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攻与防(三)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攻与防(三)

    当先出来的,是本地一个小宗族叶氏的子弟,名叫叶梦麒,既是安陆小有名气的才子,也是个比较成功的商人,在本地算是个有点名气的人物,头上还有秀才的功名。  .他一身衣冠很是整齐,精神也不错,似乎没受到昨晚上那场大乱的影响。

    他站到队伍之前,开始用安陆话,对着王府里的人进行宣传。“你们一个月只赚那么点粮饷,是犯不上为兴王卖命的。是法平等,不分高下,只要你们打开府门,就能分掉王府里的一份财物。不平王最重公平二字,言出如山,一诺千金,只要你们投诚,就是我们的兄弟。不分亲疏远近,将来,还能成为开国功臣,列土封疆。”

    这叶梦麒既然是个优秀的商人,口才自然相当不错,讲的很有些道理,也很有煽动性。并且试图用乡情,来瓦解分化掉仪卫司的人马。“杨承祖不是安陆人,对于安陆没有感情的。我叶家在安陆住了几代,大家都认识我,认识我爹,还有人认识我祖父。安陆人是不会坑安禄人的,只要打开府门,我保证大家的安全。”

    “安陆州已经破了,安陆营已经反水,区区一座王府,又能坚持多久?如果继续顽抗下去,打破王府之后,鸡犬不留,说到做到!”

    王府内一片寂静,听不到回骂,也没人说话,就连放箭或是放铳的人都没有。杨承祖趴在宫墙后面,小声嘀咕道:“我就说么,这些人如果没有内应,也很难成事。而且这个内应,应该是个体面人,不管是这些人入伍,还是兵器的传递,以及人员的进入联系等等,如果单纯靠自己,很难做。肯定是有本地有本事的人给他们当帮手,原来是叶家。按说也是个士绅了,居然反水投了贼,真是的。”

    郝青青道:“当家的,要不要我射死他?”

    “射死他当然好了,可是离的太远了,你的箭怕是够不上。所以别说话,等他离近点再说,火器手准备,把几杆准头枪都调过来。”

    钱夫人从宁王那搞来的新式军械,杨承祖再熟悉不过,居然是十支火绳枪。他的历史知识有限,不知道原本历史上火绳枪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大明的,但是从他接触的军械情况下大明正规的火器序列里,是没这玩意的。

    宁王作为反王,居然有火绳枪可用,他总觉得这次宁藩叛乱之后,似乎有白莲教的影子,这火绳枪,多半是赵全的手笔吧。与神火铳相比,火绳枪拥有装填发射更为简便,命中率也更高等优点,仪卫们很快就送了它个准头枪的绰号。

    十杆铳里,内宫里有六杆,他这边有四杆,四杆准头枪都调动了过来,准备找好时机,给叶梦麒一个好盆燃烧的浓烟是骗不了人的,叶梦麒发现了浓烟,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在准备火器,可是并没退缩,反倒挺起胸膛又向前走了几步。

    以秀才的身份,毅然加入到反贼这边,叶梦麒当然是有那种所谓有大毅力大心性的。这种反水,既有着商人赌博冒险的精神,也有一些他自认为周详的考虑。宁王之于正德,至少很像燕王之于建文,如果这一次能成功,叶家就是从龙功臣,以后不但是安陆就算是整个湖广,也得算是名门望族了。

    要想做成大事,就得有付出有牺牲,命也是牺牲的一部分。他对于大明的火器很了解,所谓的神火铳,就算是打猎,也没多少人爱用,准头太差。能被这东西打中的,大多是运气不好,而跟射手没什么关系。就兴王府那点火器,一次齐射也未必真能打中他,如果在这种场合表现出足够的勇气,以后在义军里,自己也能算个人物了。

    攻心战,就是要表现出自己的大无畏精神,如果做不到不怕死,又怎么让这些士兵相信自己?他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宣讲着义军的仁义,杨承祖道:“有背叛阶级之个体,无背叛阶级之阶级。确实是真认同了石金梁他们,送他上路吧,来人,跟他对骂。”

    这边几个嗓门大的汉子,举着铁皮喇叭,躲在墙后开始对骂。这些仪兵不是文人,讲打嘴仗不是叶梦麒这等文人的对手,骂的言语内容也比较不堪。比如说叶家的女人都被乱军睡了,叶梦麒现在头上已经绿的不能再绿,后面的乱贼里,就有无数他的同靴之友,甚至是便宜老子。也许他在这里做事,后面就有人在睡他的老婆小妾。

    叶梦麒被骂的大怒,又向前走了几步,开始逐条辩驳,维护着义军的光辉形象。可是当沦落到一方造谣,一方辟谣时,辟谣的一方总是处于被动状态,毕竟造谣的可以天马行空,辟谣的就只能被动防守。

    不知不觉间,他离宫墙越来越近,石金梁身边那红衣女子忽然道:“石王爷,叶公子是不是……”

    “让他回来!”石金梁的眼睛一眯,也发现了危险。可是他的号令刚刚传递下去,宫墙上,已经挥舞起了一面红旗,还有一阵急促而又密集的鼓点响起。

    牛皮战鼓被敲响,二十几杆火器从墙上探出头来,甚至不容人反应,就是一阵霹雳雷霆之声。

    “轰”“轰”“轰”

    一声声炸响回荡在众人耳边,宫墙上黑烟弥漫,仿佛那位生前笃信修行的兴王真个修成了法术,回来庇护自己的妻子家眷一样。而在宫墙下,叶梦麒倒在地上,两眼挣的大大的,手还向前指着,似乎想要说着什么,或许是想为自己,为自己所忠心维护的势力,在进行一次申辩吧。

    真正致命的不是那些火器,即便是四杆准头枪,也没一杆铳命中目标。一枝狼牙箭直接从他的口内贯入,颈后穿出,人几乎是被钉在了地上。鲜血在他身下渐渐扩散开来。

    “狗官,杀我兄弟,害我手足,破城之日,我要你全家死绝!”石金梁勃然变色,挥舞着手中的短矛,差点带队直接冲了上去。宫墙上,那些仪兵已经站起来一阵欢呼,杨承祖手中拿着铁皮喇叭对石金梁喊道:“我在这等着你,等着把你的头砍下来,插在旗杆上示众,这安陆是属于大明朝廷的,而不是你的!”

    两人目光隔着战场隔着无数兵卒将士撞在一处,如同两名武林高手隔空对决,火星四溅!一场关于围困与坚守,攻击与防御,理念与忠诚的战斗,拉开了序幕。[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