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冲冠一怒(八)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冲冠一怒(八)

    其实这个故事并没有多复杂,也没有多么曲折,万嘉树是安陆的才子,长寿郡主是绝色佳人。  ..兴王虽然是藩王,但是这个人没什么架子,与地方上的文人士子来往也很密切,安陆的很多文会,兴王府都会接到请贴。

    长寿郡主之前的两个姐姐生下来不久即告夭折,她这个郡主称号,还是正德所赐,希望这个郡主能够长命百岁。兴王对于这个好不容易立住的女儿,也格外宠爱一些,很多时候让她可以享受一些优待,而不被很多规矩所束缚。

    从小饱读诗书的长寿郡主,对于这种文会也充满了向往,胆大的她,悄悄换上了男人的服装,混进了诗会之内,再后来,就不出意外的爱上了万嘉树。那时的万嘉树,就已经是各种文会上的明星,吟诗做对信手拈来,显示出他过人的才学。作为一个情窦初开的姑娘,爱上这样的一位才子,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在这个时候,她并不比那些大家闺秀强到哪去。

    明知道这位万公子是受众人追捧的才子,明知道他有似锦前程,功名富贵唾手可得,不会选择尚主这条路,长寿郡主还是义无返顾的爱上了他。而万嘉树当得知长寿的身份后,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拒绝,反倒是给予了积极的回应。

    这种态度,也让朱秀嫦产生了一丝幻想,或许这段姻缘,是能成功的?

    为了这段婚姻,她经历过抗争也经历过与家人的争吵,与普通陷入热恋中的女孩一样,所有疯狂的事,她都做过。仪宾乌景和的父亲也是一个饱学宿儒算是湖广的名士,更重要的是,他曾经救过兴王一次。有了这个关系在,两家的姻亲是早就定下的,要推掉这么一桩婚姻,要费多大的气力不说,就是王府的名誉,也会大受影响。

    那段时间的朱秀嫦如同疯魔,为了万嘉树,不惜与所有人为敌。凡是有人表现出任何一点反对她与万嘉树的迹象,她就会站出来战斗到底。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她可以不惜一切,乃至离开王府,也再所不惜。

    讲到这段往事时,朱秀嫦脸上的神情颇为木然“我是不是很傻?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一定伤透了父王和母妃的心吧?就像你那话本里写的一样,女人遇到命中的冤孽时,都是这个样子,或许我那个时候,该叫朱丽叶,而不是叫朱秀嫦。”

    “郡主不必自责,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何况你毕竟是为了维护你心中所爱,这并没有什么错不是么?乌景和,他算个什么东西?怎么配的上郡主?不过我想,这件事最后妥协的,未必是郡主吧。”

    长寿郡主苦笑一声“你说的太对了,其实最先妥协的是父王和母妃,毕竟我是他们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生怕我一个想不开,就去投井上吊。父王甚至已经做好了食言而肥的准备,到乌家去退婚。可是没想到的事,当父王与万同谈起这件婚事时,他的回答是:娶妻本为养与祀也,使不得为荐蘋蘩,奉菽水,其如养祀何。我竭尽全力的抗争,结果就是父王成了笑话,成了他藩国内的一桩大笑话,反倒是成全了万家父子不攀附权贵,卓尔不群的好名声。”

    “好名声?他是不想坏了前程吧。”杨承祖哼了一声“万嘉树如果当了仪宾,那万同就得辞官,万嘉树自己也不能再走科举之路,考取功名。对于一个一心想要做官的人,自然就不想做这个仪宾了。不过他敢如此戏耍郡主,实在是该死。”

    “他也不一定是戏耍什么,或许他是想要得到我,毕竟采摘到一朵金枝玉叶,也足够他在背地里夸奖了吧?”长寿郡主毫不在意的说出这些事“事实上,在我和乌景和成亲后,他反倒是偷偷的与我联系过,还拿诗文撩拨过我。我成亲之前,他不敢碰我,因为碰了我就要承担责任。反倒是我成亲后,他开始撩拨我,如果我真的受了他的骗,他就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白白享受一个金枝玉叶的服侍,他这打的,也是好算盘呢。”

    杨承祖想起当日所树写的伏辩,想起那些与他保持着亲密关系的女眷,那些人虽然没有金枝玉叶,但同样是大家闺秀,名门淑女,身份并不可轻视。若是这个名单里,加一个长寿郡主,也确实能让他获得极大满足。

    不过长寿郡主经过婚姻那次打击后,显然已经变的很是坚强,毅然决然的回绝了这个要求,就连两人之间的交际也都淡了。她选择了扛起王府的家业,为王府打理生意,她化名钱夫人,也是暗指自己嫁给了钱的意思。

    “乌景和虽然是我的仪宾,可是他从没有碰过我,或者说,我从没让他碰我。即使是新婚那天,我也没让他进入郡主府。罗婆子是我的管家婆,身手很好的,有她挡着,乌景和也没办法。大明的管家婆子,不知道害了多少仪宾驸马,可是在我这,却是要对她说一声谢字。”

    大明朝的公主郡主出嫁后,并不是想和驸马仪宾相会就能相会的。必须管家婆子同意之后,驸马才能进府,与公主行夫妻之礼,仪宾也是一样。

    像是另一个时空里,尚了寿宁公主的驸马冉兴让,在崇祯朝也是一方要角。可就因为遇到一个脾气古怪的管家婆子,见了一回公主,就被那婆子指使太监打的遍体鳞伤,打官司居然还打输了。

    不过长寿郡主的手段,比起那位寿宁公主可要高明多了,尤其兴王还给了她可以随便打死身边的下人的权力。那管家婆与她一条心,这乌景和也就没什么机会见到郡主,只能当个有名无实的仪宾。

    而他的种种作为,也就不难理解,只担了个虚名,却无法做一个真正的丈夫,还为条例所限,不能公开纳妾,也就只好去为非作歹了。

    “很多王府的仪宾,都是王府的傀儡,为王府做些王府想做,却不方便做的事。乌景和却是个王府的毒瘤,非但不为王府做任何事,反倒是屡屡坏王府的事,为非作歹。他干的混帐事很多,不过我都装做没知道,有些事还要帮他去抹平首尾,毕竟我从没对他尽过妻子的妇道,是我欠他的。可是这回的乌景和,太过分了。”

    “郡主已经知道了?”

    “这事想要瞒过我,也没那么容易。他不但与张嗣宗勾结在一起,破坏我的生意,还在他的手下里,搜出了那么多奸细。如果光是这些,我可以忍他,像过去一样,我退,可是这次他还帮着张嗣宗设计二妹。这事没的忍,他必须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