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乱起(三)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乱起(三)

    安陆的情形与当初滑县不同,这里是产粮区,粮价始终没高的太离谱。  只是由于大批流民进入,以及粮草输送前线,本地的粮价对照往年,还是有了较大幅度的上扬,不少本地人的生活也出现了问题。

    粮价如果再涨五成,那本地人怕也要不知饿死多少,灾民们怒吼着咆哮着,掀翻了粥棚,驱散了本来负责维持秩序的官吏。很快就有人从库房里拉出了口袋,发现除了几百石米以外,其他的口袋里,装的是泥土和沙子。

    怒火被成功的点燃,愤怒的难民在有心人的带领下,包围了州衙。局面到这个时候,倒也没真到造反的地步,流民只是需要一个承诺,或是一个保证。保证粥棚会一直办下去,保证所有人都能不饿死。

    困守孤城的万同,已经焦头烂额,事态的恶化程度,远超他的想象。作为一名亲民官,他其实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并且试图做出补救。只是这事发生的太快了,他的补救措施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已经宣告失败。

    “粥棚那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粮食都变成了泥土和沙子?”万同面色铁青,紧盯着自己面前的师爷。而师爷同样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东翁,当事的吏员已经不知去向,这事怕是不好查究了。可是那名吏员也是个老成可靠的,按说……按说不该做这种事啊。”

    这个时候,按说两个字显然是苍白无力且不能解决问题的,一名衣冠不整的衙役从外面跑进来,慌忙禀报道“老爷,大事不好了。修城门的工人,今天没见到吃的,已经躁动起来,陆同知带人去送粮,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等到打开口袋发现,粮食里居然大多发了霉/。那些人根本不听解释,发了疯一般朝我们围过来,大家保护同知老爷,不知道怎么,居然死了人……”

    “死了人?”万同眼前一黑,他当然知道,这种情况下,死人是何等危险的情形,忙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局面就乱了。”衙役吞了口唾沫“附近的安陆营兵不知道为什么,根本不过来帮忙,就们围攻我们,小人侥幸逃出来,向老爷禀报。其他人……其他人都陷在人堆里,结果如何。”

    这局面,是要无可收拾了么?万同的心里阵阵发凉,按照这样发现下去,怕是真的要大乱了。哪怕他不要乌纱不要前程,张嗣宗的死活都不去考虑,可是眼下这一关,又该怎么过法?

    “本地的几位员外,可曾去请了?恐怕只有他们,才能维持住这个局面了。”

    “已经派人去请了,不过……恐怕不会有人来吧。”师爷斟酌着自己的字眼,想要说的更委婉一些,却发现眼下这个情况,不管如何委婉,真相都是那么残酷。那些士绅自己结成了联盟,把可怜的州牧,给抛弃了。

    要做好地方官,第一要务不是任事明白,清廉如水,而是要结好巨室,善待豪门。当安陆大多数士绅宗族都放弃了万同,他的前途也就注定黯淡无光。

    又一名衙役从外面跑进来,神色慌张道:“老爷,大事不好,已经有难民开始尝试着爬墙了,小的们不知该如何应对,特向老爷您要个章程。”

    “爬墙……”万同心知,这与其叫爬墙,不如就叫攻打衙门。他将牙一咬道:“集合衙役,保护州衙,此乃朝廷重地,怎能容刁民放肆,如果有人执迷不悟,你们就给我狠狠地打!”

    “石头领,恭喜了。这一遭安陆城,注定是我们的了。”在离州衙不远的一处酒楼的二楼内,那名叫红儿的红衣女子趴在窗户那朝州衙眼,回头对石金梁飞了个媚眼。

    可惜,不管她的天狐功如何了得,对上石金梁这等人,都没有什么意义。在他眼里,大概就没有男人女人这些分别,只有他的平与不平,其他都不重要。他沉声道:“这只是大戏的开幕,真正的好戏还没上演呢,圣女怎么不过来?”

    “师妹啊,她去兴王府那边如果有机会,尽量安排一些人过去,到了攻打王府的时候,也好有个内应。石头领,你这回得了安陆,就可以真的称王了吧,小妹为了你的大业,可是连建昌侯都卖了。天下虽大,却已经没了我的容身之地,你可不要不管奴家啊。”

    她的语气娇媚,又带了一点点的放肆,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又似乎只是单纯的请求庇护。总之,更深层次的东西,都要当事人自己去理解揣摩,揣摩的对错,都靠自己的悟性,和她就没什么关系了。

    石金梁道:“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姑娘既然是教中姐妹,大家就是一家人,何必说这种见外的话。石某并不想当什么王爷,也不想做人上人发号施令,只想给这满城的难民以及本地的穷人谋个出身,替大家找碗饭吃。天下十事九不平,天降不平杀不平;不平反被不平杀,杀尽不平方太平。这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的太平盛世,就从安陆开始吧。”

    王府之内,随着粥堋那边骚乱的发生,这边的警惕性也提高起来,王府仪卫司大半人马会合了本地巡检司的人,持了刀枪在外面列好队型。好在之前的时候,杨承祖用强力手段划出警戒线,那些难民们也知道,王府是法外之地,不管是衙门还是安陆营,都无法影响到这里,在这吃了亏纯粹算倒霉。

    所以也就都选择远离这里,即使安陆城内闹的不成话的那段时间,也没人敢到这里生事。人的本性中,大多是欺软怕硬的,当王府表现出了强硬和坚决后,其他人也就不敢再来挑衅或是要求什么。

    又一支庞大的车队过来,为首的几个汉子道:“我们是长寿郡主府上的,全部家当都在这,进府之后,你们就关门吧。城里已经开始乱了,有人抢东西,有人烧房子,不要闹到这边来,到时候再关门,就来不及了。”

    杨承祖问道:“钱夫人呢?夫人不是说,要和郡主一起进府么?她若是没来,就等她进来之后再说吧。”

    “钱夫人的人马和郡主的人马都混在一处,东西也都混在一处,你就放心关门吧。”

    一部装饰豪华的马车,在队伍的正中缓慢而行,一个一身缟素的丽人倚在车壁上,听着外面的对答,嘴角微微向上一翘,轻声说了一句“算你有良心。”[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