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最后一搏(三)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最后一搏(三)

    >,!

    任横行本来也算个江湖凶人,可是此时竟是不敢和石金梁对抗,只是问道:“老幺,你觉得,我们还能攻的进去?七百多精锐,说没就没了。⊥,还是杀进去之后,被他们用白兵战杀掉的,我们现在的队伍,还能打进去?”

    “能也得能,不能也得能,只能进,不能退了。”石金梁道:“现在所有人也都明白,没有路走了。大家在安陆做过什么,心里都有数的很,我们现在凶,那些人怕我们,所以才能让他们继续凶下去。可是一旦我们撤了,这些安陆人就会知道,我们已经不行了,他们会做什么?他们会拿起刀来,给自己死去的亲人报仇,会向我们讨债的。我说过,杀尽不平方太平,可这一次,我们才是那个不平啊。所以我们想要不被杀,就只能继续凶下去,让他们不敢动手。军心可用,士气可用,这仗未必没的打。”

    他指了指桌上的花名册“六哥那边,我没有援兵给他,一兵一卒也没有。安陆城里所有能动用的人马,这次全部都押上,不管是安陆人,还是我们的人,都带上。再不够,就去拉夫。拿人填,也要填平他的城墙,也要填进他的王府。我们手上的人马,大概能调动出将近两万人,接近十倍的兵力,不可能打不下来的。以往大家是怕死人,今天我们不怕死人,只怕打不下,因为怕的话,大家也都会死!”

    “另外,我有一个好消息,王金童麾下大将凤立松,已经带兵三万,越过武昌,直取安陆。只要他的人马一到,安陆也会拿下来。所以赢的只会是我们,大家加油就好了。”

    任横行听到有三万宁王大军来援,精神也为之一振,那可是经制人马,若是他们来了,还怕有打不下的城池么?他不由问道:“那我们为什么不等凤立松的人马到了,再由他们动手?”

    “大哥,你糊涂啊,若是凤立松拿下了王府,我们在安陆,还站的住么?我们必须抢在他之前,拿下王府,才能实现我们的价值,才有跟他们讨价还价的余地。否则的话,他进城之日,就是我们这支人马被他们彻底吞掉之时,我们真的没有退路了。”

    “那你让那些安陆人去那哭?”

    “这是我用的攻心计,夺城的时候,我们的人杀戮太过,结果弄的现在安陆人在恨我们。那些乡下的农人,甘愿帮着那些地主去守土围子,也不肯帮我们,就是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比那些地主还要坏。我现在就是要让他们知道,王府并不是什么好人,断掉他们的幻想,他们才肯跟我们走。”

    一名探子回来,在石金梁耳边嘀咕几句,石金梁点头道:“好,时间差不多了,传我命令,所有人出阵。不分主次,给我用人命堆上去,压死他们。不管他们是扔万人敌下来,还是丢什么其他的火器出来,大家也给我顶着上去,只要拿下安陆王府,女子财帛,大家随便分,不必上缴圣库。”

    当石金梁的人马出现在王府守军的视线内时,宫墙下,哭墙的百姓已经多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安陆沦陷七天时间,城内的大多数人,都混的比当初那些进城的流民还惨。

    没有口粮,没有衣服,也没有房子。在越来越冷的天气面前,似乎死亡是他们唯一的结局。所以当这一条活路出现时,这些人自然前仆后继的冲过来,希望王府打开大门,给他们一个生的希望。

    甚至有一些人试图去撞门,或是叠成罗汉爬进来,不过凡是这样做的人,迎接他们的不是寒冷的枪尖,就是一排乱箭。眼见守军杀人不眨眼,这些百姓也就不敢继续强行冲入,只剩下哭叫的份。

    开始的时候,府里还有人出来说几句,希望把人放进来,毕竟都是安陆人,不要做的这么绝。可等看到这么多人要进府的时候,就没人再多说一句,这么多人如果都要放进来,那不出问题才有鬼。

    能进王府的,除了那些士兵的家眷外,就是些有身份有面子的体面人,这些人的脑子大抵好用,不会犯这种错误。

    鼓号声起,乱军穿着长短不一的服装,手中拿着各色兵器,有些人干脆只是举着木棒突然冲出。那些百姓吓的一阵大乱,一些年老的以及妇人忍不住向城头哀求道:“求你们了,快开门吧,再不开门乱军杀过来,我们就没命了。看在都是安陆人的份上,给条活路吧。”

    “明知道没命,却不肯拼一拼,只知道对着我们哭,这样的人放进来有什么用。”郝青青不是本地人,对于这等场面也就没什么感觉,也就格外的冷静。杨承祖道:

    “他们若是肯回去杀一阵呢,也就没必要进王府了。若是不肯回去杀一阵呢,王府要他们又有什么用呢?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是进不了这王府的。石金梁是打定主意,用他们来做我的绊脚石,他这次是要拼命了。”

    他一边说一边取了一卷麻布出来,将自己的手与刀柄紧紧缠在一处,大声吩咐道:“所有人做好准备,把家当都拉出来,估计是该到了拼命的时候了。全体做好近战准备,用我们的刀,去杀光这些乱臣贼子,保护王府一方平安。我这里已经为你们请了赏,也请了田,就看大家有没有本事去拿了。”

    这次石金梁没在进行任何形式的劝降,那七百多人砍下来,大家就是不死不休,彼此都明白这种局面,再说什么只诛首恶的话,也不会有人信。他只是骑在一匹骏马上,用刀朝王府一指,无数面旗帜就从各个方向,向着王府潮涌而去。

    刀光闪亮,血雨纷飞!被夹在王府与乱军之间的安陆人,就成了这支进攻人马的杀戮目标,甚至没有一句话的交代,直接就是将兵器递过去。一名老人看到冲来的乱军,是安陆人,算是自己的一个晚辈,挥着手,想让他看清自己是谁,下一刻,这名安陆军手中的木棒,就将这老人重重的打倒在地,脑浆流了一地。

    在这种杀戮面前,那些安陆百姓,只好站起来向着王府里面跑,他们发疯般的用拳头捶打着宫门,或是用头用身子去撞,大喊着“快开门,快让我们进去,你们没看到,他们在杀人么。”

    “我看到了他们在杀人,也看到了,你们连回身跑的勇气都没有。”杨承祖嘀咕了一声,手中令旗摇动,城头上的箭矢以及滚水开油,全都倾泻而下,那些聚在宫门以及宫墙下的人,就如同丰收季节的庄稼,成排的倒了下去。</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