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刺(四)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刺(四)

    >,!

    兴王府这边对于杨承祖的出征,其实是不大担心的。▲∴,虽然这些人并不善于指挥作战,但毕竟是这个朝廷阶级的一部分,对很多表面上能见光的规则以及不能见光的小手段全都烂熟于胸。

    顺德军与天威营的军头留在王府里,反倒是杨承祖带着几个随扈出去杀石金梁,稍微想想就知道,这是去抢功的。而这个功还不是他自己抢,而是安陆这些大族豪强让功给他,无非是到那砍一些人头,然后回来刷一些战功,没有什么可在意的。

    真正需要在意的,则是胜利之后需要处理的善后,这些工作也让王府无暇他顾。在外敌围困时,许多问题都被这强大的外力压下,不会暴露出来。现在外敌退了,这些压在水面下的事,就得摆到台面之上。

    阵亡者的抚恤,伤者的汤药,俘虏的处置,战功的分配。乃至城里那些被烧毁的房子该怎么处理,那些满门被杀光而空出来的地产铺面,又该归谁所有。像是叶家从贼,这次肯定是要收拾掉,那原本属于叶家的那些产业,又该由谁来接管,这些都是问题。

    王府内居住的那些亲眷以及安陆本土的豪强,在这些利益的角逐上,都表现出水准以上的能力以及令人不敢直面的英勇。表面上大家一团和气,互相称着恭喜,问着平安,可是暗地里的凶险,未必就真的比战阵上少了。

    王府作为如今安陆名义上的官方代表,倒是不用亲自下场参与角逐,有的是人把利益送过来。不过如何维持一个平衡,保证安陆的局面不会因为分配不公而再次恶化,又如何能保证自己所得到的利益最大化同时,不让家族内部因此反目,同样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安陆州顺利光复,该旌表的要旌表,该庆祝的要庆祝。兴王府因为在丧里,不方便举行酒席,就只能把地点挪到了安陆州衙门,袁宗皋及几个仪卫司的人,代表王府参与宴会,算是一个态度。

    王府内,乌景和一边咳嗽着,一边看着眼前的几份契约,随后将之丢在了地上。“这就是长寿郡主给我的?打发要饭花子么?这点东西,就算是给个亲戚都还嫌少,我是她的男人!她就给我这个?你告诉她,这几间铺子,让她留着给自己家里多买几口棺材吧。这么一点点东西,是堵不住我的嘴的……咳咳……长寿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对面罗婆子默然无语,只低头将一份份契约拣起来,塞到怀里,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身后传来乌景和得意的笑声,以及原房二字。

    而在另一处院落里,一对中年夫妻看着断腿的儿子,小声的交谈着咬牙切齿地诅咒着一个名字。隐约间只听到“绝不能这么算了……”

    凤立松紧追着袁宗皋的步子,不时的施上几个礼,赔几个笑脸,再说几句“兄弟我……长史今后一定要多多关照……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就在这一片普天同庆,四海升平的气氛之中,传来了石金梁授首以及……杨承祖遇刺重伤的消息。当这个消息传到卿云门内时,长淳郡主手中的话本落地,整个人木到那里,目瞪口呆,仿佛是被人点了穴道似的。

    还是长寿郡主沉的住气,她抚琴的手虽然也被琴弦割伤了,不过迅速恢复了平静,只是问道:“人现在在哪?伤势如何?怎么受的伤?都去给我打听清楚了,不能有一点疏漏。”

    其实在昨天晚上,王府这边庆功的时候,朝天峰上的乱军已经崩溃了。无粮无药,缺衣少食,这些因素集中作用下,即使是号称心腹的部队,也难以继续维持纪律。山下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火堆,既是压力,也是希望。在无边的黑暗之中,人们总是想着和火离的近一些,才能感到温暖与安全。

    从这个角度看,让杨承祖去朝天峰负责倒是个正确的安排,虽然他不大懂得指挥作战,但是对于这些攻心手段用的很顺。官军点起的火堆远远超过必要的数字,还差点酿成山火。但就是这些虚点的火堆,让乱军错误的估计了对手的数字,也兴不起顽抗或是突围的念头。

    溃散投降,开始只是小打小闹,后来发现连督战队都开始逃跑后,整个部队的崩溃就一发不可收拾。等到天明,十三鹰中的武不从举着石金梁人头下山投降,身边所余亲兵不过三十又七。

    但问题就发生在他当面觐见的时候,好好捆在他身上的绳索忽然崩开,接着就出了手。武不从一身武功高强,又是突施暗算,杨承祖如何躲的开?这位湖广绿林的豪杰,一双铁拳之下,不知杀过多少成名好手,又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出手,一击之下杨承祖当场吐血。

    武不从出手之后就被乱刀砍死,连带着在营地里又刮起了一股杀降之风,那些投诚的乱军精锐被杀了多半。之后就有人将奄奄一息的杨承祖送回安陆王府,进行抢救。

    人已经被拉回了王府,直接送到了内宫进行抢救,良医所的医正也赶了过去。长寿郡主面色发白,贝齿咬着樱唇,冷哼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王府的仪正下手,有些人不收拾收拾,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些乱军刚刚被消灭,就有人开始对功臣下手,简直岂有此理!”

    俘虏身上的绳索不会无缘无故的断开,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充当推手,而那个保了这王府安危的年轻武官,就这么去了么?想到杨承祖与自己对弈,握着自己的手保证不让乌景和活着离开王府时的模样,长寿郡主只觉得胸口像堵了块石头。在这一刻,她只想要杀人,只想要流血。用一池血还那人的一滴血,用无数骸骨为他陪葬。

    她拼命的攥紧了拳头,却发现握不住什么,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阵摇晃,罗婆子急忙扶住了她。“郡主,保重贵体,也许人还有救。”

    长寿郡主颤抖着,就想发出那不顾一切的命令,让所有的算计与顾忌全都见鬼,将这座本来已经血洗过的城池再洗一次。忽然,她转向罗婆子问道:“你把刚才的事,再说一遍,我要重新听一次。”</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