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攻与防(七)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攻与防(七)

    >,!

    安陆州衙内,石金梁两眼通红,如同一头发怒的公牛在转来转去。,那些原本得意洋洋的头领,一多半都变的垂头丧气,也不敢再像以往那样大呼小叫着吆喝着什么。

    “告诉我,你们告诉我,我们那支能打善战的部队,到哪去了?白天的仗,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们这么多好兄弟,就这么没了?这些好兄弟,谁来还给我啊!说话啊,你们不是很能讲么,我现在要听你们说话!”

    石金梁一阵咆哮,挨个看过去,与他结拜十几个结拜手足,也把头低低的垂下去,不敢和他对视。白天的仗确实打的很难看,死伤惨重不说,关键是没取得什么像样的战果。打仗前是怎么样,打仗后还是怎么样,新组织的安陆义军人死了不少,王府的宫墙依旧固若金汤,自己这边看不到任何破城的希望。

    如果面对的是安陆这样的城池,这还可以说的过去,毕竟是一场攻城战,打上几天也是应该的。可是兴王府,只是一座王府而已,即使它的宫墙高大坚固不输城墙,即使它占地甚广俨然一个独立小王国,即使它里面有大量的守军,兵力和装备远超自己想象,但是它依然只是个王府,而不是一个城池。

    这样的战果不但石金梁不满意,其实在坐的头目,即使昧着良心(如果他们有的话),也无法对自己的进攻给一个较高评价。

    以往他们打仗的时候,虽然没有章法,但是却不缺乏勇气,比起官军来,少了许多顾忌,多了一份一往无前的冲劲。反正是烂命一条,活着跟死了比,区别也没多大。如果能搏到一个富贵,那就是赚的,如果搏不到,死了也算个解脱。

    可是现在,大多数乱军通过在安陆的掠夺,或多或少的积累了一些财富,还有人抢到了女人。在冲锋的时候,总是在想着,如果自己不幸死了,自己的那些积蓄,自己的女人,不都便宜了别人?冲锋的时候,脚步不自觉的就慢了下来,一旦遇到危机,甚至会自作主张的向回逃,变的越来越像官军。

    对他们来说,王府是否打下来,其实一点也不重要。即使打不下来,又能怎么样呢?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大不了彼此互不侵犯,过几天转战到别处去就是了。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王府里有多少财富多少女人,也不如保住自己的命重要,反正现在也是有的享受了,何必拿命去拼?

    十三鹰中的五鹰苏天养开口道:“十三弟……阿不,我是说不平王。你听我说几句,不是弟兄们不卖力气,也不是儿郎们怕死。实在是那墙又高又厚,挖都挖不动,咱们手里又没有什么器械。官军那边,强弓硬弩,夜叉擂,狼牙拍,要什么有什么,实在是打不过啊。要不然……我是说,这王府其实对咱们没什么损害。他们吓的连门都堵上了,不敢出来跟咱们野战,咱们又何必盯着它不放?干脆不打王府,去乡下打那些地主老财去。他们的土围子,比这王府好打的多,开了他们,钱粮也未必就比王府少多少。”

    “是啊,老六和老八,已经带着兵下乡了。如果咱们跟王府这死磕,他们那边把那些老财挨个抄掠了一遍,等到咱们去的时候,怕是连个油渣都捞不上了。不平王,你也好好考虑考虑,我觉得老五说的有道理。”

    见识了王府的顽强之后,不少头领已经打起了退堂鼓,想着干脆不要与这里交战,还有人是真心实意想着议和了。

    “不平王,我带人从天门山那边过来帮你,算是够义气了吧。你听我说一句,王府不是那么好开的,我们即使打进去,杀了人,分了钱财,也和官府结了死仇。将来顺德天子得了天下,也未必真会放过我们。那些人毕竟和他也是亲戚,万一他将来为亲戚报仇怎么办?至于正德赢了,那我们就更是死。与其跟官府结成死敌,不如改个路,去把那些地主老财收拾了,用他们的家财,一样能喂饱咱们的人马。”

    这头领一开口,就有不少人出声附和,还有的更是干脆说道:“议和吧。打了半天死了这么多人,却连个毛都没打下来,还打个球?议和算了,只要他们别来闹咱们,咱们就当王府不存在,我看这样也挺好。”

    石金梁等众人说完了,冷声道:“你们说的确实是道理,不过这话别和我说,没有什么用。我做不了这个主,也不敢点这个头,能点头的,是拖回来的那些死尸,是躺在病房里的那些彩号,是到现在还没领到粮食,没分到寒衣的灾民。你问问他们同意不同意议和啊,如果他们同意,我没话说。”

    “金梁,你这话……”

    “大哥,我敬你是我的兄长,你说什么我听什么,但是这事没的商量。当初结拜的时候我就说过,杀尽不平,缔造太平,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我石某的追求,现在王府这个安陆最大的地主就在那里,你让我放过他?放过他,这杀尽不平从何而来,不能杀尽不平,又该如何太平。”

    “你们不要跟我说器械,也不要说什么敌人有多强,有多厉害。大家一起打天下的时候,徒手夺兵器的事干过不只一次了,那时候,我们又有什么器械了?现在无非是顾忌多了,想法多了,胆子就变小了。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只要这王府不倒,安陆的人心,就不会归附于我们。就算是我们自己的部下,也会觉得我们连王府都奈何不了,又怎么可能做大事?等到人心彻底散了,队伍带不起来,到时候他们只要从王府冲出来,挨个砍我们的头就好了,咱们又拿什么挡?”

    他指了指门外“大家现在上街去,看看外面还有多少难民没有饭吃,有多少人没有衣服穿?不打破王府,带着大家去乡下?这些难民会觉得我们是胆小鬼,是废物,会逃会溜,最后剩下的,还是当初那些老弟兄,大家只能躲回山里去过苦日子,那样的日子你们还想过么?”

    他是这干人的首领,即使是他的那些拜兄,也都肯服他。听石金梁这么一说,也就都没了话,琢磨着,其实也是这个道理。只是王府在那,难道真的靠人去填平那宫墙?

    石金梁道:“今天咱们也不算没有收获,至少王府的守军手段尽出,能用的招数也用尽了。看明白了这些,后面的仗就好打了,我就不信,拿不下一个小小的王府。传我命令,去准备一些棺材,另外多准备火药,我要炸开那堵破墙!”</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