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攻与防(一)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攻与防(一)

    虽然石金梁只有一个人,但是他到底在暗藏有多少伏兵,没人搞的清楚。  杨承祖也并没有做出让士兵杀出去抓人的决定,对方不是疯子,敢一个人来,肯定有所准备,冲出去说不好就要埋伏。再说府门都填死了,要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石金梁是一个人,也不可能动手攻城,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了了之。他朝着墙头比了个手势,放了狠话,无非是打破了王府之后,满门皆杀之类的话,没什么意义。杨承祖这边,则没有心情进行这种无聊的口水战,直接朝他拉了一下弓,他站的远,超出弓箭射程,射箭也没什么用。

    等到石金梁走了,王府里也已经听到了消息,乌景和那边也闹了起来。“一万石粮食,只是一万石粮食而已,偌大王府,难道还拿不出这点粮食么?只要这点粮食,就能换一府人的平安,为什么要拒绝?他这是不拿大家的命当一回事,这种人,心里根本就没有王府,我要去告他。”

    现在王府里的人员复杂,他的话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有不少人也是觉得,牺牲一万石粮食换平安,这买卖是合算的。即使住在王府里的这些人凑一凑,也能拿的出。

    王妃蒋氏也听到了这消息,但是并没有宣人来问,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她是懂的。只是把儿子叫到身边,不许他离开,剩下的就是对着老君像祷告平安。

    杨承祖对于这些质疑没打算回英,只是在那些军汉弓手以及江湖汉子进行解释。“一万石粮食多么?一点也不多,以如今安陆的米价,昨天发的犒赏,实际比一万石粮食也未必少了。可是这钱,我发给儿郎们做犒劳是可以的,用来献给盗贼,便是一粒也嫌多。”

    “我们如果今天可以给他粮食,那他明天就会来要宫女,后天,就会来要兵器。等到能要的都要光了,他们会做什么呢?毫不留情的吃掉我们,到那个时候,大家已经习惯了送东西换和平,没了提刀杀人的勇气,敌人只消一通鼓,我们就要被杀光了。所以从一开始,我就不会和他们做交易,什么交易也不做。你们要记住一件事,我们和这些反贼之间没什么可以讲的条件,要么,我们把他们杀光,把城池从他们手里夺回来。要么,他们把我们杀光,把这座王府踏为平地,除此以外,没有第三条路走,记住了么?我再重复一句,兴王府需要每一个人尽忠职守,谁敢言与乱贼讲和者,立斩无赦!”

    “乱贼是要重演靖康故事,只可惜,我们这里没有宋徽宗。”长寿郡主听说此事时,正陪着蒋妃以及自己的妹妹弟弟说话。蒋妃道:“我就说,杨仪正不会无缘无故的如此行事,必有他的想法,原来,他想的是这些,这却是我没想到的。”

    “他这事做的对,我们如果可以献粮食,就会被贼人认为我们弱,然后就会肆无忌惮的勒索,最后,还是会死。左右也是要打的,还不如把士气鼓足了打,总比一群软脚虾要靠的住。”

    朱厚熜也道:“是啊,该打的时候了,退让是没有用的。我们要表现的比他们更狠,才不会被他们吃住。只是……阿姐,这一仗我们真的打的赢么?”

    长寿郡主把脸一板“小弟,这话你绝对不该说。这一府的人马虽然多,可是大家的胆,就只有你一个。如果你先怯了,那大家还有什么胆子,若是他们没了胆量,这仗也就不用打就输了。所以不管能不能打的赢,你都必须认为打的赢,因为这是你的王府你的封国,别人都有路可退,惟有你无路可逃。不管结果怎么样,你能选择的都只有顶下去,打的过要打,打不过更要打。哪怕是要你身边所有的人都为了你去送死,也要坚持住,因为你输不起,明白了么?”

    王府的一处仓库内,化装成小火者的冷飞霜些堆积如山的布匹,微微带笑:“好多的布呢,这还只是一处不起眼的库房,这王府的富贵,果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可惜啊,这里只要放起火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别扑灭,什么用都顶不上。杨承祖守这王府倒是滴水不漏,可是你布防的这么好,又该怎么上山呢,头疼啊。石金梁也真是的,千军万马直接压过来就好了,非要搞什么攻心,结果怎么样?反倒是让这府里的人,下了决心要拼命,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总不会,他到现在还没掌握住部队吧,难道安陆军现在,其实只是个空架子?”

    她进入王府之后,已经偷偷观察了几次杨承祖,每一次观察,都让她想起了那次小庙内的情景,接着就是一阵面红耳赤。原本这种动心,对于她所修行的功法是大有妨碍的,可是她现在惊喜的发现,自己因为这种心动,居然突破了?

    她原本始终卡在一个阶段上无法进步,必须时刻做出法相森严之感,才能让人不敢心生轻慢。这种宝相的维持,要求自己也不能动心,否则就前功尽弃。可是正因为自己的心内,发生了一些不可为人道的变化,这心法居然突破了,现在她一颦一笑,轻怒薄嗔,都一样能起到效果。观音千面,今日总算是领悟到了真谛,而这种真谛,历代白莲圣女,恐怕还没几个人修成。

    有了这意外的惊喜,她心情大好,也就越发的不着急。只是冷眼旁观着,仿佛一个观棋者,分析着双方的牌面与得失,至于到底谁胜谁负,反倒并不在意了。

    事实上,冷飞霜的揣测距离事实不远,如果现在的仪卫司冲出府门打一个反突击的话,很可能安陆之乱就要宣告终结了。到目前为止,石金梁手下能掌握住的兵力还没超过一千人,虽然满城到处都是所谓的安陆义军,可是实际上,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石金梁的号令很难实施下去。

    城里的富户大多躲避到了乡下,在那里,他们有庄园有佃户,彼此之间可以互相援护,俨然是一支强大的武力。可是终究有一些士绅留在了城里,他们觉得不管是什么军队,总是可以谈的,大不了破财免灾,相反这种时候,往往意味着巨大的商机,说不定还能发一笔大财。

    等待他们的,就是乱军那锋利的钢刀,接着就有一群如狼似虎的汉子扑向了那些夫人小姐丫鬟。还有的则冲向了库房,将里面的粮食银子绸缎布匹全都搬了出来。

    那些商号同样不能幸免,即使是关上门的,也会被把门砸开,将里面的东西搬个精光。即使没有什么细软,粗笨的家具桌椅也被难民视为宝贝,他们实在是太穷了。

    这股风刮起来之后,就很难控制的住,开始受害的只是富户,商人,到后来是产之家,到最后凡是本地人都不能幸免。那些穷人的家没有任何防护能力,反倒是受害最甚。这些难民是外来者,对于本地人没有什么同情心态,因此出手也格外狠辣,凶残程度甚至超过了盗贼洗城。

    虽然他们的口号是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可等到真的控制了城池,这种话就没人听。大家凭关系摆资历,都为了能多抢一些地盘,多占一些地方。开始是当头领的出来讲数,后来干脆是火并,一个上午的光景,死在内讧的人就超过了百名。

    石金梁带着亲兵队一连砍了几个头目,可是这股风还是压不住,这支义军的成分复杂,很多人本身就是绿林巨盗,或是黑道大豪。他们或许会给石金梁面子,可等到实际的利益摆在眼前时,你不让他们拿,也是不现实的。

    原本定于上午开的会,直拖到过了午时,才勉强凑齐了七成头领。这些人彼此怒目而视,气氛变的很是尴尬,会场是原本的知州衙门大堂,只是如今已经不成样子,明镜高悬的匾额已经不知去向,不知道被谁摘去当柴烧了。

    整个会场乱糟糟的,大家各讲各的,两个头目因为地盘的问题先是讲数后来口角,最后居然动起手来。这些绿林人都是惟恐天下不乱的,见两人对打,不但没人制止,反倒是有人喊好喝彩。

    那两个头目见有人就更不好停手,这时候谁主动停下来,今后就不用见人了。咬着牙,也拼命搏斗,正在打的起劲时,忽然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你们……到底……闹够了没有!”

    一声怒喝,人影晃动,几声沉闷的声音过后,那两个头目被打的直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而在空地上,石金梁负手而立,面罩寒霜,冷眼人“你们,就那么急着当死人么!”手机请访问:[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