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定心(六)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定心(六)

    >,!

    这场谈判,在这番话之后宣告结束,冷飞霜并没有任何为难杨承祖的意思,反之亦然。∮,既然她敢来出面进行这场谈判,想来是有自己的凭仗,即使动手也未必有什么用。只是谈话之后,冷飞霜从怀内拿出了一个香包,自里面摸出一枚腊丸丢过去

    “石金梁在王府里有眼线,这些是他们的名字,一网打尽之后,你们就清净了。张嗣宗在我们的手里,他的失踪,其实就是计划的一部分,不过这些即使我不说,你也很容易猜到,所以不指望你感激我。”

    “为什么给我这个?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敌人,而你与石金梁,才该是战友啊。”

    “你可以当做是我要收买你下的饵,也可以当做是我对青青姐做的补偿,还可以当做是我使的反间计。这些名字都是对王府忠心耿耿的忠臣,我要借刀杀人。总之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我无法干涉。守住王府不代表你赢,石金梁全军覆没,也不代表我输,上次在河南,我们算打个和。这一次么,再赌赌看我们谁输谁赢,至于下一次见面时,如果你还是不肯归顺,我可能会……杀掉你。”

    她说完这番话时,已经脱掉了那身豆青色的外袍,露出里面一身洁白如雪的仙裳,足尖点地,长袖飞扬,人如同凌波仙子一般腾空而起,以极为曼妙的身姿,向远处遁去。风中留下的,是阵阵佳人的体香,和一阵银铃也似的笑声。

    杨承祖不料对方轻功竟然如此高明,以自己的身手若是与她对上,多半不是十合之敌。在那里呆了片刻,忽然道:“是她……那次救我的仙女,是她……。不过那不穿衣服的模样,究竟是真的,还是幻觉啊,下次再见时,一定要问个清楚。眼下么……怎么说走就走,好歹告诉我怎么出去啊。”

    他晕头转向的走了没多远,却听到几声女人严厉的呵斥声“谁?怎么敢闯到这里来?”接着就是钱夫人的声音“放肆,是杨仪正,不许无理。”

    那呵斥声消失不见,不多时,只见两个女子在几个宫女陪同下走过来,其中一个正是钱夫人。另一个女子年纪比钱夫人小几岁,正值二八妙龄,生的娇小婀娜,模样很是可爱。不过这姑娘面嫩的很,见杨承祖看向自己,忙把头紧紧的低下,还朝钱夫人的身后躲。

    “杨仪正,这里是王府的内寝工,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我们方才接到报告,说有个行迹可疑的人在这附近出现,你看到没有?”

    杨承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是这样,王妃怜我几日鏖战,特许我和家人团聚一下。后来我也是发现了有个行迹可疑的人,就追了过来,只可惜没追上,反倒惊扰了钱夫人。”

    “原来是这样,那就没事了,那人似乎武艺很是高强,杨仪正多加小心。你是现在王府的统帅,抓人撕杀这种事,应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你自己应该待在指挥的位置上。”

    “夫人说的极是,杨某以后会注意了,冒昧的请教一下,方才我只顾着追贼,没记路径。您能不能借个向导给我?”

    钱夫人万没想到,一向认为万事都有把握的杨仪正,居然迷路了。她初时是一愣,随即就觉得这事非常的好玩,最后竟是忍不住掩口微笑。

    “哦,是这样么?没想到我们的杨仪正,居然迷路了,这可不是个小事呢。是不是该和母……王妃娘娘说一声,今后给你配个小宦官专门领路,否则胡乱闯到什么要紧所在就不好了。”

    她又看了看天色“现在离天黑还早,你也不必急着回去,正好陪我走走,我给你指指路。你把路记熟了,以后就不会走错了。”

    说的好象我以后会随时进入内寝工一样,杨承祖心里嘀咕了一句,但还是跟着钱夫人身旁,看她为自己指引着这周围的路径。侯门深似海,王府尤有胜之,如果不是有人专门的指引,杨承祖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混乱。

    钱夫人兴致甚高,又把那脸红的姑娘拉过来道:“她是我妹妹,我们叫她淳儿。以后如果有人欺负她的话,你可要为她出头啊。”

    “钱夫人放心吧,我们是朋友,谁敢欺负二小姐,那就是不给我面子,我肯定会为二小姐讨回公道的。”

    “二木头,听到了吧,以后啊,要是有人欺负你,就找仪正帮你。他很能打架的,连乌景和都被他扔到江里,谁还敢欺负你呢?”

    那被称为二木头的姑娘,脸红的更厉害了,朝杨承祖福了一福,喉咙里咕哝出了一个声音,大抵是谢谢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实在听不清楚。然后就想逃走,却被钱夫人紧紧抓着手腕,根本走不开。

    “跑什么,难道你这辈子不见男人的?放心吧,这周围都是我的人,没人会把这事说出去的,连娘也不会知道的。杨仪正,我们那边坐坐?”她用手指的是一处八角亭,这时候已经是秋末,这凉亭里已经确实很凉了,不是什么休息的好地方。不过佳人有邀,杨承祖也无法拒绝,再者更关键的是,就算他想离开,也要认识路。

    “钱夫人,你听这喊杀声……我觉得我还是该到前面去看看。”

    “不必,我的耳目一直给我传递着消息,如果前面真的吃紧,我不会留你。眼下么,如果这种小仗都要你亲自坐镇,不是要把人累死?我做生意的时候,小生意都会交给手下的掌柜去拍板,我不会对他们的决策说什么。如果有人的决策造成了亏损,或是不符合我的心意,我就会换人。但是在那之前,我也不会真的去干涉他的决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手下放手去做,也只有让他们放手去做,你才能找到得力的人才。什么事都亲历亲为,很容易短寿的。”

    “钱夫人说的是,杨某受教。”杨承祖对这钱夫人越来越多了几分佩服,这个时代的男人,恐怕也没多少人有她这种胸襟和胆魄,在女人中就更不好找了。而她虽然不会武功,可是举止言谈中带来的那种压迫感和高贵气质,却比冷飞霜强出几分。杨承祖敢和冷飞霜说荤话,对上钱夫人,就规矩了许多。

    几个宫女在石凳上垫上了厚厚的坐垫,坐上去暖和的很,不会有任何凉意。又有人取了棋盘和两盒玉石棋子过来,钱夫人一伸手道:“陪我下盘棋吧。外面的战斗属于你的部下,这里的战斗,属于咱们,如果你赢了,我就把二木头输给你,怎么样?”</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