长寿展开追求。

    两人现在是少不了碰面的,安陆的利益划分,难民的处置安顿,长寿现在越来越享受与杨承祖讨论这些问题的过程,或者说,她发现,自己有点依赖这个杨承祖为自己出谋划策。

    固然长寿于经商贸易上很有天赋,但是杨承祖毕竟两世为人,有着后世的见识,自己又当过剧团团长,在管理上也有经验。在他的设计下,长寿郡主的内部也经过了一番动作与清洗,趁着安陆大乱的当口,把一些可能涉嫌出卖情报给乌景和的内鬼解决掉,把一些原本的人事安排也做了变动。

    那些难民以及俘虏中,她吸收了近六百人进入自己的商业帝国,充当力夫护卫乃至于死士。而这些有幸被选中的人,则每人都要砍下两个同伴的首级作为投名状,也就是说,这一项安排实际是解决了大概两千左右的俘虏。

    这些人都是霍虬参与选拔,特点是在乱军里属于有名的老实人,而且有家有口,把他们的家小控制起来,也就不大怕他们反水。再说已经杀了人,就没了回头路,将来就算是跑回白莲教里,也难逃一死。

    经过乱军破坏之后的安陆满目创痍百废待兴,无数房子要重建,大多数的买卖铺面也要重新整修后才能投入使用。在杨承祖的协助下,通过对那些无主产业的接收,以及如何把有主产业变成无主产业再进行接收,长寿郡主实际上还是发了财的。

    这两人在很多问题上的思路以及观点异常接近,彼此之间都有人生难得遇一知己之感,朱秀嫦一方面告诫自己应该离他远一点,可却又控制不住的一次次走入他的房中,一次次的任他放肆。而这放肆的程度,似乎也越演越烈。

    罗婆子这位管家婆对于这种事似乎是乐见其成,并不加以阻止,反倒是装做没看到。还把自己那手无影针的功夫,教给了赵幺娘,借着传艺的机会,与杨家的女眷来往的很是密切。

    她一副死人面孔,平日里对谁都是冷如冰霜,让人觉得是个呆板难以接近的管家婆。可等到她真的想要与人结交时,就会让对方觉得如沐春风,这种交往进行的也很顺利,就连柳氏对她的评价也很高。

    朱秀嫦当初与万嘉树在一起时,倒也有过这种接触,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与名义上不该与自己产生任何瓜葛的男子这样接近,难免面红耳赤,满面生霞。她一边试图摆脱对方的手,一边道:“按察司又怎么样,这次来的是个按察佥事,身上挂的差遣是兵备道,我看与其说他是来查乌景和和万同的事,不如说是来查凤立松的。你到底收了他多少好处,为什么要帮着他说话?”

    凤立松率军投降,其手下五千多人马,也是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初时安陆人还担心这支虎狼之军来了之后,可能会继续骚扰地方,索粮索款。

    可是王府的仪卫军在骆安朱宸陆炳李纵云几人带领下,列好队伍走了几次正步,练了几回队列,这支人马就变的比谁都老实。平日里守在营房里,连门都很少出,于地方并无妨碍。

    这样一来,大家就从防范他,变成了想着怎么敲打他。都想要把这支武装抓到自己手里,小手段都使了不少。不过不管怎么使手段,这支人马的安置,还是要朝廷说了算。乱军投降与匪徒招安类似,其部众既不能不收,也不能全收。

    在另一个时空里,甘军董福祥全军二十余万降清,最后留用的连四千人都不到。大明朝对乱军招安,与此类似,眼下凤立松的人马总计有五千人左右,留用多少,裁掉多少,就要看衙门里是怎么想了。

    不过这些人马算的起凤立松的本钱,能保存的越多于他未来发展就越有利,而且用在哪个方面,也关系重大。这些日子里凤立松也在四处周旋,拼命疏通关节,杨承祖甚至也肯为他说话。

    “五千多青壮呢,谁不眼红啊。天威营这次被打的很惨,如果能拉一部分人进入营里,伤亡上就能少报一点。不过呢,这支人马给了他们,就算是浪费了,我们王府的仪卫司一向缺员,这次正好借着机会补齐多好?凤立松是给我送过钱,不过他送的人多了,我从万同那搜出来的东西里,应该有一部分就是他送的。他真正打动我的,是答应输送六百名壮丁到仪卫司,而且是让我随便挑人。不管他的部队是怎么来的,好歹也受过点训练,练起来的话方便一些。咱们王府的武备要搞上去了,不能再像这次一样,搞的那么被动。”

    “你让他的人马编入安陆军卫之中,这……靠的住么?”朱秀嫦的呼吸虽然有些急促,但是思路还是很清晰。

    “没什么靠不住的,这些所谓的乱军,其实大多数是他们抓来的丁,有小商人,有乡下的农人,还有一些本身就是逃军。并不是为非作歹之徒,把他们编入军卫里,不会出问题。这次乱军把咱们安陆卫差不多是打残了,军户或被杀,或被裹胁着投军,想要恢复安陆卫很困难。而眼下各处都用人,想要从别的地方调动军马过来不大容易,安陆又急需要恢复秩序,所以用他们也是最合适的选择。”

    朱秀嫦侧脸看了看他,总觉得他这么说话的神情,很像当初自己初见万嘉树时,对方那挥毫泼墨的模样一样,都很迷人。不过这个男人,和那个万嘉树是不同的,他可以为了自己杀人,可以为了自己去杀一个知州和一个仪宾。她这么想着,不由自主的反握住了杨承祖的手,轻声道:

    “别担心,按察衙门那边,我已经派了人去盯着,关系也派去了。我想他们该知道怎么做,如果敢为难你,有他们好受的。”</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