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冲冠一怒(三)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冲冠一怒(三)

    “你为了个苗氏,就可以放弃自己的前程?”钱夫人走在杨承祖前面,她的表情,只是她的语气此时微微发生了一点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明显,如果不是用心的去听,也根本发现不了。  ∈♀,“她不过是一个再嫁之女,比你大几岁,也不是什么大姑娘,值得么?你……你最爱的是她?”

    “钱夫人误会了,我的每一个女人我都很喜欢,她们不管是谁,面临今天这种局面,我都是一样的选择。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做官也没意思。我不想要封侯拜相,也从没想过要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至于什么挽狂澜于际倒,拯万民于倒悬,那种事谁爱干谁干,我肯定是不去干。我只要保住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家人就好,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我都可以为她们放弃掉我的前程事业。跟她们比,这点前程,又算的了什么?”

    郝青青听的心头一热,脱口道:“当家的,你说的好,咱们不做这鸟官,跟我回青龙山去,我让你做大当家。”

    “行了,你们不用夫唱妇随的,将来苗氏还是会和你争宠的。”钱夫人的声音似乎有点哽咽,语气也有一些激动,又过了片刻之后,她才继续道:

    “你也不必如此冲动,苗氏那边……没什么事。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必须相信王妃,这件事她并不知情,谁知道在王府里,有人会做这种事。我保证苗氏没事,也保证给你一个交代,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下你的兵器,好好的进去跟我接人。”

    蒋家居住的院子外面,已经站了几十个宫女和太监,罗婆子也在这里,见了钱夫人后先过来施了礼,接着道:“人我们已经救下了,就在里面待着。不过汪夫人那边很是不高兴,已经骂了半天了,大家也不好说什么。”

    “绑了人,还要骂人么?”杨承祖虎目一弹,随即迈着步子冲到院子里,有两个宫女领着,一路冲到跨院内。跨院门口,有十几个婆子用本地的方言对着院子里发出恶毒的咒骂,娼妇不要脸之类的话语接连不断,如同一支支毒箭向里面倾泻。

    杨承祖扫了她们一眼,冷声问道:“你们在骂谁?”

    那些妇人见来了个男人,先是一惊,但随即醒悟过来是正主,就也不怎么怕。有人道:“我们骂的是不要廉耻,怀了来路不明野种的贱人。女人家最要紧的是脸面和贞洁,死了男人,就该为他守寡过一辈子,连妇道都不守,还怀上来历不明的野种。她的女儿还有脸来要人,这样的娘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样的贱货,活该挨打。”

    原来珊瑚也来了么?他冷冷道:“你们是说,你们打了人,还打了她的女儿对么?”

    “是她自己找打,拿着条花枪进来刺人,简直是要造反了。再说是她自己摔倒的,也不是我们打的她。你这样们干什么,这里是内寝宫,不是外面,你的威风,不要在我们面前抖。”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今天拿人的时候,你们谁动的手,还是都动了手?”

    见他那副怒目横眉的模样,再面带杀气的一个高个子女人,这些婆子也有些气短,不过随即就有人道:“这是夫人的命令,替王府树家规,管教那些不要脸的贱人。若说拿人,整个王府谁都能拿她们,这又有什么错了?”

    “好吧,大概是你们都动了手,或是都没动手,不过这其实无关紧要。是我自己想的差了,现在改还来的及。就算是为我的失职,做点什么吧。”杨承祖说到此,手按刀柄,一声轻啸,宝刀在秋日那寒冷的阳光下划了半道圆弧,在空中演化成一道光圈。以杨承祖为圆心,向外迅速的扩张,接着,就是血花绽放。

    两个骂的最凶的婆子,手捂着咽喉,一脸的惊愕与不信,然后就那么无力的瘫倒在地上。直到两个人躺下去半天,其他的婆子才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是真的敢杀人,大叫一声“杀人了!”就飞也似的四散逃开,毕竟对上这种在王府后工都敢随意杀人的疯子,谁也不敢再出来硬碰。

    “遇到泼妇一定要讲道理,不过讲道理的手段,可以多种多样,我通常选择最轻便快捷的那一种。你们这些逃走的,利用这段时间找一些芦席,因为很快,你们也是要死的。”

    杨承祖直接迈步闯进跨院内,见一间小屋前,两个宫女正在守着,见他过来忙向左右一分。杨承祖推门进去,见小床上,苗氏衣衫不整泪流满面,而在另一边,则是同样泪流满面形容憔悴的铁珊瑚。

    一见他进来,两个女人先是一愣,随即大哭道:“夫君,你终于来了,快救我们啊。我们不要离开你,我们也不要失去宝宝。”

    苗氏被捉的消息,其实并没有传到杨家那边,否则这边的局势,怕是连王妃也未必能控制的住。铁珊瑚也是思念夫君,想要到前院去,和杨承祖待一会,结果正些妇人拿人。就自己拎了条花枪去救娘,只是她枪棒上的功夫虽然好,可是现在身孕影响太大,一时不慎跌倒在地,结果连自己都被捉了。

    那汪夫人见有人敢拿了花枪来刺她,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直接吩咐要给两人都灌了落胎药,然后卖到清楼,或是配给哪个腌臜小厮做老婆的。不过后来是有王府的的宫人前来,暂时把事情压下了,才没闹到那一步。

    苗氏抱着杨承祖哭的天昏地暗道:“夫君,她们欺负人,剥光了我的衣服检查,还要我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不肯说,她们就用沾了盐水的鞭子来抽,最后还要灌我喝落胎药。我不要和那个药,我不要和你分开。”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和珊瑚儿。今后这种事,不会发生了,相信我。至于伤害过你们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代价?好大的口气,本夫人出手惩办几个败坏门风的贱人,又有什么错了,我倒要你能让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