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乱起(八)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乱起(八)

    在这样的喧闹里,即使到了夜晚,也没人敢真正休息。  ..↗,太阳落山的时候,安陆已经有许多地方冒起了火头,火光熊熊,让人,心里都觉得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杨承祖抬头天,摇了摇头道:“需要下雨的时候,怎么就没雨了。前几天天天下雨,现在反倒是不下了,老天也是要人的命啊。”

    郝青青在后宅待不住,提了弓来到前院,站在他身旁道:“我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能闹的这么大,攻打州城,这种事过去是想也不敢想的。一旦朝廷大军来了,他们不就是个死么?外四家军都南下了,这个时候举兵,他们是怎么想的。”

    “狂人和蠢人的念头,都是很难揣摩的,我吃过这样的亏,已经明白了。你用道理和逻辑去想他们的行为,注定要失算的。他们觉得,外四家军南下,反倒是造反的好时机。官军出朝,地动山摇,要征夫,要摊派。只要百姓不堪官府重压,起来跟着他们造反,这些人就相当于有了无穷的兵源。每多一个农夫加入叛军,朝廷就少了一个人种地,部队里就少了一个人当兵。两相消长,这种生意,叛军不亏的。”

    灯笼火把照的透亮,晚上的时候,王府宰牲所那边杀了几口肥猪,让前院的战士吃了一顿荤腥。按说现在在丧里,王妃她们都是吃素的,府里的人也是尽量要求食素。可是到了这危急时刻,一切的规矩讲究都得让位于实际。有军饷有犒劳,再穿上那身丧服,想起当初兴王的仁义,确实激起了将兵同仇敌忾之心。

    郝青青陪着杨承祖站在墙头上向下观望着,秋风吹拂着她的斗篷,身上套着一件王府赏下来的厚衣,丝毫不觉得冷。只要在这个男人身边,就像身边放了个火盆,从心里都暖和。她是夜眼,目力最佳,猛的从背后摘下弓来“有人过来了”。

    墙头上的卫兵也都戒备起来,有人将灯笼火把往这边集中,还有人将各色火器架了上去。杨承祖并不在意火器,也并不排斥火器,不管怎么样,敌人来的时候先用火器打一顿,总是没错的。

    那边的人渐渐离的近了,杨承祖也发现了,来的人稀稀落落的,不成个队型,而且人数也不过几十人。就算这些人都是飞檐走壁的角色,在王府如今的防卫力量面前,也就是送人头的结果,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开门,快开门!我们是知州衙门的人,万州牧和万公子都在,快开门让我们进去。有官印在此为证!”

    走在前面的,是个粗壮的汉子,一到墙根下面,就将一个印盒高举过头,人跪在了墙下面。宫墙上预备了绞索吊蓝,有人乘着吊蓝,打着灯笼下去,不多时就喊起来,“来的确实是万州牧和万公子,而且都受了伤。”

    原本布置于府外的卫队已经撤回了府里上墙防守,王府大门上了几道闩,又堵上了许多沙土口袋,挪动不便,出入就只能靠吊蓝了。这么多人,要吊上一阵功夫,第一个吊蓝里,是三个人,正是那粗壮汉子和万家父子。这位安陆的父母官,以及安陆大才子,如今都是混身浴血,模样狼狈的很。

    “州衙门被乱民攻破了,大老爷护印突围,整个衙门,怕是只有我们这些活人了。”那条汉子上了墙头之后,就有人举着奴弓对准了他,接着就是搜身,然后按着他跪在地上。那汉子也知现在是非常时期,对方这么做不能说不对,并没有发火,而是耐心解释道:

    “我是衙门的捕快,王雷。这些难民们造反了,安陆营也反了,是他们带着难民攻破的衙门。东西两库也被他们夺了,这些人还带着难民去攻打那些大户人家,他们疯了,全疯了。”

    按照大明官制,亲民官失守城池,是可以论死的。万同如果逃出安陆,将来论起来,很可能摆脱不了死罪。因此在衙门被攻破后,他在捕快护卫下,突围而出,寻思之下就只能逃到王府里。这样原则上他还在城里,将来论起来,他还是可以算是坐镇指挥,至少还有翻身打官司的希望。

    可是以往他和王府是有过节的,这个时候王府是否接纳他,心里也是没底。万嘉树不会武功,保护爹逃跑时,身上带了一枝箭,疼的不住的叫喊。

    王府长史袁宗皋听说他们父子逃进来,第一时间赶过来道:“州牧和衙内交给我吧,良医所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各种伤药都有,可以不耽误救治。”

    “有劳长史了,上完药之后,我可能还有些话要问一下万州牧。”

    在这个时候,万同的架子就摆不起来了,毕竟王府现在就算把他丢出去,他也没有办法。而落到难民手里,就是死路一条。

    他的如夫人,以及府里的丫鬟婢女,马夫厨师,一个贴身的长随,都失落在里面,怕是都没了命。这些难民如今就是一群恶鬼修罗,落到他们手里怕是少受不了罪。

    那些难民中确实有人当他是好人,他们父子能逃出来,就是一些难民放水的结果。可是更多的难民拿他当了仇人,认为自己吃不饱穿不暖,朝廷不保证自己的家人不挨冻受饿,不保证他们不出意外,就是地方官的责任,恨不得将他杀而后快。

    衙门失守之前政策全部失败安陆营反水的几重打击,让万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整个人都显的有些没精神。杨承祖进来时,他也仿佛没样,只是躺在床上,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

    “万州牧,现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说客气话的时候。我也不打算安慰你,这么大的事,你肯定是要出来背锅的,不过呢,只有活人才有可能背锅。如果你死了,那你背的就不是锅,而是屎盆子,到时候你的一世清名,就都成了骂名。”

    “清名?我还有清名么?万同哪还有什么清名,他只是个昏官,是个庸才,是个废物。有什么骂名,都只管冲着我来吧,我不在乎。”

    与其说是他回答杨承祖,不如说他在碎碎念。杨承祖来到床边,坐了下来“别这样么,你好歹是一州的知州朝廷命官,好歹拿出点气派来好不好,官府体统啊。谁敢说你没有清名?铁万同三个字,不是说说算的,整个安陆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如果不是你为官够好,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这么多忠心手下保着你杀出来。过去的事,已经逆转不了,不过我们可以做好现在的事,我们联手,把王府保住,再把这座城池,从这些难民手里夺回来,怎么样,有没有胆量做这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