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最后一搏(十四)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最后一搏(十四)

    >,!

    原本陷入白兵战的各段宫墙,随着这一声爆响,反倒归于平静,正在进攻的乱军,不管不顾的撤退下来。←,没有人愿意在宫墙上继续浪费时间,全部都朝着那洞开的宫门而去。

    几日的苦战奋斗,浴血搏命,以无数血肉为灌溉,在这一刻终于结出了果实。原本已经混乱不堪的建制,至此已经宣告彻底瓦解,大家按着籍贯血缘乃至结义以及平日里的关系等等理由组成队伍,然后疯狂的向着宫门方向涌去。原本高擎的旗帜都被丢在地上,很快就成了破布。

    当初抄掠安陆时,一个偌大城池供他们掠夺,大家不用担心没东西抢,部队之间的矛盾,只发生在抢地盘,争房子上。最多是哪个地段比较肥一些,哪个大宅门是哪位头领先看上的,哪家的女人已经被预定了。总之局面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纵然有些冲突,规模也不是太大。

    如今队伍的人心已散,连号称带着大家构建理想王国的石金梁都把大家卖了,那还能信谁呢?这王府就这么大点地方,自然是手快有手慢无,这时候如果再讲规矩,就连剩饭都吃不上了。至于自己的撤退是否会对战局造成什么影响,谁在乎?

    那一声巨大的炸响,已经传到了凤翔宫,负责探听消息的宦官,第一时间将宫门及附近的墙被炸开的消息传了回来。赵幺娘道:“娘娘,相公有话,如果事无可为,让我们护着您和世子离开。如今乱军都云集到宫门方向,正好娘娘可以移驾,由妾身等人保驾,定保娘娘无恙。”

    “走?走到哪里去?这里是我的封国,我大明,不能有放弃封国而独善其身的王妃。来人啊,取琴来,哀家自从老主驾薨之后,就未曾动过乐器。今天算是破破例,来弹上一曲。就算乱军想要杀进卿云门,也没这么快,你们还有一段时间听我弹琴。再说,我对杨承祖有信心,我想你们也该对你们的男人有信心。燃香!”

    长枪无情的穿过人的身体,鲜血喷溅,长枪的主人还来不及将枪抽出来,一旁一柄砍刀已经划起一道弧线,将这名长枪手的人头砍落。只是那名刀手得意的时间也并不长,他的刀刚挥出去,就有三柄长矛穿过来,将他捅成了蜂窝。

    各施手段,互显武艺,舍生忘死,分个高低!两支人马以全部的精力最大的勇气,投入了这场彼此的杀戮之中,用尽一切手段,将自己的对手送入死地。这一场发生在兴王府门前的战斗,规模并不算大,参战的双方,加在一起的人数,也不超过四百人。

    可问题是交战的双方,全都头裹红巾,在不久之前,他们还曾聚集于同一面旗帜下,为了共同的理念而战斗。而现在,往昔的情义已经荡然无存,彼此之间将对方当作了深仇大恨的目标,用尽全部的解数,只为置对方于死地。即使是前几天与官军对阵时,也从未表现出过这等豪勇与血性。

    这一切的诱因,只是为了争夺一个先进入王府的位置,两支人马中一支本来就是先锋队,而另一支却是居于后面的位置,可是等到宫门被炸开后,位于后方的部队想要先行进入。先是推搡,再后来就有人动了刀,接着就死了人,场面便不可收拾。

    原本的统帅已经无法控制部队,只有人在放开喉咙大喊“枣阳人快过来,再不过来,枣阳人就被人杀光了。”

    “光化的乡亲,大家再不过来,钱就要被枣阳人抢光了啊。”

    “宋老三,咱们是换过贴的,难道你就看着我被人砍么?”

    在这种喊声中,这场小规模火并的人数逐渐攀升,虽然官军已经在王府列成阵势,可是并没有引起任何人重视。府门已破,官军赖以为屏障的宫墙已经失去意义,那还有什么可怕?自己这么多人,淹也淹死了他。

    几乎所有人都抱着类似的想法,把最大的对手,认定为自己的同伙。这口肥肉,是要自己吃进去的,绝不能让别人吃到口里。

    就在这时,仍然守卫在宫墙上的官军,也不失时机的将他们最有力的武器投掷下来。十余口木箱上的锁被劈开,无数银锭元宝如同水银泻地一般自高高的宫墙上倾泻而下,沐浴在这秋日午后的阳光里,散发着美妙的光芒。

    白银碰撞,叮当做响,演奏出世间最美妙的乐章。霍虬及其部下不失时机的高举着喇叭大叫道:“石金梁已经带着钱跑了,你们还跟着他干什么,拿了银子回家养老婆才是道理啊。”

    从墙上扔下来的银两怕不有数千两,大多数穷人出身的叛军,终其一生,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只一看那些落在地上的银子,就仿佛看到了田地牛马庄稼还有大瓦房。

    他们中大多数人即使打进王府,也未必能抢到多少东西,任何团体里,都有自己的阶级之分。大头领能获得最多的财宝和最好的女人,到了他们头上,最多是些残羹剩饭,比起虚无缥缈的王府富贵,眼前的银两,无疑更为真实。这一下,就连原本位于后军的队伍都躁动起来,所有人拼命的向前挤着,想要去把银子拣到怀里。

    好不容易打翻几个同伴将一锭元宝拿到手里的汉子,顾不得上面的泥水,就将银子往嘴里放。想要用牙齿验证一下银两是否灌了铅,不过他注定失去了这个机会,不等他的牙齿咬合,头已经飞了出去。砍掉他的人劈手夺过银子,怒骂道:“敢撞老子,活腻了么……”话音未落,已经有数件兵器向他袭来。

    “疯了,简直是疯了。”石金梁本来居于中军督阵,可是这时,他都已经被挤到了队伍的前方,如果不是身边的护卫亲兵得力,说不定就要被挤趴下。他勃然道:“这简直是丢光了义军的脸,我们的队伍,几时纪律糜烂至此,来人啊,给我去砍了这些乱兵。”

    几十名周身穿白,头戴红巾的督战队,手中提了雪亮的长刀向着人群冲去。这些人都是石金梁的亲兵,武艺既强,装备也好,算是乱军中的精华。凡是他们出现的地方,必然能弹压住这些桀骜不驯的江湖豪杰,恢复纪律。

    这干人的手段也简单利落,提起大刀一路只管砍过去,眨眼间已经砍杀了三十几个人,其他人被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砍杀,似乎也吓住了。骚乱渐渐平息,人群开始向后退却,可就在这时,那混乱不堪的队伍中,有人扯开脖子大叫道:“安陆人。杀人的那个我认得,他是安陆人!大家抄家伙上啊,安陆人要报仇了,安陆人要来杀我们了!”</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