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刺(九)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刺(九)

    >,!

    半个多时辰后,长寿郡主才离开,杨承祖接替那名冒充他的小太监,又躺在了床上冒充病号。±,到了这一步,家里的几个心腹女眷,都知道他装伤的事,想来也知道昨天晚上杀人的是谁。

    想想这么大的案子,几个女人心里都不踏实,如仙更是没好气的在他身上拧着“你啊,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郡主的主意。你当初可没为我杀过这么大的人物,咱家里的几个妹子,也没听说你为她们杀一个五品大员啊。正五品啊,说杀就杀了,你不要命了?就算你不要命,家里那么多人呢,难道为一个长寿,就都不要了?”

    柳氏想起昨天自己趴在他身上大哭的情景,既觉得受了愚弄,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不计算名义的话,两人年龄也没差几岁,这种接触也是有些不方便的。如果人是昏迷的怎么都好,装昏的话,那就不大好了。

    因此也没好气道:“你这孩子,连娘都敢瞒,真是越来越不成话了。这案子听说闹的很大,现在还在查呢,你说说,你怎么……你怎么那么混呢。要不然你就先躲躲,再不行,就和青青上山吧。”

    “是啊,大家跟我上山吧,到了山上,我就让你当大当家的,多好。”郝青青在所有人中,算是表现的最平静的一个,反正也是绿林出身,多犯几个案子少犯几个,没什么区别。至于女人么,她可不认为郡主真会和自己的男人有什么瓜葛,那可是个郡主呢,能是他攀的上的?

    “你真是的,就算要杀,你让我去啊。我也不是吹牛,别看肚子里有这块肉,杀这几个人,保证不出问题,一刀一个,杀的干干净净。再不行,就让我手下的儿郎上,他们干这个拿手的很,何必你自己去呢?”

    比起性质,郝青青更在意技术问题,杨承祖没好气道:“废话,你和你手下那些人不管怎么本事,难道还能冲过那些警戒么?要不是我熟悉王府的布防,你当那么容易摸过去的?再说这种事,就算我被发现了,也有的解释,你们要去的话,就只能玩命了。行了,这事我有分寸,你们放心吧,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李家姐妹是官宦出身,于这里面的沉重是知道一些的,李月娥道:“一个知州加一个仪宾,恐怕不是想压就能压的下的吧?如果……如果闹大了,会不会过堂,到了公堂上,又会不会用刑啊?”

    她们是见过杨承祖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模样的,一想到那情景,姐妹两都觉得心慌意乱。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是她们生活中的倚靠了,如果真出了意外,自己又该怎么活下去呢?

    “惊动官府是肯定的,不过也未必真的会出什么大事,今天的我,已经不是滑县那时候了。别忘了,我身后有王府,他们手里有凭据么?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又拿什么动我呢?再说,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未必顾的上这件事啊。”

    正如杨承祖所预料的那样,现在的湖广,或者说整个大明的东南官场,也没有多少人有心情以及精力来管这件事了。比起安陆的这一事件,真正牵扯这些大人物精力的,还是东南的战局。

    震动东南的宁王之乱,在外四家军南下,正德天子御驾亲征之后,战局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继凤立松全师归顺后不久,王登云也率部投诚,此时各处战场上投诚的顺德军不胜枚举,几成风潮。顺德军底蕴不足的缺点逐渐开始暴露,各地部队人心不稳,屡屡与官军接触,私相授受,宁王已经不得不从战略进攻转入全面防守。甚至主动放弃了一些在外省占领的城池,准备死守江西。

    而在江西省内,赣南巡抚王守仁及其手下由民壮吏员弓手衙役组成的杂牌部队,也多次取得胜利,将宁王的后方搞的鸡犬不宁,朝廷大军大有一举将乱军击溃的趋势。可就在这个时候,从皇帝那边却发来了几道莫名其妙的上谕,都是严格命令各地军马不得妄动,一切等待天子带兵到后再做定夺。

    即使是不怎么谙熟兵事的文官,也知道战机不可失的道理,这个时候的这种诏书无疑让他们难以接受。此时湖广巡抚忙着上本向皇帝申辩用兵的重要性,至于死人的事,他真的是顾不过来。

    再者,现在安陆的死人实在太多了,即将到来的冬天,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稳定局势,迅速恢复秩序,远比查清罪魁祸首更为重要。

    安陆的局面,在万同父子被杀后,再度陷入混乱之中。由于地方官基本都死于兵乱,安陆的地方行政系统已经宣告瘫痪,王府不得不出面负责善后事宜。那些原本看好万同而不看好王府的人,这下都傻了眼,匆忙的找着门路,希望能够与王府修补关系,在这场盛宴中,多争取一些利益。

    除了这些外,现在安陆最大的问题,还是那些难民。除了从外地来的流民外,还有本地的居民,经过战火的破坏后,大批本地百姓也都成了难民。其中有不少人也曾加入了乱军,现在怎么对待他们,甄别,处置,都是一个问题。

    秋风卷着落叶天空中打着旋,王府内原本种植的树木,在守卫王府的战斗里基本都被砍伐一空,工匠们只好将剩余的根部挖出来扔掉,等待来年,移植新的树种填进去。

    一批新晋补充的丁壮,在高升李纵云的带领下,迎着秋风站成纵队,一动不敢动。那些经过王府大战幸存下来的老仪卫们则在房间里喝着热茶,看着新丁操练,不时的还要品评几句,炫耀一下自己的资历。

    袁宗皋带领着王府的帐房,拿着算盘与帐本,计算着一笔笔收入与开支,还要应付着往来不断的访客。随着兴王的死而逐渐陷入沉寂的王府,在这冬日即将来临的时候,渐渐找回了属于自己的活力。

    杨承祖房中,长寿郡主俏面微红,小声嗔道:“你……你身子都好了,怎么还这么无赖啊。不许抓着我的手了,否则让人看见,成了什么样子。”

    杨承祖则毫不在意的握着郡主的纤纤素手,手指在她白嫩的掌心里轻轻画着圈“怕什么,现在除了罗婆,没人会看见的。听说按察司快来人了,我们不得把口供对一对么?免得到时候出了纰漏,我这是在训练你,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口供不出问题,才不至于真的被按察司审出什么,罗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