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刺(八)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刺(八)

    一个知州被杀,无论如何也是惊动湖广的大事,何况随着救火,人们发现死的不光是万同父子,就在同一天夜里,长寿郡主仪宾乌景和也被人割了首级。.  d  t.  c  o  m一个仪宾加一个知州遇害,这种事的严重程度,比起安陆失守也未必轻到哪去。

    天一亮,就有一群人把两处别院围住,不让任何人接近。这事发生在王府里,第一批负责勘察现场的,就是王府的护卫。

    仪卫司方面派出的是陆炳以及一个名叫朱宸的典杖负责带队,而锦衣卫方面则是王立本带着手下一个叫陈寅的总旗。本地的衙役在之前的战乱中已经全灭,现在无人可用,是彻底指望不上了。

    这些锦衣与仪卫都是经历过整个兴王府保卫战的,也算是配合默契,彼此的关系近了不少,勘验之时大家配合的也不错。王立本在保卫战中挨了一刀,不过伤的不重,他自己反倒是因为这一刀,在整个家族里的地位都提高了不少。

    经过战争的洗礼,他整个人也变的干练了许多,一边四下张望着,一边吩咐陈寅“查仔细点,这可是大案,连王府的仪宾都敢杀,简直无法无天了。这样的罪犯,一定不能放过他。”

    他想了想,又吩咐道:“外面那些降兵怎么样,有没有趁机鼓噪,可要盯紧一些。那可是好几千人,如果反水的话,可是个麻烦。”

    “百户放心,这事都安排下去了,保证不会出什么纰漏,咱的人盯着呢。他们要是想闹事,就砍死他们。”陈寅今年三十来岁,一身武艺颇为高明,人也精明强干。在王府大战中,他负责防守一段城墙,表现的十分出色,立了不少的功劳,也是本地百户所里第一号的人物也是实际意义上的头目。

    几名部下勘验一番后,见陈寅人已经到了院里抽起了烟袋,一名部下凑过去道:“陈头,这案子你是白莲教做的?”

    “白莲教你个大头鬼!王府里戒备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白莲教又不是妖精,他怎么进去杀人的。这事别扫听别问,记住谁问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还有,让咱的人都撤出来,这地方交给仪卫司的人勘验就好。”

    “别啊,仪卫司的兄弟打仗还行,勘验这个可是外行。你们,这么一折腾下来,就什么都没了,咱得拦着点。”

    “如果你想死无全尸的话,就继续掺和下去吧,我老陈是不管这事了。好不容易从那些乱军手里拣条命,过几天横死街头,不值啊。告诉咱的人,撤!王老大愿意折腾,留几个人跟他折腾,其他什么都别管,该怎么上报,让仪卫司的人写,咱们附署就完了。”

    那名部下听出了些味道,一脸惊诧的问道:“老大,你是说……不会吧,这可是仪宾,还有一个知州大老爷,这……这得多大的胆子。”

    “少打听少问,打听到心里是病,赶紧走人。我这抽袋烟,陪着王老大那应应卯,将来谁问下来,记住一问三不知。都是有家有口的人,别往这里乱掺和。”

    等那名部下带着锦衣卫撤出来,陈寅朝水坑里吐了口唾沫,小声嘀咕道:“万州牧,好人啊。可惜,真他娘的可惜了。这手,真他娘的黑啊,这么多人说杀就杀了,老陈犯不上惹你这样的狠人,这事怎么办,还是交给按察衙门的人办吧。”

    杨承祖房中,长寿郡主两颗面目狰狞的人头,还有那一叠书信帐本,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十指紧扣着手心“乌景和,他居然和万嘉树串通一气?”

    杨承祖斜依在床上,一边给自己身上缠着药布一边道:“是啊,他们能混到一起,确实连我都没想到。这两个忘八蛋,居然想要去告黑状,诬陷王府通匪,这种人可杀不可留。如果不是我动手的话,恐怕这些信真的就要寄出去了。”

    “我……我其实一直是想给王府帮忙的,我一直觉得,我很优秀,能为家里做事,分担一些负担。可没想到,险些害了小弟和母妃。本宫一直觉得自己聪慧过人,到了现在才知道,我不过是个没用的蠢妇,是个害人精罢了。”

    她见了这些书信帐簿以近那份万嘉树手下的奏折之后,情绪就始终有些激动,此时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杨承祖取出手帕,毫不避讳的为她擦着眼泪。朱秀嫦伸手去挡他的手,反倒被他一把握住,她挣了几挣,都没挣动,不由嗔怪的首的罗婆子。

    “罗婆,你没在干什么?你怎么不管管?是不是连你也不肯帮我了?”

    罗婆脸上带着笑容,“千岁,你怎么罚奴婢都行,可是啊现在也只有杨仪正能劝的了您,这事我可不能管。您这些年过的苦,奴婢里,心里不是滋味,奴婢是希望您真过上好日子,不要再苦着自己了。”

    “你们……你们一个个都要疯么?杨承祖,赶紧给我松手,否则的话,信不信本宫斩了你的头!”

    “斩啊!会发脾气,有架子,高高在上,聪慧过人,艳如桃李又冷若冰霜。这样的朱秀嫦才是我认识的那个长寿郡主呢。不就是和宁王做点生意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自己难过成那样么?不把粮食卖给宁王,咱们哪来的盔甲兵器,哪来的火药弩箭?没有那些东西,我们怎么守的住这王府。我相信王府里没人会怪你,也没人真的蠢到,认为是你对不起王府。”

    他喘了口气,手终于松开了“这王府里王夫人虽然是个能任事的,可是她出不了府啊,把事交给她那些亲戚,只会把好事办坏,坏事办砸。事实上要不是有你撑着,这王府哪有今天那么大的财势。现在这事还没了呢,一个仪宾死了,一个知州被杀了,后面肯定要有问题,你这个郡主不帮我抗,难道要我自己扛啊。”

    “再说了,城里那么多铺子要重建,那么多灾民要安顿,还有那么大的利益要瓜分,你要是再不站起来,这些东西就都归了别人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振作起来,做回长寿郡主,做回钱夫人,而不要像个小女人似的自怨自艾。如果你不行的话,信不信我带着我的女人跑路,什么事都不管了。”

    啪!

    一记耳光重重的抽在杨承祖脸上,接着朱秀嫦抓着杨承祖的肩膀道:“你给我听好了,你是我兴王府的仪正,没有本宫的批准,你哪也不许去!给我好好待着,留下来,帮我!”

    说完这话,她猛的将头埋到杨承祖的肩上,放声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手在杨承祖的身上乱打乱抓,嘴里骂着“混蛋,你混蛋,你知道不知道,我是有多爱那个男人啊。就这么,你就杀了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