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刺(六)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刺(六)

    夜晚,兴王府内。万同这位安陆州最高长官并没有在安陆光复后就返回州衙办公,在指挥王府防御的战斗中,他身上中了数处刀伤,其中两处伤可见骨,伤势颇为严重,并不适合挪动。

    在这场分蛋糕的盛宴中,他也不可能被排除在外,事实上,他这个院落从来就没有少过访客。一直到了傍晚时分,万嘉树以父亲身体需要休息为由开始赶人,这院子才恢复了原属于它的清净。

    天空中再次落下冰冷的秋雨,打的窗户纸沙沙做响,房间内灯火摇曳,万同斜倚在床头口内叙述着,万嘉树则伏案疾书,忙碌个不停。

    房间里只有父子两人,连奴仆都不得在场,万同此时的脸色虽然还有些憔悴,但是二目有神,目光清澈而坚定,证明着这具身体内蕴藏着何等顽强的生命力。

    万嘉树是安陆才子,锦绣文章倚马可就,写这些文牍类的东西,根本不成问题。他手下不停,口内则说着闲话。

    “老爷,王府那边今天乱的很,杨承祖似乎伤的很重,长寿带着罗婆子过去折腾了半天,也没见什么起色。后来又喊了她几个贴身宦官过去,但是也没什么用。我就说么,这种伤,不是那么容易治的,也许老天开眼,姓杨的就这么完了。这安陆的头功,就是您老人家……”

    万同打断了他的话“安心写你的公闻,不要多想这些事,我说过了,不让你和长寿再产生什么瓜葛。尤其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要玩火,听明白了么?”

    他似乎又觉得自己的口气重了些,经此一劫,万家人丁凋零,父子两人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是相依为命。他叹口气,语气平缓了一下“嘉树,或许你在恨爹拆散你和长寿吧?这些年你放浪形骸,流连花街柳巷,乃至和一些妇人有些瓜葛,大概也是故意在和爹作对。爹并不怪你,长寿是个好姑娘,只可惜,她生在了宗室之家。尚主,就注定与仕途无缘,只有浮浪纨绔,才会走这条路。你有满腹经纶,你有大好才学,正该上报天子下安黎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完世开太平。爹希望你做一个于国有用,于民造福的好官,而不希望你做一个只顾自己夫妻美满,而不顾天下的人。你若是要恨爹,爹也没话可说。”

    万嘉树急忙放下笔,来到父亲身边

    “您说的哪里话来,父为子纲,您不管如何安排,孩儿都不会怪您。何况孩儿也知道,您是为了我好。我辈读书,所为何来?报君王扶社稷青史留名,方不负这七尺之躯。只想着儿女情长,能成什么大气?孩儿的心里,从来就没怨恨过您。以往孩儿行为多有不检,如今已经洗心革面,不会再让老爷伤心了。孩儿说长寿,已经与路人一样,那些过往的儿女私情比起这这一方百姓,又算的了什么?孩儿只是想这次安陆的大功,如果真的落在我们手里,也许就能将功折罪。只可惜那武不从太没用了,居然没能把他打死,这帮匪人啊,真的是……”

    雨越下越大,似乎还起了风,把什么东西刮落下来,掉在了院子里。万同咳嗽了几声,语气又恢复了严肃“嘉树,我上次就告诉过你,那些事终归是你做的有欠妥当的地方,才被人捉了把柄。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能守正自持,杨承祖又能把你怎么样。所以你该考虑的是自己,而不是去怪别人,你怎么又忘了这些?”

    “再者,你有着远大的前程,光明的未来,如果把心思用在和一个武臣纠结的份上,就等于是自己降低了身价,懂么?你现在的脑子,应该用在科举上,这次宁藩之乱注定是要被平定的。这么大的一个胜仗打下来,怎么也该开一次恩科,只要你有了前程,一个仪卫正于你而言,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就像这次对付他,几个家族的人稍微使了一点力量,他就成了这个样子,这就是证明。笔永远比剑更有力量,当你已经掌握了笔,就不要再去想着剑,那样会乱了你自己的心。”

    “孩儿明白。不过父亲为官清廉,于安陆为官这些年,造福这一方父老,如今真要挂冠而去?孩儿总觉得,这对您不公平。”

    “公平?官场之中,是不讲究这两个字的。”万同说到此,那张刻板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笑容。

    “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怎么可能不上本请罪,革职待参呢?可是就算为父不想做下去,上面也不会让我这么走了,眼入冬了。每年冬天,都要死许多人,穷人老人孩子妇人。总之,即使是太平年月,也有许多人过不了冬,何况是现在。城里既有乱贼余孽,也有那些妇孺老弱,还有那些被乱军烧了房子的百姓,这些人怎么安顿?眼下的安陆,就是一个大火炉,没人愿意过来的,现在就算我不想干,上面也会逼着我继续干下去,哪能让我就这么走人。”

    “我上这表章,是表示一个态度,证明一下我确实是有悔罪之心。我想多半会落一个降职仍理旧事,以观后效的处置吧。”万同盘算着自己的处置,又吩咐万嘉树道:“今天白天和那些世家名门谈的条件,你也要整理出来,将来要救灾,还是要靠他们出手。钱粮物料,都要他们协办,至于他们要求的东西,也都答应下来。”

    “孩儿明白,这城里终归是有明白人,可惜还是有糊涂蛋,还觉得这事过去之后,安陆会变成兴王府的天下。跟咱们这敷衍了事,把心思都用在了打点王府上,他们要是知道不久之后兴王会削藩,关到凤阳高墙里,不知道该是个什么表情。”万嘉树向外,一片漆黑什么也,只是雨声越来越大。刚才风里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大概是听错了吧。

    万同也颇为得意“这种事谁也想不到的,也不怪他们。这座王府的主人,也觉得自己是最大的赢家,已经开始肆无忌惮了。你们上的请功本章上,都是旌表王府的人,李纵云龙扬剑高升,这些都是仪卫司的武官,陆炳只是个娃娃,居然也要报功。还有,最可恨的是,霍虬一个贼军的降卒,居然也要报功,这就是藩王不加管束的后果。”

    “父亲,若不是乌景和将那些东西送过来,儿也不会想到,兴王府的胆子有这么大。”

    “胆大?胆大的事,恐怕还在后面。一个王府,置办这么多盔甲兵器,训练这么多士兵,难道是安的好心。为父并不是一定要和谁作对,但是我们既然为朝廷牧守一方,就得尽自己的职责,守自己的本分。”

    “这次的事,为父也考虑过,到底是怎么闹起来的。归根到底,还是兴王这些藩王的存在,让百姓无以为生,才会走上绝路。百姓苦啊。乱军寒冬,如果不做出安置,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石金梁?要想救他们,就要粮款,不把这些藩王的财产拿出来,又哪来的钱粮?等到为父把这些证据交上去,王府削了藩,王府财富充公。正好拿来赈济子民,我想,今年的冬天,会比往年好过一些吧。”

    “说的好啊,铁万同果然爱民如子,在下佩服。只是你们父子如果不是有王府提供保障,现在怕是都已经被乱军砍下头来祭旗了。结果转过头来,就想着该如何对付王府,还想要削藩,究竟你们的心,是被什么玩意吃了?”

    风雨之中,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在窗外,父子皆是一惊。紧接着,房门被人推开,一身夜行衣的杨承祖手提宝刀走入房中,反手又将门带上,接着朝万同一笑道:“万州牧你好,不速之客冒昧打扰,还希望州牧不要见怪。没打扰你们父子聊天吧,万公子,你写的什么,我可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