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刺(七)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刺(七)

    对于这位不速之客的出现,万嘉树显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一时间竟是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把身子护住父亲。  (..  )万同的神色也一变,骈指道:“杨承祖,你到这里来要做什么?”

    杨承祖表情平静,仿佛真的是过来串个门“没什么,只是刚才到仪宾乌景和那里坐了坐,然后听说了一些事,就过来州牧。怎么样,您的伤不要紧吧?万公子,你这是要去哪,刚见面就急着走,不好吧?”

    万嘉树趁着杨承祖说话,抓起桌上的一方砚台向他丢去,接着也不丢中,而是快步冲向窗边。他当然知道,这人是不怀好意的,不过自己一个文人,不可能在搏斗中占上风,惟一的希望就是逃出去。

    不管喊来王府的仪兵,还是巡更的更夫,都能阻止对方行凶。只要他不想造反,就不敢在人前杀死朝廷命官。

    他的行动很快,丢砚狂奔,几乎是一气呵成,门是出不去了,不过从窗户走也可以。作为有着数次历险经验的人,他对于走窗户并不怎么陌生,可就在他的手,刚刚摸到窗户的一瞬间,背后就是一凉,接着是胸前也有了同样的感觉。

    低下头去,半截刀尖已经出现在了胸前,万嘉树仿佛不相信这一切真的会发生,张开嘴想要喊些什么,但是什么也喊不出来。随着刀被抽回去,一股血箭喷出,万嘉树人向前倒去,猛的趴在了窗户上。

    双手仿佛溺水者自救一般的拼命抓弄,将无数木屑都抠了下来,但终究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无力的向下滑去。杨承祖宝刀再挥,这次是直接将万嘉树的头砍了下来,用手提着发髻,将人头熟练的塞向腰间的皮囊。

    这些日子杀人杀的多,这种动作已经算驾轻就熟,一边放着人头一边道:“乌景和万嘉树,你们两个既然交情那么好,离的近点没什么的。万州牧,到你了。”

    万同似乎想从床上挣扎起来,可是伤势牵动下,他终究只是勉强站起,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不过他的语气并没有多少恐惧,只是多了一份威严与愤怒“这是世子指使你做的?杀害仪宾杀害朝廷举人,你难道不怕抄家灭门?”

    “怕啊,谁不怕抄家灭门呢,不过你是做亲民官的,应该比我清楚。没被抓住的罪犯就不是罪犯,事实上,就算抓住的,也未必一定是罪犯。这种事衙门里见的多了,不用我多说吧。”

    他一边所一边朝万同走过去,宝刀轻轻的在桌面上敲击着“你不用想着救兵什么的,你在这间院子里的仆人,都已经被解决了。而且这院子为了清净,地处偏僻,是不会有人过来的,所以别想那么多,乖乖等死就好。”

    “你敢杀害朝廷命官?”

    “你连藩王都敢对付,我杀你个命官,有什么大不了的?顺带提醒你一下,我现在是重伤员,躺在床上养伤呢,你家的事,我表示十分悲痛。但是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是……故意的?”

    “猜对了,这个词叫……苦肉计!与你所使的计策,其实相差不多,不过你是用来谋取同情,我是用来作为不在场证明的。”杨承祖一边说,猛的一拳击出,正中万同的腹部,将他人打的再次躺倒在床上,整个人像一样蜷缩起来。

    “很疼吧?不过你连刀都挨了,拳头也算不了什么,左右都是要上路的人了,还在乎多两拳少两拳么?发生这种事,真的不是我想的结果,其实你要是肯跟我合作有多好?你好好当你的地方官,王府这边,好好的做王爷。等这事结束以后,大家商量着写奏折,把该分的东西分一分,有人吃肉有人喝汤,皆大欢喜,你好我好大家好,这多开心?你非要把一件好事办砸,非要把喜剧弄成悲剧,这有图的是什么?”

    “王府……王府阴谋叛乱。”那一拳的力量很重,万同终究是个伤员,在这一拳之下,就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但仍然拼尽全力道:“本官没……没做错什么。藩王就像蛀虫,一日不除,安陆一日不得安宁,安陆百姓就要受苦。本官读孔孟之书,明圣人之义,俯仰无愧于天地,为万民除害,虽死何悔?有朝一日,此案必破,我时候又该有何下场?”

    “说的不错啊,不愧是能做地方官的,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杨承祖冷笑道:“王府无非是跟宁藩做点交易,这就成了阴谋叛乱了?你如果到过边关,还不得把那些私下和蒙古人贸易,把火器军械卖给蒙古人换马的边军都杀了?连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都不明白,也难怪只能做个知州,若是做到巡抚去,这一省人还活不活?直接说你不顺眼就好了,何必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你多直接,我就是为郡主出气,为王府除害来杀人的,你们就因为这个原因,就要死。”

    “这事不会那么算了。”万同情知无幸,只能闭目待死,只是口内依旧说着。“本官等着你被万剐凌迟,明正典刑。”

    “你等不到那一天了,别再用你那手写什么了,没用。这种留下罪证的手段比较低级,我早就会做了。明天负责勘验现场的,是我仪卫司的人,顺带说一句,陆炳带队。你留下的一切,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所以省点力气,到那边腿脚快点,也许能追上你儿子。”

    宝刀落下,血光纷飞。

    等到杀完了人,杨承祖又在房间内翻找了一通,将一叠东西塞入怀中,回手将灯油朝万同的死尸上泼去,又把那几根照明的蜡烛朝尸体上用力一丢。

    不多时,王府内传来阵阵锣声,以及高喊走水的叫声。风雨交加的天气中,这样的火注定是烧不起来的,不过火光和烟雾,不少人都能预感到:刚刚平静的安陆,注定又要一轮新的风暴。[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