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最后一搏(四)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最后一搏(四)

    >,!

    天空中彤云密布,乌云笼罩天空,仿佛铅块压在人的头上,让人忍不住想起那句:黑云压城城欲摧。∽↗,似乎老天也开始配合着安陆叛军,为他们制造着恐怖绝望的气氛。

    当发现王府也用同样的手段和效率开始杀人时,这些安陆百姓已经没有了出路。不管他们跑向哪个方向,迎接他们的都是死亡。有些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跪下来,等着奔跑的士兵从自己身边跑过,顺带用刀锋砍下自己的头颅。

    还有的则扯开脖子对着那些冲锋的乱军喊道:“别杀我,我入伙,我加入你们!”然后就跟着叛军一起跑向王府,然后随着这些乱军一起被墙头上的弓弩火器打翻在地。

    两万余人的队伍,不可能在王府墙下全部展开,也是分成若干梯队,梯次冲锋。旗帜翻动,人群一**上去,一**下来,由红头巾组成的红色之海,汹涌着席卷向这王府的高墙,带墙上拍的波分浪裂,接着再度拍上去!

    乱军由于缺乏护具以及并不怎么善于大军团作战,伤亡并不算小,可是对于兵力仅为攻击方八分之一左右的守军来说,这种伤亡根本看不出来。在守军眼里,乱军的人马始终是那么多。

    不管自己用什么手段,似乎对方就没死过人,自己面对的,永远是铺天盖地的敌人。眼前除了红色的海洋,就还是红色的海洋,看不到别的颜色。

    乱军军装不整,兵器混乱,唯一的身份标志,就是每人头上都缠了一块红巾。为了制办这些红巾,安陆城内所有的红布红绸都已经被席卷一空,乃至新人的吉服,也如同其主人一样,被撕成了无数碎块。

    数不清的红头巾,并没有什么阵型可言,只是如同海浪一般,卷向王府的宫墙。而城头上的弓弩火器打下来,就像是朝海浪丢了些石头,除了砸起几朵浪花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作用。海浪只不过出现一点小小的缝隙,随即就弥合如初。如果不是地上确实多了一些死尸,会给你这些攻击全部无效的感觉。

    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一战要么赢,要么死。所有的乱军,差不多都有了这种觉悟,口内喊着刀枪不入,将长梯绳索丢上墙头,自己再冲上去,这就是要做的全部。至于其他的问题,现在没有必要去想,也没有时间去想。这种攻击下,就算是你想停,也停不住,哪怕是步子稍微慢一点,都会被身后的人撞倒在地,然后从身上踩过去。

    乱军摆的这种密集阵型,人与人之间没什么空隙,城头上的武器只要高低合适,发射下来,就肯定会命中。像是万人敌这种武器,更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收割着生命。

    只是在庞大的数字差距面前,这样的收割和杀戮,并不能起到阻止冲锋的目的,除了死伤者自身之外,其他人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这边损失了多少人,只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人,自己的队伍依旧一眼看不到头。

    那些原本叫嚣着要出去打一仗的,没人敢再多说半个字,反倒是那位被打断了腿的蒋国栋,由两个小厮陪着,来到杨承祖面前问道:“仪正,您需要我们做什么,只管吩咐。”

    杨承祖躲在女墙后面,时不时用大喇叭朝下面高声喊着话,不是说朝廷援军已到,就是说乱军队伍里已经有人反水。再不然就是说着乱军那些暴行,让安陆人站出来,拿着刀去讨还血债。在乱军处于兵力优势的情况下,这种攻心战作用不大,不过聊胜于无,只要让一些人动摇,在其进攻节奏上制造一点小小的障碍,就足够了。

    “你们需要做的事很简单,第一,承认我开出的赏格。不管我说赏多少,你们都认下来,我不会开出一个超出你们支付能力的价格,而那些人冲进来,你们就一切都完了。第二,离这远一点,拼命这种事,交给专业的来吧。乱军已经上城,你自己想办法跑,我要去杀人了。”

    说话的当口,已经有乱军登上城来,虽然损失了大批高手以及头目,让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受到很大影响。但同样因为那些人的死去,让这支队伍从过去的依赖勇将搞个人英雄主义,而不得不转向依赖所有人的力量,一起冲过去对敌。事实上这种转变,对于这支部队来说,是一件好事。只是他们缺乏训练操演,还不能实现真正的配合。这么多人的进攻,乱军自己因为配合不畅出现的问题,比守军的麻烦还要大的多。

    饶是如此,这么多人马不分主次的一起进攻,依旧是一件异常可怕之事。如果不是之前的严格操练,以及用开门揖盗的办法,杀伤了七百多乱军精锐树立了信心,怕是现在守军就已经崩溃了。

    这些守军也知道,自己砍杀的人里,既有乱军中头领一级的人物,也有乱军匪首的结拜手足。按照乱军的行事风格,只要杀进来,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就都会死。这是一场没有什么妥协余地的战斗,因此没人说什么,只是咬紧牙,举着兵器顶上去,两支为了生存而战的队伍,猛烈的冲撞在一起,为死神献上了丰富的祭品。

    宝刀自上斩下,一名手持木棒的乱军手中木棒断为两截,接下来就是一刀断首。杨承祖和他的几十名滑县带来的跟班扈从,组成了一支救火队,在战场上表现的很是活跃。

    这些叛军装备低劣,没有什么防护能力,手上的兵器也很差。精良装备都集中给了突击队,然后丢在了王府里,今天冲锋的人,大多也只能用命去拼。而且这些人马毕竟是流民百姓加上少数强盗以及教众组成的部队,没经过操演,所凭借的就是血勇。

    面对弓弩和火器甚至万人敌这种丧心病狂的武器时,他们还能咬着牙坚持,可一进入白刃战环节,训练有素的士兵对上没有训练过的百姓,优势顿时就体现出来。往往是这些乱军好不容易冲上城头,接着,就在白刃战的环节里一败涂地。

    杨承祖和他带的这几十亲兵扈从,全都是一身最好的装备,周身铁甲,手中持有奴弓。几十张奴弓集火之下,那些刚上了墙头还立足未稳的乱军,基本都会如同秋风落叶一样被扫下去。而在接近战环节里,那些木棒也无法对铠甲造成伤害,而对上那如同墙进的长枪大刀,有的乱军甚至连接战的勇气都没有,转身又跳了下去。

    当这名乱军被砍杀,长梯被掀翻下去,杨承祖只觉得眼前也一阵发黑,似乎是用力太过了。不过看了看墙下,一张又一张的长梯被放了上来,无数装备简陋的士兵,如同投火飞娥一般冲了上来。天空中有什么东西落下,杨承祖觉得脸上有点发凉,忍不住抬头看去,不知何时,那细如牛毛的雨点,已经飘落下来。似乎上苍也看不过这杀戮与死亡,忍不住流泪了。</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